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20.3)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20.3)

「好啦好啦,麻煩大家出去一下~」

拍著手的大聲叫著,錢查爾把所有在場的人包括記者趕離泳池室。

等所有人都離開後,他轉過身,給尤基治打了個OK手勢便把門輕輕的關上,泳室中的暖水池中就剩下尤基治和梅利二人。

剛剛的頒獎儀式結束後,眾人回到體育館的更衣室繼續慶祝。

尤基治在鏡頭前依然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沒有表現太多情感,但在鏡頭後,與隊友和家人一起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興奮卻形成強烈的對比。

他先逐一與隊中的老將和前輩祝賀,然後是哥頓和波特等人。

最後是他那自長哨響起後便哭得泣不成聲的搭檔。

「你看你,哭成這個樣子,眼睛都紅腫了。」尤基治憐惜的說道。

「是啊···你要笑便笑。」

「嘻嘻···我是笑你可愛啊~」

「你少來!」

梅利笑著的輕推了一下尤基治的胸膛,今天是苦盡甘來,淚腺自然更敏感。

在這七年間他和球隊經歷了多少風霜曲折,尤其過去的兩年因受傷病困擾而報銷了整整兩個季後賽季,現在終得幸運之神的眷顧,健康的回歸球場,得以在最後、最大的舞台用他的精湛表現告訴全世界,他們的輕視和看不起都是錯誤的。

尤基治知道梅利心情激動,所以才想到和他跳入池中,讓他可以放鬆心情。

「你就愛丟人進水池。」

「這次我沒有丟,我是和你一起跳進來~」

「給記者拍到了啊!又不知道明天會給寫成什麼樣子了···。」

「我想會寫成是···夫婦同心,其利奪金!」

「噗哈哈!誰教你這句的?」

「教練啊!」

「連教練都不正經!」

「是事實啊~」

伸手摸了摸梅利濕透了的頭髮,帶著一抹溫柔的淺笑,柔聲說著:

「嗯···已經九年了呢~」

「嗯?九年?」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才17歲,我19歲,現在我28歲了~」

「嗯···要不是我兩年前受傷了,也許——」

「不是啦~我在想我們過去九年的旅程~」

尤基治的大手撫上梅利的臉龐,直望進他烏黑的眼眸說著。

「九年前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就想如果可以和你一起打職業就好了,然後我們真的遇到了,丹佛都先後在選秀會選中了我們,我們就這樣在丹佛開始我們的職業生涯,嗯···開始時是很不順利,也沒人看好我們、相信我們···不過我們都不放棄,最後我們做到了。」

梅利看著尤基治望著自己的溫柔眼神,自己過去多年的遭遇又再在腦海中閃過。

他和尤基治雖然打不同的位置,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因為不突出的體能和運動力而被看衰。在他受傷後,外界更是對他一沉百踩,認為丹佛應該趁早把他賣掉,為尤基治換來一個更可靠、更有賣座力的球星與他組成統治性的搭檔。

人都有劣勢,重點是肯自我檢討,願意下苦功超越自己。

人總會面對不可避免的意外,要哭要害怕沒關係,重點是要勇敢重新站起來。

人都會面對各方的壓力和批評,最重要是意志堅定不移,不要失去自信。

想到這裡,梅利熱淚盈眶,便一下撲進尤基治懷中,環抱上他粗壯的腰身。

尤基治只是愣住了半秒,也伸手抱緊他,鮮明感覺到懷中的人兒微微的顫抖著。

「怎麼了?美。」

「嗚···。」

「乖喔,別哭,外面還有很多記者呢。」

「···。」

「給記者拍到的話我又要給你罵嚕。」

說著,伸手到自己腰間便捉起梅利抱著自己的手臂,讓他先放開自己,不然被八卦的記者拍到的話,他們就是跳進再大的泳池也洗不清了。

梅利卻甩開尤基治的手,反而更用力的緊抱著他,繼續的把臉埋在他胸前細細的哭泣著。

「阿美···。」

「尤···多謝你···。」

「傻瓜,這個冠軍是大家的功勞,過去兩年真是辛苦你了。」

「···不···不辛苦···。」

梅利搖著頭,鼻子一抽一抽地啜泣著。

尤基治幾乎聽到自己的心跳,他現在怎麼能對如此脆弱的梅利放手?

這時透過泳池室的玻璃窗,瞥眼看見梅利的父親羅渣士剛巧在外面經過。

他左顧右盼的似是在尋找著什麼,當他往這邊望的時候,看見兒子與尤基治一起在水池中,便打開門走進來。跟在他後面的還有球團公共關係組的黛比·道林-卡尼諾。

見羅渣士進來了泳池室,二人便放開了對方。

「阿美!尼古拉!你們在水池幹嘛!你們全身都濕透啦?真是的!」

羅渣士立即就把兒子從水池中拉上來,便是責備了幾句:

「明知道要做訪問了還跳進水裡游泳!快上來抹乾!」

從櫃裡拿來毛巾替兒子抹頭髮,才發現他的雙眼比剛剛顯得更紅腫,皺眉說道:

「哎唷!怎麼你還在哭?真是傻孩子!」

「謝美,輪到你上NBATV的訪問了,準備好了嗎?」道林-卡尼諾在羅渣士身後問道。

「我這個兒子動不動就哭,他現在這麼激動,我看訪問的話——」

羅渣士想為兒子解圍,在全國廣播中哭得像個孩子一樣實在不太好看,便要求道:

「黛比,可以拜託妳推掉嗎?」

「啊···這個可能···不行耶···。」道林-卡尼諾面有難色的說著。

「讓我代他去吧!」

尤基治從水池跳上來,向道林-卡尼諾說著:

「黛比,現在是誰在NBATV?」

「艾朗和布魯士。二十分鐘左右後輪到謝美,然後就輪到你了。」道林-卡尼諾答道。

「我代阿美上NBATV做訪問吧,我就多留十分鐘,這樣可以嗎?」

「嗯~可是之後還有SC和ESPN的訪問欸···。」道林-卡尼諾看著筆記本說著。

「通通沒問題!我沖完身就出來。尤基治拍著胸口承諾道。

「唔···真難得耶!好吧,我去跟他們的監製說吧~」

「麻煩妳了,黛比。」

聯盟中的所有球員,不管是超級球星還是底薪的雙向球員都有傳媒責任,他們都必須出席指定傳媒的訪問或發佈會。而眾所週知,除了塞爾維亞電視台ArenaTV外,尤基治從不接受責任外的任何形式的訪問。不過以梅利現在這樣的心情,恐怕是無法履行他的責任了,作為搭檔兼戀人能為他做多少就是多少!

「嗯···對不起,羅渣士,是我推阿美進水池的···他的訪問我會負責的。」

「喔···哦!那麻煩你了,那我先和他回家嚕。」

「好的···嗯···星期四見!」尤基治微笑著的揮著手說。

「好好,再見。」

羅渣士便拉起兒子的手轉身離開,一邊還繼續囉嗦著他:

「別再哭啦!沒出息!你看人家尼古拉多從容哪!」

「沒有啦···」

「還說沒有?你臉上這些是啥!」

「我···忍不住——」

「真是的!你媽也哭過不停,真受不了你母子倆。」

目送著梅利父子離開,尤基治莞爾一笑。

今天他到了籃球界的巔峰,得到NBA總冠軍。

而幸運地,和他一起分享這刻的就是艱苦與共七年的戰友、戀人。

 

 

 

 

 

 

後語:
之前應該貼過,這是另外一個角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