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17)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17)

過去作客的四場,丹佛吞下四連敗。

從多倫多回到丹佛當晚,尤基治和梅利二人獨自留在體育館練習。

四連敗是他們在這個球季的最差紀錄了,尤其在這個賽季就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下,接下來就要為季後賽作準備了,這樣連吞四敗對球隊進入季後賽的士氣可是大打折扣。

梅利認為這是自己的責任,在過去四場他的投球命中率都低於30%。

尤基治在球場另一邊的場地看著梅利練習投籃,最近搭檔的手感確實陷於低潮。但其實這也很正常,再好的射手也有失準的時候啊!

但永遠對自己過分苛刻的他,是絕不容許這樣的連續失準。

這確實不像是平時的他,會是受膝蓋傷勢的影響嗎?還是之前對湖人時扭傷的足踝未癒?

突然,球場上的拍球聲音止住了,尤基治視線回到球場上,卻見梅利坐在地上,雙手按著左膝,那正是動了韌帶重建手術的地方。

「阿美!」

尤基治立即走到梅利身旁檢視他的傷勢。

「怎麼了?是不是膝蓋又疼了?」

「沒有···,只是有點兒麻。」

「嗯···夠了,先不要再練了。」

扶起梅利,讓他先坐到一邊,然後開始收拾球場上的籃球。

梅利輕微的按摩著左膝,過去這個禮拜確實有點痠痛的感覺,醫生說這屬於長期後遺症。

籃球本來就是運動量非常大的一項激烈運動,六個月間必需進行82場比賽,對即使沒有修復過的十字韌帶也會造成過勞的現象。醫生團隊認為這屬於手術後的正常長期後遺症,所以准許梅利繼續上場比賽,好讓身體的強度和耐力加強,準備應付更激烈的季後賽。

尤基治希望梅利可以休戰,但他既然得到醫生許可,就不會無故休息。

其實身體負荷管理在職業聯賽流行已久,讓明星球員進行輪休更是一般的慣常做法,目的就是要讓球員身體保持在最巔峰的狀態進入季後賽。所以一般情況許可的話,球隊對有傷病紀錄的球員都會編制一套負荷管理,讓他的身體得到充分的休息,減少受傷風險。

即使是尤基治在沒有任何嚴重傷病紀錄下,他也在這個賽季中休戰了好幾場。

大概因為之前失掉了兩年時間,梅利便變得對能上場打球的時間更執著了。

把籃球收拾好後,尤基治回到梅利身邊,在他臉頰上輕親了一下。

「醫生是怎麼說的?他們讓你繼續比賽嗎?」

「醫生檢查過,也做過掃描,他們說沒問題。」

「嗯···那你的私人醫生怎麼說?」

「一樣啊。」

「嗯···不過——」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季後賽快到了,現在休息太多反而令狀態下滑呢。」

「嗯嗯···。」

尤基治心中納悶,盯著在梅利左膝上手術後遺留下來的六吋長疤痕,這個球季中的82場球賽他上陣已超過60場,算是比預期中理想。現在球隊已幾乎肯定可以以西部首名次進入季後賽,心裡是希望他可以在餘下的球賽休息,預備接下來的季後賽。

根據以往的經驗,馬龍教練會把輪替的球員縮減至八人,尤基治和梅利的上場時間平均會上升至40分鐘以上,要是身體強度不夠,狀態不佳,是無法應付40分鐘的激烈比賽。

養生固然重要,但對久病復出的梅利來說,身體的強度更是關鍵。

雖然在健身房也可以鍛鍊狀態,但沒有比比賽場更理想的環境了。

「嗯···我送你回家吧。」

「我有開車。」

「讓我送你吧,你足踝的傷未好,別開車了。你也可以順便睡一下。」

「唔···可是···」

「你的車的鑰匙拿來,我叫我的助理幫你開回家去。」

「···好吧···。」

梅利心想可以閉目養神也不錯,自己也確實有點累,便老實的將車鑰匙交出。

但到步後睜開眼睛才發覺自己是被送到尤基治的家。

「你啊,不是說送我回家的嗎?」

「你不是很累想回家休息嗎?我家比較近啊。」

「你說會送我回家啊!」

「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嘛,別這麼計較啦!」

「怎麼變成是——」

「別說這個了,快進來啊!」

一進屋裡,尤基治便拖起梅利的手上了二樓的主人房。

「你看,這個櫃裏面放的全都是我買給你的東西。」

在尤基治臥室裡的步入式服裝間中,其中的一個衣櫃裡添置了一堆新購買的衣服和外套。梅利愣愣的打開衣櫃中的抽櫃,竟然是應有盡有。毛巾、襪子、睡衣套裝,連內褲都給他添置了。而另一邊的衣架也放滿了他愛穿的New Balance運動套裝和休閑服裝等。

上次梅利在自己家中過夜,尤基治沒有可以給他更換的衣服,所以便決定在自己臥室的步入式服裝間中騰出其中一個衣櫃,買了一些合他身材和風格的衣服供他替換。

「這樣你可以隨時來住了!」

「這···什麼隨時來住——」

「好了,別說了,你先去洗澡吧!」

不讓梅利有抗辯的機會,尤基治打開抽櫃,隨便拿起一件內褲遞給梅利。

「嘖!我自己會拿!」

真是的!竟然連小褲褲也幫人家買了!真愛擅作主張!

梅利微紅了臉,隨即接過尤基治手上的內褲,然後在抽櫃裡找了毛巾、睡衣等衣物,快步的走進了浴室便把門砰一聲的關上。

尤基治滿意的笑著,他就知道梅利不會反對!

這樣強行把他帶回家確實有點霸道,但今晚不想讓他自己一個。

就像剛剛那樣,要不是和他在一起,也許他還在忍疼練習。

過去的一個星期自己也打得不夠好,球隊連吞敗仗不可能只因一個球員的失準。梅利其實也跟自己一樣,總愛把輸球的責任扛起來。

不過現在多想無益,不管是連勝還是連敗,下一場球賽打好些便成了。

尤基治到了另一個浴室沐浴過後,坐在床上,邊看著電視邊等著梅利出來。

「你要我睡哪裡?」梅利從浴室出來,便向尤基治問道。

「當然是這裡啊。你看,這次我預備了兩個枕頭了。」

尤基治手拍著自己身邊空出來的位置,示意梅利過來。

梅利也沒異議,從背包拿出手機便上了床。

「看什麼?」

「我們的球賽時間表。」

「有什麼好看的?接著五場都是客場啊。」

尤基治從梅利手中拿走他的手機,不讓他繼續看。

「別只想著籃球,你現在應該放鬆自己!」

「不想籃球想什麼?」

「什麼都不要想!我們看電視!」

尤基治白了他一眼,無時無刻腦袋裡都只有籃球!

「看鑽石求千金啊,超搞笑的。」

梅利蹙眉笑著,這種節目有什麼好看的?真是無聊透頂。

梅利的父親為了要兒子專心打球而沒在家裡裝電視線,所以他自小便沒有看電視的習慣。

「你真是個電視迷。」梅利嘴上埋怨著,但也乖乖的看著電視了。

「真的很好笑的!你看就知道了。」

「哈哈,我有聽說過,這些節目本來就是做給人笑。」

「美國人泡女真是太遜了!」

「唉,難怪老一輩老是說我們這年輕一代人是白目。」

「是吧?你看啊!這傢伙是個送外賣的,你知道他剛剛是怎樣求婚嗎?他拿著一個外賣比薩,然後跪下來,對著女孩子說:你願意把我的一部分吃下肚嗎?」

「噗哧!不是吧!哈哈哈!」

「太搞笑了!然後你看這個白痴喔!」

二人盯著電視看著一個個的年輕王老五逐一的施展渾身解數向一個女孩子示愛,一個三十分鐘的節目,二人都笑到飄淚了。

「天哪~那個女孩好可憐!」梅利笑說道。

「不會啦,那女孩明明是爽死了。」

「是嗎?真搞不懂這些人欸。」

「嗯···有人喜歡和追求的感覺當然爽啊,你不會嗎?」

「我才沒遇過這種事。」

「···。」

尤基治輕嘆了口氣,心裡叫自己住口,但下一刻還是把話說了出來:

「我不就是那個人了嗎?」

「欸···?」

「喜歡你,追求你的人就是我啊!你怎麼說沒遇過呢。」

梅利轉過頭望向身邊的搭檔,嘴唇上面便傳來熾熱的觸感。

尤基治輕輕的吻了搭檔的嘴唇,近距離的望進他烏黑的眼裡,低柔的聲線說道:

「美,我一直都喜歡你喔。」

「唔···呃···,不如看別的東西吧···你應該有NBA頻道吧?」

「···。」

看啥小NBA!才不會讓你再矇混過去!

將電視遙控器搶過來丟到一旁,尤基治直望進梅利眼眸,不容他逃避。

結束曖昧關係,卡德維爾-波普的說話在腦海內響起。

只有成為一對真正的戀人,才能將自己對他的行為合理化,一切才可以名正言順,他才真正是屬於自己的。

有了這個想法,尤基治下定了決心,今天一定要跟他說清楚。

「阿美···。」捉住梅利的肩膀,讓他面向自己。

「···什、什麼?」

「我愛你。」

溫柔地吻上梅利毫無防備的唇,並順勢將他推倒在床上。

無法抑制那份喜歡的心情,尤基治滾熱的舌頭溫柔的舔舐著搭檔柔軟的嘴唇,撬開他的唇齒緩慢的探入他口中,溫柔的觸碰著他,試探著身下人的反應。

令人窒息般的吻,雙手緊抓上尤基治的衣服,梅利別過臉的便結束了這個吻。

「阿美···。」

「···尤···。」

看著梅利雙頰泛著紅暈,半瞇著雙眼,他又要忍不住的再一次吻下去。

這次,尤基治的吻顯得稍微的強勢、霸道。

厚大的掌心撫著他的臉龐,加深吻的力道,滾燙的舌頭反覆地探入他的口中與他交纏。

「唔···。」

對於尤基治突如其來的攻勢,梅利無力招架,只能無能為力的任由他奪去自己的呼吸和思緒,羞怯的回應著他的熱情。

尤基治清楚感受到自己心臟的跳動越來越紊亂,理智也漸變薄弱。

但他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對梅利做什麼、想要對梅利做什麼。

直至感覺到搭檔抓住自己衣服的雙手開始抵著他肩頭,他才緩緩的退開。

「美,我喜歡你···。」

「···。」

「是愛的那種喜歡,我愛上你了。」

「···?」

梅利直愣愣的看著尤基治,腦袋還因為剛剛的親吻而一陣昏眩。

看著梅利那張染紅了的臉蛋,尤基治無奈一笑。

「你沒理由今天才知道啊。」

被尤基治一說,梅利瞬間清醒了一些。

是的,他不可能今天才知道,因為這句說話已經從尤基治口中聽過。

「你這樣看著我,又會令我忍不住嚕。」

說著,尤基治再次傾身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再一次吻上他的唇。

這次又換上溫柔而緩慢的吻,感受著梅利已被吻得熾熱的濕潤嘴唇,細細的舔吻著,品嚐著他唇上的甜美。吻了良久,才不捨的放開。

「阿美,我知道我們是搭檔,但喜歡上就是喜歡上了···在球場上,你和我是搭檔,但球場以外我們可以是戀人啊。」

「球場以外···?」

「是啊,我喜歡你,但沒有影響我和你在球場上的合作和默契,不是嗎?沒有吧?」

「···嗯···是沒有···。」

「然後你說過你也是喜歡我的,是吧?」

「···呃···我是有說過,可是我意思是——」

「是吧?既然我們都喜歡對方,那就應該成為戀人啊。」

「···可是——」

「在球場上我們繼續是搭檔,但球場以外我們是戀人的關係。可以嗎?」

「呃···可是···我們···明明是搭檔,這樣——」

「我們這樣像是搭檔嗎?」

尤基治收緊手臂的把身下人抱緊在懷中,他們現在近得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清楚的向搭檔表達著他們之間的親密程度已遠遠的超越了搭檔關係。

到了這地步,還是要堅持純粹的搭檔關係嗎?

「我們一起睡無數次了,和你接吻就跟握手一樣平常,做到這地步了,還只是搭檔嗎?」

「···。」

「搭檔也可以是戀人,難道不可以嗎?」

「···。」

「我都做到了,你也應該做得到。阿美,你說啊,你做得到吧?」

「唔···做、做得到吧···。」

「這就對了。」

尤基治溫柔的笑著,在梅利的唇上親了下去。

「所以今天以後,你是我的戀人嚕。」

「···阿尤,我覺得我們還是——」

「就這麼決定吧!」

不等梅利回答,尤基治翻過身子把床頭的燈光調暗,然後在黑暗中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晚安。」

「···嗯、嗯,晚安···。」

怎麼突然變成這樣的?

梅利腦袋還是有點空白,還未能整理好思緒,轉過頭望向背對著自己的尤基治,實在搞不懂為什麼他們的關係好像突然有了這麼重大的轉變。

這不是尤基治第一次向自己表白,但他之後沒有再提起過,還以為是不了了之了。

原來他一直沒有忘記,自己竟然懵然不知,心裡沒由來的閃過一陣愧疚感。

打了個呵欠,他不知道和搭檔多了一層關係有何意義,他只要球隊繼續贏下去!

梅利對自己的集中力一向很有自信,尤其在球場上,即使他們成為戀人了,也絕不會影響到他在球場上的判斷和表現。

既然尤基治做到了,自己也可以做得到。

帶著這個想法和結論,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梅利安穩的入睡。

 

 

 

 

 

後語:
終於!!!!(感動)
真是令人捏把汗,總算是戀人了www
本來想這個時候已經至少發展成砲友的關係(喂)
結果還是繼續玩清純X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