龍的同人小說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15)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15)

進入二月,梅利的上場時間幾乎已達到先發球員的標準36分鐘。

今仗對奧克拉荷馬,更上陣38分鐘。

尤基治因小腿拉傷而缺席今天的比賽,大家在缺少他的帶領下拼命作戰,只可惜最後球隊還是以兩分之微落敗了。目前球隊的成績是33勝14負。

賽後,馬龍教練罵人的聲音從外面也清楚聽到。

「比賽未完你就擅自離開,你以為你是誰!」

保斯·海蘭德是丹佛的二年生,在球隊的職位是替補控球後衛。

他是丹佛2021年選秀會第26順位的新秀,來自特拉維州,原名納沙恩·海蘭德,在他國中三年的時候,他11個月大的表弟和祖母在發生在家裡的火災中喪生,海蘭德雖然幸運的從二樓的臥室​​跳下逃脫,卻遭受髕腱撕裂,導致他休養了六個月。

今年23歲的他錄的場均12分3助攻,是丹佛替補陣容中的重要得分手。

「教練,球隊落後時我卻不在場上,這種心情你應該理解啊!」海蘭德心生不忿的說道。

「我不管你有什麼不滿,也不可以中途離開!任何人都沒有這個特權!」

「我不是要特權,我要的是機會!」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機會是留給努力和有準備的人,別一直想著要怎樣一步登天!尼古拉還是個一年生的時候平均上場時間是20分鐘,謝美也一樣,他們都在替補陣容做先發的替補開始他們的職業生涯,這裡沒有人靠走捷徑成功的!」

馬龍教練在眾人面前責罵著海蘭德,因為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耍任性。

馬龍教練曾經在練習中途命令躲懶不跑回防守端的尤基治到外面罰跑圈,隊中所有球員都知道他對誰都一視同仁,即使是球星也不例外,該罵的就罵,該罰的就罰。

「你問問克里斯蒂安和佩頓,我給你的機會比給他們的都多,比過去任何一年生都多!保斯,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NBA向來都不缺乏有天賦的球員,但在這條路上迷失了方向,認為自己有天賦卻不好好努力的球員比比皆是,最終他們都隨著時間的流逝在26歲顛峰期前被大環境淘汰。你不想成為這樣的球員就該想想怎樣裝備自己,不是怨天尤人!」

「我···我不是要一步登天,不是怨天尤人,我是要公平!」

「我哪裡不公平?你是受了什麼委屈嗎?」

「每次我犯錯就被罵、被換走,但謝美就有永久免換金牌,這樣公平嗎?」

海蘭德指著梅利,一臉怨恨的瞪著他。

梅利歸隊以後,上陣時間逐漸增加,被減掉時間的自然是他的替補海蘭德了。

這個賽季是梅利受傷休養兩個季度後復出的首個賽季,頭兩個月因狀態問題他確實表現一般,甚至可以用差勁來形容,他和同樣久病復出的波特也因此累得球隊輸掉了好幾場比賽,但球隊的首要目標是要讓他們重新融入先發陣容,即使要犧牲幾場比賽也是在所難免的事。

因為大家都知道球隊要在季後賽中取得好成績,梅利和波特必須擔當重要角色。

這是球隊在今個賽季的首要目標,跟公平與否沒有關係。

要是海蘭德認為梅利因此奪去了他的上場時間和機會,那球團得作出一個取捨了。

「我明白了保斯,後天新奧爾良的作客比賽,我會要求球團會另外出一張經濟艙的機票給你,然後我會再和卡爾文商量要怎樣對你擅自離開作出懲罰,你現在給我回家去吧。」

「教練!我才是真正的控衛,他不是!」海蘭德堅持自己沒有做錯。

「莫迪離開後,謝美跟你說了什麼?你記不記得?」馬龍教練語氣平靜的說道。

「···他、他鼓勵我,告訴我,我的機會來了。」

「謝美、米高和尼古拉對你有很大的期望,我也是,可是你太令人失望!」

「教練——」

「打球是為你個人得失還是球隊整體利益,你給我回去好好反省!」

丟下這句話,馬龍教練便離開了更衣室。

海蘭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整個更衣室鴉雀無聲,似乎都在消化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保斯,快去跟教練道歉吧。」

還是梅利先打破沈默,他上前向海蘭德勸說著:

「我會跟教練商量讓我多打二號位置,你現在先去道歉給他消氣吧。」

「不用你貓哭老鼠!我沒講錯!道什麼歉!」

「保斯你鬧夠了沒有?是要把事情弄得沒有挽回的餘地是嗎!」

佐敦看不過眼,身為隊中老前輩便要對海蘭德教訓一頓,罵道:

「別再鬧彆扭了!還想有轉彎的餘地就快跟教練道歉去!」

「我不要!你們都偏幫他!」

海蘭德心生不服,決定把滿肚子的怨氣都吐出來。

「他的確有對我說過鼓勵的說話,但之後在DC的時候他對教練說什麼『機會是不會留給光說不練的人』,這分明是針對我說的!」

「光說不練···?」梅利想了想才恍然大悟。「我沒有針對誰!你誤會了!」

「沒有誤會!多得你這句說話,我的上陣時間越來越少!和我同場的時候你還故意用掩護跑來跑去,有時候還站到外線,害我都被教練暴吼,罵我要當球霸自幹!」

「你這白痴噴夠了沒有!」

波特終於忍不住上前,手指著海蘭德嚴厲的責罵道:

「謝美是讓你持球組織球隊進攻,因為有你在場他才要遷就你站到外線給你空間,你白痴這樣都看不出來嗎?他都給你機會了你還喊冤?你腦袋給灌屎了吧!」

海蘭德是馬龍教練去年開始交給波特照顧的一年生,而波特也一直待他如後輩般照顧和提點,知道他最近這兩個月是對教練有怨言,一直在他身邊好言相勸,勸他不要鑽牛角尖,但他還是經常的把「憑什麼」掛在嘴邊,抓住梅利一句無心說話一直死死的往下想,怎麼勸也勸不來。

「叫你不要無事生非,你偏要小事化大,智障啊你!」波特繼續罵道。

「好了好了!保斯你鬧夠了就先回家去吧!」

佐敦隔開波特和海蘭德,然後更衣室的其他隊員也跟著加入勸告海蘭德。

「就是啊!教練還罵阿美幹嘛與你同場的時候打法這麼消極!」

「我在板凳上也聽到了,保斯你真是誤會謝美了!」

「還有,你的朋友和姊姊在社交媒體群起攻擊小美,叫他們住手吧,不然——」

「不然怎樣?是要把我放上交易市場賣掉是吧!憑什麼賣我不賣他?我都知道!他是二當家你們都護著他!我也是丹佛的新秀!我也是丹佛金塊的親生兒子!憑什麼只偏幫他!」

海蘭德是一個運動天賦很高的球員,在這方面確實比體能和運動力一般的梅利優秀,但缺點是技術和思想均欠缺成熟,丹佛是有意將他好好調教,希望他可以填補莫里斯離開後的空缺,馬龍教練也對他期望很大,還特別將他交給波特給他多加提點,希望他早日開竅。

波特白了他一眼,再讓他胡說八道後果嚴重,便拉著他的手臂要他離開,說道:

「夠了!我和你回家去!」

「我不用人陪!我受點委屈算什麼?都不是第一次了!」

海蘭德甩開波特的手,繼續失控的大吵大鬧道:

「我又不是他,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

一直沈默地站在梅利身旁的尤基治再也不能沈默,嚴厲的語氣對海蘭德說道:

「保斯!你現在立即向阿美道歉!然後再去跟教練道歉!」

「我、我沒有說錯!他就是個愛哭鬼!」

尤基治伸手要抓起海蘭德的衣領,梅利立即拉開他的手。

「阿尤!住手!打架會被球隊罰停賽!」

「無所謂啊,反正我在傷病名單。」

「嘖!你別害他再被罰了!」然後轉向波特說:「小米,你先和他回去吧。」

「我、我自己會回去!」

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會擔心他被罰停賽,海蘭德顯得無地自容,低著頭便離開。

第二天團體練習過後,海蘭德又要求與梅利單對單。

這是經常發生的事,即使在梅利膝蓋受傷的日子,海蘭德依然不斷要求與他單對單的練習,而梅利面對後輩的邀請卻是從不拒絕。

「來吧!謝美·梅利!」

海蘭德緊盯著梅利運球的速度,留意著他身體每一個動作,突然一個交叉跨下運球便瞬間改變了速度,轉身後兩下刺探步,球被他雙手拿起時,海蘭德知道他要射球了,便要躍起攔截,才發覺原來是假動作,到轉過頭回看的一刻,籃球已穿過藍框。

尤基治看著二人的對決,不禁拍手叫好,梅利的步法越來越純熟了。

「7對2了啦!」

「等一下尼古拉!他走步了!這兩分不算!」

「軸心腳沒動,沒有走步!」

「哼!」

海蘭德不甘心,在速度和爆發力上都遠勝梅利,但單對單就是無法勝過他。

「謝美!還在玩啊!要來做物理治療嚕!」醫生助理積·費里遜向著球場喊道。

「來喇!」

梅利拾起籃球便放到海蘭德手上,臉上掛著他一貫的爽朗笑容說道:

「明天到了新奧爾良後我們再繼續吧!」

看著梅利的背影,海蘭德的心更是無法平靜。

昨晚明明鬧得不歡而散,今天他竟然可以若無其事、不計前嫌的接受他的單對單挑戰。

哼!一定是裝的!他知道會贏,所以趁機羞辱,證明他才是技高一籌!

海蘭德就是不明白,論到單對單突破防守的能力,球隊中除了尤基治之外就要數到自己了。梅利本來就不夠速度,受傷後他平均的運動能力比以前已是稍微遜色,尤其橫移速度已大不如前,現在他都幾乎只靠隊友的掩護突破防守或者利用掩護換防突破。除了投籃的技術外,自己在任何一方面都在他之上,而且輪到單打能力,他有自信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

既然如此,教練該要他把先發一號的位置讓出才是啊!

「他在新秀球季的位置明明是二號,那才是他熟識的位置吧!」海蘭德喃喃自語道。

「你又不是教練,不是你說算啊。」

「教練對我有偏見!都只聽他的,完全不顧我的感受!」

「不是偏見,是你的打法和風格不適合打一號位置,相反,阿美的賽場視野很優秀,是控衛的必需條件,這點你沒理由不發覺啊。」

「嘿!你當然幫著他,他是你老婆唄!」

說著,轉身跳起把手中籃球投出,但沒有中框,生氣的罵道:

「我操!今天手感真不順!」

「你不要常常纏著阿美單對單了,贏了也沒有意義。」尤基治說。

「當然有啊!意義就是要證明我比他強!不論體能和速度都勝他一籌!」

尤基治嘆了口氣,真是任性兼固執。

梅利還在復健階段的時候,左膝還未能完全彎曲及使力,還是個一年生的海蘭德便嚷著要與他單對單較量。梅利一如以往沒有拒絕,但因為當時還未完全擺脫拐杖走路,二人就以在罰球線投籃決勝負,最後梅利是輕鬆贏了。

第二天,一年生的積奇·韋特在自己社交平台發片,讓全世界都知道梅利只用一條腿便贏了海蘭德。本來只是是覺得好玩才想要放到社交平台刷點擊,但這樣卻忽視了海蘭德的自尊和感受,韋特不得不向海蘭德道歉並刪除該段影片,但該片對他的傷害已經做成。

那次之後,海蘭德對梅利更是執著,非要勝過他不可。

「我還是一年生的時候謝美已經受傷了,等他回復活動能力後我立即要和他單對單練習,我當時感動得要哭咧!那個在汽泡季後賽中與當奴雲·米曹幹分的猛人就在我面前,和我單對單···,那個時候我就跟自己說,我一定要練得比他強!」

海蘭德望著自己手中的籃球,彷彿又回到他們首次單對單的那天,續說道:

「然後到了今年,第一次見他穿上和自己一樣的球衣在球場上和他一起打球,我又感動得想哭!可是、可是教練都不讓我打一號,只用我做他的替補!」

「···。」

尤基治聽著海蘭德的話,心裡若有所思。

「只要勝過他,我就有機會打一號位置,做球隊的當家主控!」海蘭德堅定的神情說道。

「教練說你贏了阿美就可以打正選一號嗎?」

「我是要證明我比他有能力擔當一號!他是個射手,讓他擔當二號就再好沒有!」

「你是阿美的替補,已經是一號位置了啊!」

「我、我不要只當他的替補,我是個可以和他共同進退的後場搭檔!」

「昨天教練說的話你沒聽進耳嗎?先發也好替補也好,所有隊員都要做好自己的角色球隊才能成功,籃球是團隊運動,你要考慮球隊的···利益。」

尤基治苦口婆心,畢竟海蘭德還年輕,又是丹佛的選秀,實在不忍他繼續走歪路。

「球隊目標就是勝利是吧?我的得分能力不比他弱啊!」

「你就是每次都只顧自己得分才讓教練不高興,他——」

「我明白了!」海蘭德突然恍然大悟,續說道:「謝美是不想防守對方的二號是吧!我早就猜到了!教練都嫌我防守爛,在防守端連累球隊丟分數,所以要謝美防守比他高大強壯的二號,他是有怨言了是不是?在我背後打小報告了吧!」

「什麼打小報告?你聽誰說的?」尤基治輕蹙眉的問道。

「網上的傳媒就是這樣子分析的!」

「你···!算了,這樣跟你再講下去也是浪費時間!」

尤基治轉身便離開,再說似乎也是浪費唇舌了。

海蘭德對梅利的誤會和成見已太深,已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

籃球是一隊講求團隊默契的運動,球賽比的並不是個人技巧,是團隊化學效應、合作能力和團隊凝聚力,如果當中有隊員沒有犧牲個人利益和榮耀的自覺,便會破壞球隊的整體。

既然海蘭德不願與其他隊員互補不足,球團便下了一個簡單的決定。

兩個星期後,海蘭德被交易到洛杉磯快艇。

 

 

 

 

 

後語:
其實保斯只是個傲嬌XDDD
梅利挺重視這個後輩

穿3號球衣的便是他
Bizzy Bones是他的花名
所以都叫他”Bizz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