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21)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21)

好不容易,終於來到尤基治期待已久的七月。

在贏得總冠軍後,尤基治在勝利巡遊完結後便立即回了家鄉。

美國和外國傳媒的爭相訪問,加上日夜排山倒海的評論,實在令尤基治不勝其煩。

馬龍教練便說這是封王副作用,有人會享受大光燈的焦點,也有人覺得煩厭。

尤基治是屬於後者,所以他只留了數天便回到寧靜的家鄉去。

外界總愛把他描述成是一個視籃球為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一項能使他賺大錢的兼職,他們會認為養馬才是他的正職,籃球只是他其中一項剛巧能賺錢也是他擅長的活動。

而在一次專訪中他就曾表示:沒有人會喜歡工作。

漸漸的,他給外界的印象便變成是一個討厭工作的阿肥。

尤基治的性情與態度確實在聯盟中鶴立雞群,超級球星如勒邦·占士,奇雲·杜蘭特,史提芬·居里,揚尼斯·安迪度安寶等都有不同的性情和風格,但共同點是他們都視籃球為第二生命,掛在嘴邊的都是每天如何追求更高層次的籃球技術,贏取更多的獎項。

但尤基治對籃球的追求總是隻字不提,也甚少接受非例常的專訪。

他都不會試圖改變傳媒對自己的看法,乾脆讓他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他便繼續依然故我,在自己最愛的故鄉做自己愛做的事。

在家鄉休息了一個月後,早就計畫好了的郵輪假期終於要展開了。

從下榻的酒店的窗往外望去,他們將會乘搭的郵輪正停泊在修咸頓港口,是一條總噸位有十二萬噸的大型豪華郵輪。

「阿美,你過來看看啊~」

「什麼?」

「是這條船了!好大耶!」

梅利看著尤基治的興奮神情,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真是誇張,現在的郵輪都越造越大了。」

「有一個室內泳池,兩個戶外泳池。」尤基治舉起手指說道。

「三個游泳池這麼多啊!哇噻!」

「有十五還是十六間餐廳酒吧呢!」

「這麼多啊!」

「哈!是啊!可以吃很多!」

「你要注意飲食,不然十月集訓營你又要辛苦減肥了。」

「我沒有肥,你看,我體重沒有增加耶!」

說著,尤基治原地轉了一圈,還拉起衣服下擺讓梅利看。

尤基治就是再下苦功也練不出腹肌,所以他的鍛鍊都比較注重減脂來得實際。

職業生涯的頭幾年,他都會以略肥的狀況進入集訓營,但最近這幾年他均以良好的身體狀況展開集訓營,大大減輕球季開始時對身體的負擔。

「對了,你手掌的傷康復了嗎?」

「沒事啦。」

「讓我看看。」

尤基治捉起梅利的左手,梅利也打開手掌讓他看。

總決賽的第三戰中,梅利與占美·畢拿爭球的時候嚴重擦傷手掌心,在以後的比賽中都得用護手套保護作賽。雖然幸好受傷的並非是投球用的右手,但多少對梅利的得分能力有影響。

尤基治輕輕摸著梅利的手掌,緊緊的握了一下,然後把他的身子拉進懷裡。

一個月的分離,令尤基治知道什麼是思念和難捱。

也因為有了這一個月的分離,更令尤基治期待這個假期。

「我很想你喔。」

「才一個月而已啦。」

「你又來了,你不能說『我也想你~』這樣嗎?」

他們之間豈止是一個月的分離,而是三個月的關係脫離。

四月季後賽開始後,球隊上下一心都只專心於季後賽的預備和研究,他們的關係幾乎就只有搭檔關係,一點都沒有交往的感覺。

不過能夠共同達成夢想贏得總冠軍,也是另一種的浪漫吧。

「我們天天都傳訊息,然後幾乎隔天就FaceTime聯絡——」

「不同啊!我都沒有碰到你,沒有抱到你,也沒有親到你!不是嗎?」

「喔···那倒是。」

「就是啊!」

說完,尤基治輕輕的挑起他懷中人的下巴,梅利覺得下巴有些癢,正要偏過頭去避開抱著自己的男人,卻被他捏住了下頷,令他無處可逃,迫使他仰起頭對上他深邃的藍眼。

「你看,連和我接吻都不會了喔?」

「啊?」

下一秒尤基治的吻落下來,在梅利柔軟的唇上细细摩挲着。

久違了的雙唇,久違了的悸動,久違了的熟識味道,對尤基治致命的誘惑著。

抱住梅利的手微微的使力將他托起,往床行去,輕推倒他到床上,順勢把他壓在身下。

原本又輕又柔的吻逐漸加重,唇齒廝磨間,舌尖悄然撬開梅利的唇,靈巧地滑入他口中。

久違的親密觸碰令梅利吃了一惊,雙手抵上尤基治的胸膛把他推開,將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推到一邊,隨即坐起身子,用手背抹著嘴唇。

尤基治臉上閃過一絲的不滿,但見梅利滿臉通紅,才意識到剛剛自己可能是太唐突了。

一個月沒見,加上之前數月因為季後賽也跟他少有親密接觸,所以一時未習慣吧?

梅利是個慢熱型的人,不管是在球場上,還是感情上。

「抱歉啦,是我不好。」

尤基治摸了摸梅利的頭,溫柔一笑,說道:

「我先去洗澡,你才剛下機,累的話先睡一下吧。」

在梅利臉頰上親了親,在行李袋中拿出衣物便進了浴室。

梅利的視線一直追隨著尤基治,直至浴室的門關上為止。

抓了抓頭,他確實是被尤基治剛剛的舉動累自己顯得有點驚惶失措。

認識他已經是第七年了,他就愛不由分說的往自己臉上亂親,又愛對自己身體動手動腳,動不動就又摟又抱的,所以也早已習慣了他對自己種種的親密舉動。

一直視他為搭檔,但不知何時,卻又產生了比搭檔或是朋友更深一層的感情。

所以三個月前,他們便順理成章的成為戀人。

梅利一直處於被動的一方,那是因為他眼中只有籃球,沒有多餘的心情和時間想其他事情,便一直被性格較為硬朗的尤基治牽著鼻子走,一切都讓他作主。

對梅利來說,沒有比籃球更重要的東西,沒有比贏得冠軍重要事情,所以只要不影響他在球場上的表現,只要他們依舊是搭檔,只要球隊一直能夠交出好成績,其他的事都不重要。而尤基治是球隊的超級明星,球隊都以他為中心,自己雖然是他的搭檔,但基本上和其他隊員一樣是一個輔助的角色,所以只要是他的要求,梅利都會盡量的遷就和聽從。

因此,當他要求梅利要做到和他既是搭檔又是戀人的關係時,他是答應了。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與尤基治一起的時候總會令他感到安心、舒服、自然。過去無論自己遇到了什麼事情,他總會無微不至的在身邊支持和照顧。

而且他也確實是喜歡尤基治,喜歡他的吻、他的擁抱。

既然是喜歡了,與他成為一對戀人似乎是自然而然的結果吧。

現在是聯盟的休賽期,總冠軍亦已拿下,該趁這個假期好好思考他們的關係呢。

第二天一早,二人準時登上郵輪。

這艘大船是名符其實的豪華郵輪,有能力搭載三千遊客,但郵輪的房間只足夠給一千人使用。令上船度假的賓客既能享受一般郵輪上的繁華和熱鬧,也能享受貴賓級的服務和設施。

尤基治貴為世界頂級聯盟中的超級球星,在歐洲各國又擁有接近二十匹賽馬,他就是要買一艘豪華遊艇玩玩也不是問題,但私人遊艇哪及郵輪有泳池、酒吧舞廳、賭場等熱鬧?在往房間的途中看到一個接一個的酒吧、舞廳,尤基治便掩飾不了興奮的心情。

「嘿嘿~今晚先來賭場試試運氣!」

「真是服了你。」

被帶到他們的房間後,工人和管家便把二人的行李放好。

由於尤基治訂的是郵輪上最貴的房間,所以還會配一個私人管家供他們隨時侍候。

「這是你們的酒店卡,有事的話請按這個按鈕,我會隨傳隨到!」

服務殷勤的管家把客人的東西放好後,便關門離去。

這個房間跟一個複式豪華公寓無異,設計簡單美觀又不失奢華風格。

整個套房分了兩層,均是落地窗海景景觀。經過玄關,是寬闊的客廳,放有整套沙發、茶几、65吋平面電視,還放有一台純白色的古典鋼琴。餐廳置有一張可坐六人的長型餐桌,一台有各類酒精飲品的酒吧台,旁邊有一台養著金魚的魚缸,令這個海景客廳和餐廳增加了不少生氣。

通過客廳,便是空間充足的海景露台。海天一色下有一個按摩浴缸,數張長型沙發讓客人邊欣賞海景邊享受日光浴,還有一個帆布涼亭,旁邊體貼的放有個裝滿飲品的小型雪櫃。

尤基治滿意的看著,這個露台正合他心意,可以一邊吹著海風,一邊享受日光浴。

回到客廳,發現有一道門,梅利好奇打開,原來是一間連浴室的臥室。

尤基治立即搶過便把房門關上。

「這是客房,給客人的,你當然是和我一起睡啦。」

「你都習慣跟人一起睡覺嘛,昨晚你訂的酒店房也是單臥室的說。」

「是啊,小時候家裡窮,我和哥哥都睡在一起。」

「喔。」

梅利好像明白了,生在和平和富裕的國度,梅利自小擁有自己的房間和床鋪,晚上還有母親為自己蓋被子,尤基治卻生於亂世,聽他以前說過小時候不知在防空洞渡過了多少個夜晚。

「所以你都要人陪你睡嗎?」

「不是!我是要你和我睡!」

嘎!真是的,每句話都要他說得這麼白!

來到上層,雖然面積較小,但也是一層面積五百多呎的落地窗海景主人房連浴室。

套房設在船橋之上,可說是處於整艘郵輪的最高處,從這裡往下望,是寬闊的大海,完全看不到人和任何的設施,這設計讓入住的客人可以享受絕美景觀之餘,也不怕私隱被侵犯。

突然,從下層傳來了優美的鋼琴聲。

尤基治回到了客廳,梅利正在鋼琴前彈奏著優美的音符。

「哈!我都不知道這房間有鋼琴呢!」

「這很棒啊,我又可以每天彈琴了~」

「好了,你想去哪裡?」

「能去哪兒?船要開了吧?」

「可以在船上到處逛啊。」

這郵輪果然是新造的,今年才進行下水禮,就像個海上城市一樣。

郵輪上底層的幾個樓層是逛商店購物的熱點,二人隨便買了一些紀念品,然後又逛進了一間畫廊,尤基治看見一幅非常有氣勢的萬馬奔騰油畫,覺得喜歡便買下寄送回松博爾。

然後到了賭場區,尤基治當然要一賭自己運氣。

「媽的,明明開始時贏了很多!」

「哈哈!賭博就是這樣啊,結果只輸了一點兒,不是挺好嘛。」

「吃完晚餐我們再來!我要報仇!」

結果報不了仇,還再賠上幾百,要不是梅利硬拉他離開,他還要繼續賭下去。

回到房間,尤基治依然一臉不爽。

「明天我一定要報仇!」

「拜託喔,你是要來做大善人的嗎?」

「明天我一定贏啊!」

尤基治拿過電視遙控器打開電視,坐到沙發上的梅利身旁,摟著他的肩頭,見他忙著在手機上傳訊息,便側過頭看,問道:

「你在和爸爸傳訊嗎?」

「是啊。」

「嗯···他知道你是和我一起來的嗎?」

「當然知道啊。」

不其然的想起西部總決賽的前兩天,梅利在父親面前毫不忌諱的承認他們的關係。

那天梅利父子在醫療室的對話實在令尤基治很在意,只是當時的心思都放在季後賽上才沒有多想。但季後賽完結後,他偶爾就會想起。

「嗯···你爸沒說什麼嗎?」

「就叫我不要老是麻煩你,我哪有嘛。」

「嗯···是啊,當然沒有麻煩啊···」

梅利的答案沒說到重點,尤基治得問得再仔細一點。

「嗯···阿美,你爸有沒有說我什麼?」

「沒有啊。」

「真的沒有嗎?」

「沒有欸,他就叫我不要麻煩你,別真的當你是男朋友這樣。」

「然後你怎麼說?」

「我就說『是真的!』。」

「然後呢??」

「他就說『他是Joker!隨便跟記者開個玩笑你認真個屁!幼稚!』這樣啊。」

「然後你怎麼說?」

「呣···沒有了欸···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沒講你壞話耶!」

「嗯嗯···。」

他能想像,梅利當時大概傻呼呼的笑,然後對話就這樣結束了。

今天,尤基治終於明白梅利的遲鈍個性是從哪裡遺傳得來的了。自己已經說明白了,梅利也說明白了,他還是認為是個玩笑嗎?唉。

「不過他倒有提起你的哥哥。」

「啊?他們做了什麼?」

尤基治的心臟跳漏了一拍,他們不會是講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吧!

「在鳳凰城主場的第三場比賽,老爸在觀眾席被太陽的球迷包圍著,結果不知怎的給他們嗆了,你的大哥和二哥就挺身而出把那些人嚇唬得不敢再出聲呢!」

「哈哈!嚇唬人就是他們的強項。」

「之後他們都和我爸坐在一起,那些球迷果然不再惹他了。」

梅利的父親羅渣士身高不夠六尺,外表看來只有三十來歲,看上去當然不及尤基治兄弟神武了。

「我爸說多得他們,看客場比賽都放心多了,尤其在鳳凰城,那邊的球迷超沒品的。」

「哈哈!我哥也說他們在鳳凰城的主場玩得最高興!」

「總之多得他們了,幫我向他們說聲多謝吧。」

「客氣什麼,應該的啊~就說過我們是一家人!」

尤基治勾起一抹微笑,心裡對兩個哥哥充滿感謝。

 

 

 

 

 

 

後語:
有報導說對邁亞密系列賽他們一直坐在一起
對湖人贏了之後抱在一起慶祝
一家人融融洽洽ww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