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馬超x趙雲] 心

[馬超x趙雲] 心

在那嚴寒的下雪天,隨著馬岱傳達回來的一個訊息,他陷入了無盡的冰冷世界中。

哀愁﹑悲痛﹑悔恨﹑仇怨……

當馬超知道一切都不能再回頭,他的心已被這四種感情佔據。

他不會再快樂,他不再需要快樂。

在戰場上,他要尋找一切復仇的方法。

所以上天讓他存活,就是要他在戰場上追求這生存方式--復仇。誰奪去他幸福的人,都該死。要殺他的人,全部該殺。阻礙他復仇的人,都是他馬超的敵人。

心,那一刻,凍結了--

從成都望向西涼,是遙不可及的地方。那裡不再是他的家,不再有他的家人--他沒有家了。

從前,他的世界沒有煩懮﹑沒有痛苦,仿彿自己是得天獨厚,享盡人在世間最嚮往的幸福。然後,在一夜間,他看到了另一個世界--充滿絕望﹑憤恨及悲痛。對所有事物都只抱著負面感情,過去的日子像是南柯一夢,夢醒了,這才是他真正要面對的現實--依靠在戰場上殺人,換取心靈上的慰藉,換取那可恥的生存價值。

劉備是否屬於正義一方已經不重要,他的敵人是曹操,他要殺的人是曹操,只憑著這點,他投降劉備。

尊嚴?凍結了的心還談得上尊嚴嗎?

他要的是報復,向曹操報復,向所有該死的人報復!

快樂?凍結了的心還談得上快樂嗎?

世間上再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令他感到快樂,這是一個被肯定了的絕望。

獨自坐在城樓上,看著城中百姓在大街小巷中穿梭,他覺得很陌生……

活著的感覺,陌生得像是久遠年代的事情。不知從哪時開始,他不再覺得自己是自己。那個活著的自己,在這幾年間,與那些被凍結了的感情一起沉睡著,從未甦醒。

苦笑著,已經沒有甦醒的必要吧?在戰場上,不是殺人就是被殺,自己早晚也會步那些他槍下亡魂的後塵。沒有期望過自己可以被殺前報到仇,只希望有一天他一睡不起,與那凍結了的心一同長眠...

『馬將軍。』

一個藍色的身影從馬超身後走近。在劉備軍中…不,在他見過這麼多武將中,他是最特別的。趙雲--一個他非常熟識的名字,同樣令人聞風膽喪的名字,卻擁有著天下間最純真的笑容﹑最溫柔的眼神。

為什麼會有這種人存在?在戰場上如鬼神降臨般殺人,在戰場以外卻可以展現出那無瑕的笑顏。馬超無法忘記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的心動搖了。他不相信一個有如此名氣的武將,擁有跟平常人沒兩樣,甚至更天然的笑顏。這種人與戰場格格不入,甚至令自己開始對傳聞有所懷疑。看著他那略嫌纖瘦的身子,很難想象他就是與關羽和張飛齊名的男人。

只有這個人,毫無芥蒂地向他走近,仿似他是從來沒有與劉備敵對過,完全的信賴。

那清如秋水的眼眸,在戰場上會是一對怎樣的眼睛?

『馬將軍,在想事情嗎?』
趙雲親切地問道,對馬超複雜的神情只以淡笑應對。

『在想你。』
馬超如實答道。

而實際上,他也無必要隱瞞。他是在想趙雲。對於趙雲這個人,有太多不解。

『啊?』
有些怔愕地望著馬超,這算是什麼答案?

無視於趙雲的微怔,馬超接著說比剛剛更直接的話。

『為什麼你可以這樣笑?殺人令你覺得快樂嗎?』

趙雲錯愕地望著眼前這個男人。他究竟在想些什麼?看著馬超的眼神,不是挑釁的眼神,也不是鄙視的眼神,馬超的目光,充滿著疑問﹑不解。他是在等待著自己的回答。

『在這個戰亂的年代,就是需要我們這些願意在槍頭上過活的人。』
抬頭望向遼闊的天空,趙雲自說自話般道︰
『殺人非常可怕,但這就是戰爭的本義…這也是目前開創新時代的唯一途徑。』

馬超靜靜的看著趙雲的側面,淡然的神情下,說著他從未想過的所謂「戰爭本義」--開創新時代。一直以來,這個血腥無情的戰場,對馬超來說只是他的個人復仇舞台。殺人,並不是要尋找快樂,而是換取一點點卑微的存在感。但在他被復仇意識佔據的同時,卻忘記了先祖馬援是為建立漢朝而踏入同樣冷酷無情的戰場...

歷史不斷重演著,而現在的自己,卻是只為報仇而已--

仇恨令馬超失去常性,令他失去自己。

失去自己﹑自己不再是自己,這些說話聽上去是多麼的悲哀,但在馬超眼中,卻是毫無包袱。

復仇鬼﹑殺人鬼,都只不過是一個名稱。殺人就是殺人,這就是戰場。不管抱著什麼心態,不管用上什麼手段,只要可以在戰場上存活下來,能夠踏過無數被殺者的屍骸,就是強者。被殺的人,不管抱著多大的理想,最後都會像他父親一樣,揹負著「背叛者」的污名而死去,世人記得的,也只是一個失敗者罷了。

『好偉大啊趙將軍,照你這天真的想法,你想你還可以活多久?』
笑問著,是在取笑趙雲天真?還是冷嘲父親的執著?還是暗貶自己內心的腐敗?

趙雲驀然望向馬超,並沒有因為馬超剛剛的無禮而生氣,反而更加肯定了剛剛馬超因為沉思得太專注而沒有留意到自己的接近。終於明白了剛剛馬超為什麼會答「在想你」,為什麼會問「殺人令你覺得快樂嗎」。馬超是為復仇而興兵攻曹,也是為復仇而委曲求全,寄生在劉備麾下,也是為了復仇--上戰場,殺人,同樣是為了復仇。

趙雲的心一陣抽緊,馬超究竟一直以來承受著多少悲痛?

一時間不能完全理解馬超複雜的心思,但如果他心裡的想法可以幫助到馬超,他願意一試--

『武將的生命,有如風中殘燭﹑初春薄雪,隨時會在一瞬間飛逝。死,早已經不可怕。只怕有一天,自己的信念破滅,永遠都不能為自己所犯下的罪作出抵償。』

此話一出,馬超錯愕的神情望著眼前這個說要「抵償自己的罪」的男人,能夠在血腥的戰場上活下來已經不容易,還談得上抵償些什麼嗎?馬超正要說些什麼,只見趙雲清麗的臉上掛上一抹淡笑,令馬超不覺心悸。

『抵償…?一天在戰場上,你只會殺更多的人。』
馬超說出了他所理解的現實。

『我不想殺人,可是我發覺這是唯一可以保護想保護的人的方法,要平定紛亂,就只得上戰場殺敵。我想更多人得到幸福,我想大家儘快得到和平的生活,為此,我踏上了戰場,奪去敵人的寶貴生命。可能對方也有抱著跟我同樣想法的人,但我不能放棄,更不能回頭,揹負著被保護者的心願,也揹負著被殺者的心願,我絕對不會放棄我的信念。』

『信念?』
馬超一字一句的聽著,他的心開始有所動搖。

趙雲微微一笑,眼神卻有著無比的堅定。

『結束亂世,開創新的時代,讓更多的人得到幸福。』

--這就是支持著趙雲殺人的信念嗎?

信念?曾幾何時,馬超也有著他的信念--是已被遺棄了的信念。

他,曾經,深信正義。相信只要站在自己相信的正義一方,就算敗下來,也無怨無恨。但自下雪那天起,他的信念破滅了,更可悲的是,自己未曾發覺這點。他以前誓死要維護的正義已蕩然無存,剩下的,就只有仇恨。

為復仇而殺人,被殺者變成是自己發泄怨恨的工具--

也許敵人是單純的一個殺人狂,在戰場上尋求殺人的快感;也許敵人是當權者的一個傀儡,在無從選擇的情況下做著無意義的殺人行為。也許敵人是一個與趙雲抱著相同理念的人,為看見更多人得到幸福而殺人。誰都無權決定人的生死,誰都無資格衡量人的生命價值,但在亂世中,死在一個希望開創新時代的人手中,比死在一個殺人狂手中,來得有價值。

而仇恨,已令馬超這個殺人者,成為一個只為復仇而殺人的殺人狂。

『以這種心態殺人,比為仇恨而殺人更痛苦吧。』
說要救人,卻一直永無止境地殺人,這樣自相矛盾著,精神會崩潰的。

『馬將軍所言極是,如今我已是帶罪之身,死一百次也不足抵償我的罪,但只要一天對信念堅持不渝,我依舊會上戰場。』
趙雲說著,伸手撥著被和風吹貼到臉上的烏絲,語氣柔和地接道︰
『就算最後我的下場是在沙場戰死,我願意承受任何懲罰,絕不會後悔。』

這就是他笑容背後的原因?因為相信自己的理念,貫徹始終,亂世最終會有落幕的一天...

張飛在戰場上追尋的是打架的樂趣,關羽在戰場上追尋的是正義的真理,趙雲在戰場上追求的是和平的理想…那自己呢?他在戰場上追尋生存的價值,那卻是用無數人命換取得來的。

投降劉備,不是因為他分辨出來的正與邪,而是為報仇。

仇人要他失去一切,仇恨卻令他放棄一切。

失去了親人,失去了家鄉,信念卻是自己親手捨棄--是自己親手毀掉自己。

父親希望兒子繼承自己的仇恨,還是延續自己的信念?

父親真是一個失敗者?不,他堅持了自己的信念,到死一刻,依然沒有放棄。留他在西涼,為的是萬一他們怎麼樣,他們馬家一手建立的一切會有一個延續。父親把一切交托給他認為可以信任的兒子,但他錯了--

他負了父親,負了馬家,負了所有信任自己的人,更負了自己。

趙雲看著馬超那悲痛的神情,不覺眉心緊鎖,知道馬超揹負著沉重的過去,是悲痛和怨恨令他踏進戰場嗎?他的力量是源自意志?還是來自心底的激情?究竟是哪一種感情令他踏上殺人這條不歸路?

『馬將軍一定也有著自己的理由吧?』
趙雲這樣問著,用的,卻是肯定的語句。
『馬將軍上戰場的理由…。』

馬超苦笑不答。還問?是要諷刺他嗎?

換作是以前,他會毫不猶疑就回答--當然是為了報仇!可是現在,他說不出口。

放棄信念,以這種理由殺了這麼多人,連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別放棄啊!』

『啊?』

趙雲沒有看漏馬超那無力又絕望的眼神,不覺心痛,衝口而出就是叫他「別放棄」--

四目相交,趙雲訝異於自己的激動,馬超錯愕於趙雲的關心。

眼前的人可以了解自己嗎?馬超不知道,但自他雙眼流露出來的關切之情錯不了。以為這輩子都沒機會再被這種眼神眷顧,是一種令他感到非常懷念﹑溫暖的眼神。

『趙將軍會一直不放棄自己的信念嗎?一直這樣繼續殺人?』
就算經歷再多的生離死別,心中的信念都不會變?

『是。』
趙雲肯定地回答。

『為什麼可以這麼肯定?』
究竟他那種堅定的信念是從何而來?

『…我看見百姓在受苦,我不能置之不理,只是這樣。』
趙雲頓了頓,閉上眼,像是想起了一些快樂的畫面,微笑地張開眼,接著說︰
『我想看見更多人的笑容,多一個就是一個。』

馬超望著此刻趙雲的笑容,心不由得一陣悸動。

他最渴望看見的笑顏已全部離他而去,但現在,他卻渴望守護眼前人的笑容。

對,他不可以放棄,也不能放棄。他失去了親人,失去了家園,但心中的信念卻不能放棄。父親希望他延續的不是他被殺的仇恨,而是馬家列祖的信念。他要尋回他要維護的正義,還有那可以叫他懂得從戰場中回來的笑顏--

--這個人...

『馬將軍…?』

當趙雲正想再對馬超說些什麼時,他已在馬超懷中。

『謝謝你。』
緊緊的抱著,知道已唐突了懷中的人,所以很快便拉開了他。
『冒犯了。』

『不…你笑了。』

在趙雲記憶中,他是第一次見馬超笑。而馬超,已不記得上次這樣笑著是什麼時候了。

『…我…以後都會笑…』
只要可以看見這個人的微笑,我也會跟隨著...趙雲。

經過那下雪天後,凍結了的心得到了溫暖,埋藏已久的感情終於漸漸甦醒--

--終於從充滿絕望﹑仇恨的世界得到解放。

【完】

--------------------------------

後語︰

好悶喔…我知道,別說讀的人,我寫著都覺悶XD||
我以為我比較擅長寫這種嚴肅得過份的文,結果又寫長了(挫敗)
寫著覺得很像「用心感受」,只是馬趙兩人心情調換了b
很早就想試寫這樣的馬超,這是怨念吧(謎)
後面有抱到就不錯啦,不怕肉麻到死,最重要抱到美人(爆)
謝謝看到這裡沒有被悶死的人…感謝m(_ _)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