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馬超x趙雲] 非君莫屬 (4)

[馬超x趙雲] 非君莫屬 (4)

從成都出發,經陳倉道進陳倉城救援被曹軍強攻的蜀軍。

慶幸蜀軍軍紀嚴整,張飛和馬超兩軍的行軍速度快速,比預定還要早了六天就抵達。兩軍養精畜銳日久,急不及待要耀武揚威,勇不可擋。

城中蜀軍得到救援,連日因死守而低下的士氣終有起色的機會,一時氣勢無量。

曹軍雖然人多,但見張飛馬超英勇,不敢再攻,唯有收兵回寨。

陳倉城暫時是安全了,但諸葛亮志不在固守陳倉城,而是長安。

先經天水徑取長安,再從漢中直取宛成和襄陽。

而要取得長安,則得先奪五丈原。

五丈原北臨渭水,距離長安就數百里,曹軍都派駐了重兵看守。諸葛亮知道這將會是持久戰,所以蜀軍所到之處,尤其在天水及陳倉派部份士兵屯田,將荒蕪的無主農田收歸蜀國所有,與當地的老百姓共同開墾耕種,再公平分配。分得的作物都供給蜀軍行軍所需的糧食,總算是解決了前線的軍糧問題,又能使得軍心更加穩定。

「丞相真是厲害,短短一個月時間就練了這麼多兵來,像變戲法一樣。」

馬超和馬岱在校場內監督將士們的操練,雖然都是新兵,但已是整齊有序,紀律嚴明。現在陳倉城蜀軍缺的不是人也不是糧,而是裝備武器。

「丞相已上表朝廷,趕緊打造武器運來陳倉。」

「嗯…是啊…」

「我倒希望可以多運幾匹上好戰馬來。我們隊中有好些武將的戰騎都上了年紀,需要更換。我們的西涼騎馬部隊,用的當然要是上等的良駒啊。對吧?兄長?」

「嗯…是啊…」

「不過我想對兄長來講,送來趙子龍就足夠了。」

「你胡說些甚麼?」馬超卻臉紅了…

「誰叫兄長都心不在焉?所以就借了趙雲的名字用嚕!」

「我在想剛剛先生的說話!」

「丞相的說話?」

「嗯,先取長安,再取宛城,然後兩路直攻許昌…」

「兄長別急,跟隨著丞相按步就班,這一天總會來。」

父兄的仇,馬超一直沒有忘記。一想到可以攻到許昌,取下曹操的人頭以祭父親和兩個弟弟的亡靈,內心就禁不住的一陣激動。

魏國哪有不知蜀軍的意圖?陳倉距離長安不遠,要是讓蜀軍取得五丈原,長安淪陷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丟了長安,襄陽和宛城也就失去了天然的屏障了。

所以司馬懿從許昌多調動了兵馬,目的就是要諸葛亮退回天水。

魏軍紮營於五丈原範圍,蜀軍則在陳倉城養精畜銳,魏軍明顯處於下風。

這樣的對峙對魏軍是不利的,於是連日來,鄧艾和鐘會都在罵陣。

「張飛,快滾、滾出來!!你爺、鄧士載在此!」

「張飛!汝這賣酒屠豬的村野匹夫!敢與鐘會來決死乎?」

張飛聽到這些說話,當然是火冒三丈了。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三將軍不可妄動,他們這是要把你引出去。」馬謖勸說著暴跳如雷的張飛。

「罵的不是你,你當然可以不用妄動!」

人家來挑戰,哪有躲在城牆下不出去的道理?張飛乘沒人注意,逕自打開了陳倉城東邊的城門出城去,只帶了自己的部隊前往五丈原應戰。

「丞相,有一隊人馬從東面城門出城了。」

「誰的人馬?」

「這…是…」小兵不敢講。

「一定是翼德他擅自出城了。」

諸葛亮緊握手中的羽扇,真是應該派人盯緊這個莽夫!

「他帶了幾人?」

「回丞相,應該只有大概十騎。」

「孟起將軍,立刻引兵馬二千前往援救翼德。」

「遵命。」

「孟起,切記不能戀戰,只將翼德帶回即可。」

「知道了。」

「王平,廖化,高翔,魏軍此刻必是傾巢而出,你們與本部兵馬立於城前三十里,一見馬超和張飛回來,立即上前與追殺掩來的魏軍廝殺一陣,志在擋他們前行。姜維引兵五千,埋伏弓箭兵,掩護我軍且戰且退回到城中。」

馬超手執龍騎長槍,一躍坐上愛騎裡飛沙,馬岱緊隨在後。

根據城中守衛的報告,馬超和馬岱朝著張飛離開陳倉城時的方向找去。馬超軍走至大概五十里範圍,看見前面塵起,知道張飛的部隊一定是在不遠處。

「翼德!!」

「孟起!」

張飛出城後,果然是中了鄧艾和鐘會的埋伏。憑他勇冠三軍的武藝雖然是勉強的邊戰邊撤退,但鄧艾和鐘會已佈下天羅地網,任憑張飛有三頭六臂也是插翅難飛了。

長久的圍困令張飛和他身邊的親衛部隊也顯得筋疲力竭,人困馬乏下看見馬超軍正勇不可擋的衝殺過來,都喜出望外。

馬超更是一馬當先,挺槍驟馬,一連刺死了數個魏兵,殺出一條路來。

「翼德快走!你隊先行,我軍後補。」

「好!多謝了!」

張飛已人困馬乏,此時也顧不得什麼,大局著想,還是先逃命要緊。

蛇矛向橫一揮,砍殺了數名魏兵,張飛帶著跟著他來的十騎突圍而去。

魏軍見要拿到的人就要逃脫掉,趕緊追殺。

馬超已救得張飛,也不敢多作停留,與鄧艾戰了數合,即撥馬回城。馬岱在後又擋了一陣,也跟著馬超向著回陳倉城的方向策馬奔去,與本部的蜀軍會合再殺。

「弟兄們!拿下張飛!拿下馬超!殺!!」

見張飛和馬超落荒而逃,機會千載難逢,鄧艾和鐘會立即領兵掩殺過去。

王平和廖化等在城門外等候多時,終於望到沙塵後張飛一隊人馬,頓時喊聲死起,盾牌兵整齊的列隊在前,準備防禦正在以萬軍之勢掩殺過來的魏軍。

張飛進城後,立即命人幫他換了馬。

「翼德你可回來了。可有受傷?」

「沒事!」接過戰馬,張飛一躍而上。

「翼德要去哪?」

「還用問嗎?衝鋒陷陣去啊!」

「你…!下馬!」諸葛亮幾乎給氣死。

「為何?」

「要不是為接翼德回來,吾軍豈會出城與魏軍正面衝突?」

「這…所以俺就是要將功補過嘛…」

「你留在這。等弟兄們回來。」

張飛自知理虧,也唯有乖乖留在城內待命。

城外蜀軍奮力抵擋,直至見到馬超軍回來,才逐步的且戰且退。馬超軍進入城後,預早埋伏在兩則石林旁的姜維又立即放箭,混亂中魏軍死者甚多。

諸葛亮在城中迎接馬超回來,也不忘詢問外面情況如何。

「如先生所料,魏軍追殺甚急,伯約奇兵突出,魏軍亂作一團了。」

「嗯……」

「孔明為何臉有難色?」張飛見諸葛亮眉頭深鎖,問道。

「…追來的就只有鄧艾和鐘會嗎?」

「是啊。」

諸葛亮聽後只陷入了沈思,沒有說話。張飛和馬超互相對望,不知道他們的丞相究竟在煩惱甚麼?一直順利的話,蜀軍該是可全身而退回到陳倉城。

「報------!魏軍突然來了一支兵馬伏擊我軍!」

「來者是何人?大概多少人馬?」

「回丞相,軍旗上寫著夏侯。人馬大概五萬。」

「五萬?那我們還等什麼?先生,我和孟起領本部兵馬傾巢而出,與魏軍決一生死!」

「翼德,你又犯毛病了!我們傾巢而出了,那城裡的防衛怎麼辦?」諸葛亮用羽扇指著距離陳倉城不遠的高原,向張飛解釋著︰「只要你和孟起一離開這裡,那邊的魏軍就要傾巢而出,我們就會變成是腹背受敵了。」

「那…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諸葛亮正要想出個對策來,又一小兵來報。

「報------!援軍!我們的援軍到了!!」

援軍?哪裡來的援軍?張飛和馬超同時望向諸葛亮。

「一定是運送軍械來的…不過比預計早了整整四天。領兵的是誰?」

「回丞相,是趙雲將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