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馬超x趙雲] 非君莫屬 (3)

[馬超x趙雲] 非君莫屬 (3)

「兄長…我說,好歹也說些什麼吧!」故意把人家絆倒是甚麼意思?!

「你要我說什麼啊。」

「不然…兄長你在想些什麼啊?」

「我在想…為什麼會這樣呢?」

「什麼為什麼?」

馬岱聽得不明所以,馬超沒直接回應馬岱,只說回到家再說。馬超不其然又撫上自己的胸口,心跳已是平伏,但思緒卻是比之前更是紊亂。

「什麼??!!」

「嘖!你那麼大聲做什麼?要全國上下都知道嗎?」

「竟然有這樣的事啊…那不如下次換我抱抱看,看我會不會也有反應。」

「你敢對子龍動歪主意看我怎樣修理你。」

「切…兄長你溫香軟玉抱滿懷,岱就得一個包印…多沒意思!」

「我可不是跟你說笑,你想也別想!」馬超了解馬岱的性格,講得出口的事情他都做得出來,不得不對這乖張的弟弟作出嚴厲的警告。

「這麼看來,說不定你也不是真的喜歡趙雲,兄長只是好色想與他行房。」

「胡說八道!你…胡說八道!」

馬超極力否認,但單是聽到「與趙雲行房」已經要他莫明的感到興奮。馬超自認雖然他就是有少許好色,但他可沒想過只要和趙雲行房…

「這種事…不兩情相悅怎麼行吶?」

「噗!!哈哈哈哈哈!!!」

「笑什麼啊你?」

馬岱笑得快要飆淚了。沒想到會有一天從馬超口中聽到這樣的說話。

兄弟二人自小一起長大,馬岱當然了解。馬家本是名門望族,馬超自然是不缺女人,更別說什麼兩情相悅了。說白了,只是為傳宗接代或是滿足一己之慾罷了。

「怎樣兩情相悅嘛?你意思是要趙雲也願意才行嗎?」

「你這是什麼話啊?這是當然的嘛!難道我要硬來嗎?」

「可是你想想啊,人家堂堂一個趙子龍怎可能會願意跟你玩這些?」

「現在你是趙子龍嗎?你知道人家怎麼想的?」

「我意思是…」

「不用再說了,總之你少管我,我自有打算。」

「唉…難不成你是想追求趙雲嚕?」

馬岱小心問著,但其實心裡已替馬超下了定論…

「嗯…我也不知道…」

被馬岱明白的說出來,馬超有點猶疑,甚至抗拒。

而且,說「追求」二字也似是把自己說得有點卑微。想他馬孟起乃名族後裔,在西涼又是世襲公侯,從小到大,他想要的東西都是垂手可得的。

但這次他想要的,可是那個趙子龍…

馬超心裡一時也不能確定對趙雲的是一種怎麼樣的感情。只知道他要是對趙雲做一些他不願意的事情而令他討厭了自己,這樣也會令自己很難受。

之後幾天,馬超如常每天的工作。

心裡想與趙雲見面,但始終還是沒有去打擾,總覺得沒有籍口每天探望…

再說了,雖然說是回來休假,但能獨自一個人在家的時間根本不多。應酬,批文,將士的操練等安排應接不暇,昨晚甚至給張翼等人給拉到妓院去了。

戰事頻頻,能去妓院的機會不多,但每次去,總不會空手而回。

但這次他不但空手而回,還提早離開。姑娘們都落力的獻媚,希望可以給蜀國的大將軍相中從此華衣美食,但馬超就是怎樣也提不起興趣。

別說張翼他們一臉疑問,馬超心中也不解,也許最近是太累了吧?

第二天,劉備邀請了一眾朝中文武到郊邊消遣一天。

難得五虎大將聚首一堂,當然少不了射騎的節目。各人輪流在馬背上拉弓,每射中一次紅心就獎賞一碗酒,算是表演的比賽。黃忠百步穿楊,每輪都獲賞。另外四人也毫不遜色,除了趙雲以茶代酒外,各人都共飲了六大碗。

「不過癮!不過癮!只飲了六碗怎麼夠?我們再來!」

「三弟,酒能傷身哪。這幾天你也該喝夠了吧?」

「不夠,不夠!我可是禁了百餘天的酒,得好好補償!大哥,您下個令,再鬥三輪!」

「別胡鬧了,你們五位都先休息,讓其他將士也有機會玩玩嘛。」

「好了,三弟,聽大哥說的吧。我們先用膳,之後再鬥。」

張飛臉有不悅,但既然劉備和關羽這麼說了,也唯有聽從。

命下人擺好桌子,放好點心酒菜,劉備和法正與五人圍著坐下來開始用膳。

「看那些人玩有啥好?十支才射中五、六支的。」張飛還在抱怨。

「哈哈,翼德今天精神飽滿,完全看不出來昨晚有喝過酒呢。」

張飛的酒量,就是老黃忠也不得不佩服。

「我這個三弟無酒不歡,早些日子要他滴酒不沾實在是難為他了。」說著,劉備拿起酒杯,向張飛敬著「難得你遵守諾言,大哥要多謝三弟了。」

「哪裡,哪裡!」得到劉備的稱讚,張飛像個孩子般樂開懷。

「三弟,你回來以後,除了子龍以外,所有在成都的官員都給你灌醉過了。雖然禁酒百天,但這些日子算下來,也該補回來了吧?」關羽笑說著。

「就是還差子龍啊。」說到灌酒,張飛頭號目標總是酒量較淺的趙雲。要不是趙雲身體抱恙,大概已給他灌醉好幾十次!「快養好身體,三哥可要好好調教你喔!哈哈!」

趙雲唯有賠了個笑。馬超白了張飛一眼,想說些什麼,劉備卻搶先。

「要是三弟能如子龍般不好杯中物,那就是我蜀漢之福了。」

「哎呀,大哥,酒有什麼不好哪?而且酒色財氣中,我就犯一樣而已嘛!」說著,張飛視線轉向馬超,說道「不像某些人,好酒又好色!對吧,孟起?」

「胡說什麼啊你?」馬超懶得理會張飛。

「我看見了喔!你昨晚和張翼那些人一起,去了那個什麼貴香樓!」

「貴香樓?那不是最近新開妓院嗎?」老黃忠人老心不老。

馬超差點沒給嗆死。第一個反應就是望向坐在他旁邊的趙雲,見趙雲只是看著他,知道趙雲是明顯聽到了,慌忙要想著要說些什麼解釋清楚。

「你…說什麼,我只是…」

「只是血氣方剛,難以自制吧?喔呵呵!」黃忠摸著鬍子,羨慕起年輕人來。

「看吧!我說大哥,既然我要禁酒,我說馬兒也要禁色!」

「亂講!你哪雙眼睛看見我帶女人到軍營胡混?」

「沒看到!但我就是知道!你左抱一個右抱一個,玩一王二后!」

「張翼德你…!!」

張飛越講越過份,馬超氣得火冒三丈。這死傢伙怎可以在劉備面前這樣把他抹黑,尤其趙雲也在場。現在他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乾淨了!!

「好了好了,三將軍還是別再戲弄孟起將軍了。不然你們就要在這裡打個三百回合,這裡可沒人會幫你們點火夜戰嚕。」法正掩不住笑意,看著馬超那著急的表情就覺得好笑,忍不住就想多欺負。「年輕人風華正茂,有這種需要也實屬正常啊。」

馬超無力的看著這個表面笑意盈盈的法正,內心卻異常的腹黑!

「好了,別再取笑孟起了。」

還是劉備溫柔體貼的阻止了眾人對馬超的欺負,馬超感激的望著劉備。

「不過,呃…孟起啊,煙花之地,還是少去為妙。」然後劉備換上了語重心長的語氣,對馬超說︰「孟起要是看中哪門的閨女,我大可幫你作媒說親,成就美事。」

你到底還是誤會了啊~~~馬超心裡大哭,但也得禮貌謝過劉備的好意。

死張飛!死黃忠!死法正!笨劉備!

但不管心裡罵上多少次,馬超知道他現在該做的是要好好的跟趙雲解釋。其他人怎麼樣看他他才不在乎,趙雲要是誤會了他可為難了。

但上天沒給馬超這個機會,第二天,從陳倉城傳來了諸葛亮的急報。

將士們的休假比預想的要短暫,但蜀兵個個卻士氣高昂。張飛和馬超帶同三十多名副將,領兵共六萬員,與駐守在陳倉城的蜀漢大軍會合。

行程緊急,別說解釋,連跟趙雲見上一面也難。

臨行前他最後一次見趙雲算是在宮中大殿,法正宣讀諸葛亮的軍令時。

關羽和黃忠被派往荊州,張飛和馬超則前往北伐,五虎大將中唯獨趙雲一人留守成都。

王平,廖化,吳班,張翼,高翔,馬忠,霍弋,鄧芝等都各領到諸葛亮的軍令,上戰場為國家衝鋒陷陣去,他趙雲怎能更落於他們之後?

「子龍,先生一定是想子龍先把身子養好,不想你勞累了。」

「雲已無恙,可披甲上陣,與蜀漢的弟兄們共同抗敵。」

「子龍稍安。」

劉備從高高在上的座位下來,雙手扶起趙雲,握著他的手。

「子龍對蜀漢的忠誠可眧日月,但要是因為身子未養好而再次病倒了怎辦呢?」

趙雲不認為自己身體會那麼不爭氣的再次病倒,但身體的元氣還未完全恢復倒是真的。因風寒而引致的肺勞損可不是服一兩帖藥就能康復,即使趙雲身體一向健壯無甚病痛,也得花上幾個月時間的下藥和休息來慢慢調理。

想到此,趙雲卻不能反駮劉備的說話,只低頭不語。

「子龍可是我國禁軍統領,成都宮廷這裡有你在我的心才踏實。留在這裡吧。」

劉備了解趙雲的個性,只要是有道理的說話,他是必定會認同的。而且他也是說老實說話,成都需要趙雲在,他的工作也只有他能勝任。

「哈哈,子龍就乖乖在這裡養病吧。」張飛搭上趙雲的肩膀,附和著劉備的說話「等你身體康復了,我們一同上陣廝殺!」

「子龍快把身體養好,我們等著你回來。」馬超也對趙雲勸說著。

然後,馬超道別成都,再次踏上征途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