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14.2)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14.2)

進入十二月,球隊的成績還是不及預期。

梅利和波特的回歸,加上卡德維爾-波普的加盟,外界對丹佛的奪冠期望很高。

球團深信在梅利和波特受傷前與新加入的哥頓同場的那八場精彩勝杖絕不是單純的曇花一現,他們耐心地等待梅利和波特健康回歸,為的是實現球隊總冠軍的目標。但受傷的球員在缺陣一年以上復出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丹佛要同時讓兩位隊中得分第二和第三的主力球員再次融入球隊的先發陣容,賽季開始頭一個月的發揮不穩是預料之中。

尤基治甚至揚言過,頭二十場比賽可能全部輸掉也說不定。

把預期降至最低,是希望將久病復出的梅利和波特要面對壓力減至最低。

目前球隊在聯盟的成績是15勝10敗,雖然勝率不至於一半以下,但卻是遠遜賽季前的預期,而輿論亦開始質疑球員、教練、甚至管理層的能力,對丹佛的奪冠期望也相對的迅速降溫。

但馬龍教練對輿論的批評與質疑漠然置之,球隊的最終目標是總冠軍沒錯,但過去兩年的季後賽在梅利休養的期間讓人清清楚楚的見到一隻斷了桅桿的帆船是怎樣都走不遠,所以丹佛要衝頂並非要靠常規賽事的勝敗成績,梅利的健康才是必要條件。

過去兩年,丹佛帶著殘缺的陣容雖然逼迫得尤基治不斷進步,還因此連續贏了兩屆的最有價值球員MVP獎座,但兩次季後賽都分別在第二回合和首回合便出局,馬龍教練就知道要奪得總冠軍的關鍵是球隊的核心球員能否恢復狀態以及維持健康。

所以今季常規賽的首要目標不是球隊的戰績,也不是讓尤基治蟬聯三屆MVP,而是必需要讓梅利和波特的身體回復受傷前的狀態,他們的健康是球隊衝頂的基礎,至於球隊在聯盟中的排名實屬其次,即使要輸掉幾場比賽也實在是無可避免的付出。

經過20場比賽後,梅利的上陣時間已增至30分鐘,這也是一個里程碑。

另外,梅利上場的時間都必定有尤基治在場,這是馬龍教練的特意安排。

丹佛的皇牌戰術就是二人的雙人聯攻,而且尤基治熟識梅利的打法,球場觸覺又是那麼高,有他在身邊便更能讓梅利順利的適應比賽節奏。

而令馬龍教練安心的是,雖然經過了兩年的空白期,他們之間的默契還是那麼好。

今天作客對波特蘭,15勝10敗的丹佛已吞了三連敗來到這裡,固然想拿下這場。

「主帥,謝美已打了超過30分鐘。」助理教練大衛·阿德曼在馬龍教練耳邊說。

「已經超過了?」馬龍教練帶點意外的說道。

「第四節開始是我們提早換了他進去,所以——」

「嗯···,我知道了···。」

但他不可能在這種時候換走梅利,比賽時間只剩下兩分鐘,球隊目前還落後三分。

在頭三節的時段,梅利的投籃幾乎全部射失,但在第四節開始手感便開始變順,這也可說是典型的慢熱型梅利的風格,而今場是波特輪到休賽,馬龍教練要是在這個時間換走梅利的話,在外圍便再沒有可靠的射手了。

「謝美!過來一下。」馬龍教練叫道。

「教練。」

「你覺得怎樣?身體還好?還可以繼續嗎?」

「當然可以!」

「非常好。」

馬龍教練輕拍了梅利的背,讓他繼續比賽,然後轉過身向坐在教練席後排的體能訓練主任費利佩·艾亨伯格說道:

「費利佩,幫我留意著謝美。」

了解梅利的個性,他不會自願退下火線的,比賽的勝負是重要,但梅利的健康才是首要。

之後的進攻,梅利果然得分了,但在下一次對換攻防時卻反被對方進了三分。

「主帥,謝美應該累了,所以跟不上達米安·利拿——」阿德曼在馬龍教練身邊說道。

「他會把分數拿回來的。」馬龍教練信心十足的說道。

在下一輪的丹佛進攻,丹佛果然憑著梅利的一記底線投籃扳回兩分。

幾輪的攻防轉換後,現在比賽時間只剩下8秒,球隊落後2分。

勝負的關鍵時刻,球自然會落到當家球星尤基治手上,讓他發動攻勢。

馬龍教練叫了暫停,在白板上畫了一個戰術,要尤基治和梅利從左邊外線位置開始進攻,再由梅利把球傳到藍底下的尤基治,讓他上籃得分。

順利的話,扳平分數便可以延長比賽,進入加時賽。

若是夠幸運的話,甚至可獲得一個犯規,靠罰球定勝。

馬龍教練唯一擔心的是梅利的身體狀況,他的雙手撐在膝蓋上大口的喘著氣,看上去很累了,於是上前在他耳邊小聲的問道:

「謝美,這個戰術只有你和尼古拉能做到,但我們也可以換另一個戰術——」

「不需要,我還可以繼續。」聽出馬龍教練的用意,梅利立即回答。

「身體受不了的話要說喔。」

「我是累,但可以繼續。」

「常規賽82場,這只是其中一場,但我們只有一個謝美。」

「我真的沒問題,讓我做,教練。」

梅利抬頭看著積分板,心裡莫名的緊張、興奮。

正是這久違了的感覺,緊張的心情令自己變得更集中。

此刻彷彿回到三年前的汽泡當中,多次面臨淘汰都能力挽狂瀾,扭轉局面。

因2020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關係,聯盟為了保護球員並順利進行2019-2020年賽季的剩餘八場賽事和整個2020年NBA季後賽,在佛羅裡達州奧蘭多迪士尼世界設立了隔離賽區,讓參與的22支球隊完成未完成的賽事以及展開所謂的「汽泡季後賽」。

在這個令人難忘的汽泡季後賽中,由尤基治和梅利帶領的丹佛連續兩次在系列賽落後1比3的情況下反敗為勝,刷下聯盟歷史的新紀錄。

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雖然這場只是常規賽事,但現在的心情和那時一樣。

梅利輕呼出一口氣,便與隊友一同踏進球場。

波特蘭主場的觀眾情緒高漲,梅利置身其中,腦海裡想著教練畫下的戰術,瞥眼望見尤基治就在自己身旁,抬眼望向他,他正微笑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你在想什麼?」梅利對尤基治問。

「我希望尤素夫放過我,他頂得我的屁股很疼。」

「噗嗤!」

「那你在想什麼?」

「嗯···我想要這些觀眾都閉嘴。」梅利笑著說道。

「真的。」

說著,尤基治伸出手,輕輕的與搭檔擊掌。

看見搭檔那不認輸的眼神,尤基治回頭看了看馬龍教練,打了個戰術的手語,只見馬龍教練微笑著的點了點頭,示意由他作主。

馬龍教練願意犧牲球隊的成績,尤基治也願意犧牲大概是生涯唯一一次繼拉利·布特後史上第一人連續贏得三次MVP獎座的機會,為的是要換來回復狀態的梅利。

而且個人數據和殊榮從來不是尤基治打球的目的。

尤基治在今季的首要目標跟球隊的一致,是要幫助梅利回復受傷前的狀態。

球證哨子一響,比賽最後的8秒再度開始——

「為什麼你不上前接球?」

比賽結束後,在飛機上返回丹佛市的途中,梅利向尤基治問道。

在最後的8秒,尤基治接到球後並沒有照原定計畫直接上籃,而是回傳給梅利,梅利想立即回傳,但尤基治竟然退到球場中央的三分線外,完全沒有接球的意圖。

當四目相交的一刻,梅利知道搭檔是要他擺脫防守得分。

防守梅利的對手正是在汽泡季後賽時的前戰友謝列美·格蘭,是個6尺8的防守球員,而時間只剩下五秒,不是猶疑的時候了,梅利於是快速向籃框運球,一個刺探步後再後退半步的隔開了格蘭,為自己的跳起投籃製造了一點點的空間。

結果是121比120,球隊憑著梅利的絕殺三分球終止了三連敗。

「跟說好的不一樣欸。」

「嗯···因為我距離藍框太遠,沒有十足把握,而且尤素夫一直緊貼著我···。」

而且,兩分的話就是平手,需要進入5分鐘的加時賽,這樣對梅利身體的負荷會太大了。

不過這句話尤基治就沒有說出口了,接著說道:

「嗯···你在第四節的三分球是4投2中,讓你去比較好,我不想打加時賽耶。」

「是這樣沒錯···。」

「你覺得我的決定不好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讓搭檔說下去,尤基治輕輕的封住了他雙唇,溫柔的說道:

「我知道阿美一定做得到,我見過太多你的絕殺。」

「嗯···。」

梅利莞爾一笑,得到搭檔如此信任,比任何人的讚賞更實際。

到今天之前,梅利對自己的身體還是缺乏了些信心。

失去了的時間令自己無法一時適應,但今天以後,信心又好像回來了。

對,絕殺本來就是他的看家本領!

梅利就是有種不知由來的自信,他可以接連射失十球,但到決勝時刻或重要關頭,他卻能發揮魔鬼般的集中力,自信自己是比自己更強的人,瞬間變成另一個人似的。

一般人不會知道,但梅利的優秀在於他的自信和集中力。

其實外界給他的外號,所謂的「汽泡梅利」,就是集中力破表的梅利。

但最能吸引尤基治的,始終是他的爽朗笑容。

「你今天是不是打超過了30分鐘?」尤基治問道。

「有35分鐘呢。」

「累嗎?」

「累垮了,不過我需要這樣的激烈鍛鍊才能把狀態練回來。」

「嘻嘻!你真是奇怪,越累越打得好。」

「越累精神越是集中啊。」

「我不行,越累我的腿越重。」

「我的偶像拿殊曾經說過,越是累的時候就越是要把力量都集中在雙腿上。」

「拿殊啊?他也是我的偶像呢。」

「是喔?別人都說你有如七尺的拿殊。」

「可惜我頭髮沒他的漂亮啊~」尤基治摸著自己頭上的短髮說道。

「哈哈!你留長髮的話一定嚇死人!」

「嗯嗯···大概會像基文那樣吧?」

「噗哈哈!」

梅利的笑容更開朗了,今天雖然打得很累,但也最令他感到鼓舞。

他不單打了破了今季上陣時間的紀錄35分鐘,還進了絕殺球。雖然整場球賽只拿下了21分,但其中14分是在關鍵的第四節取得,這就是梅利的球風。

球隊因此結束了三連敗,成績是16勝10敗,讓進入十二月的賽程有個好的開始。

到十二月結束時,丹佛以23勝12敗的成績迎接新一年。

 

 

 

 

 

後語:
呃···有點長···我不想寫籃球只想寫狗血BL啦
更不想寫比賽,但最後還是覺得需要追加這一場···
這場關鍵的常規賽被提及很多次,在微電影中也提到
因為這場是這個賽季的轉捩點,所以還是決定難產也得生www
留意梅利的三分絕殺前,他轉頭望了望老公www
怎麼把球丟給我?不是計畫之內啊喂www

還有比賽時間剩1分0幾秒的進攻也是
別一直眉來眼去了拜託ww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