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悟空x比達] [18禁]過去的影子(29)

[悟空x比達] [18禁]過去的影子(29)

無論被吻過多少次,悟空的吻總能令比達覺得安心。然後,多少遍提醒過自己,不能這麼沒出息,不能每次都被他牽著鼻子走,又不是一個初戀中的少女,怎麼一被吻住就崩潰呢?

但就是每一次,比達都不自控的沈醉其中。剎那間,彷彿一切暫時都變得不再重要...

長久以來的感情終於得到回應,悟空心裡莫名的一陣激動。深深的吻住身下王子的雙唇,似在訴說著千言萬語。滾熱的舌在比達已被吻得濕熱的唇上輕輕的舐著,要向比達索求更多似的溫柔地劃著他的唇形...

幾乎毫無猶疑,比達張開雙唇...

得到比達的邀請,悟空的舌滑進比達口裡,靈巧地捲纏著比達無處可逃的舌。

悟空手的動作依然保持緩慢而溫柔,輕捏著比達敏感的乳尖。比達身體不由得一陣輕顫,自嘴裡漏出誘人的輕吟...

悟空的吻由唇,到頸,然後來到胸膛,找到比達胸前的敏感點,張開口輕輕的含住。

「啊…」

比達小小的驚叫了一聲,但很快地,嘴裡不由得發出炙熱的喘息聲。

一隻手緊擁著比達柔軟的身體,另一隻手撫摸著比達的胸膛,手指撫弄著他胸前敏感的突起,時而緊握,時而輕揉。而移動到王子胸前的嘴唇以極之溫柔的動作吸吮著他的乳尖,使比達無法自控地自喉間嗌出誘人的呻吟...

比達不知道,但他每一口的喘息,對悟空就像是催情劑一樣,令他感到一種莫名的快感自小腹昇起,然後傳遞至全身四肢...

悟空的手從比達的胸膛向下移,輕輕的,覆上比達的分身...

「啊!」

下身被另一個男人觸摸著,比達突然變得緊張,身體一下子繃緊,驚叫了一聲,然後幾乎是本能反應一樣,捉住了悟空的手,阻止了他的動作...

「啊…別碰…」

比達的聲音很小,但那幾乎是哀求的語氣,也同時感覺到身下男人的身體突然一陣顫抖,令悟空立即停止了所有動作。

一切幾乎都靜止了,房間內靜得只聽到二人因剛才的激情而變得紊亂的心跳。

從開始,悟空一直都很小心,不是怕最後做不做得成,而是怕哪裏做錯了,令已身心都曾受重創的比達再次受傷害,又或是令他想起過去的不幸事情。所以,別說是比達說不要,只要他稍微輕輕的推開他,他也會立即停止所有動作,絕對不會對比達硬來。

記得比達曾經對他說過,在他夢中,他變成了那個怪物菲利...

悟空一直很介意,他希望比達知道,他只會疼惜他,保護他,絕對不會做出傷害他的事情。

但他知道比達需要時間適應,適應他們之間的感情,適應他們身體上的親密關係,即使心裡多渴望得到王子的心和身體,他也會耐心等候著他向他慢慢的打開心扉。

悟空正要想把手收回,才發覺比達仍然是捉住他的手。

不止是捉住他的手沒有放開,比達的另一隻手也同樣沒有推開他,而是一直緊抓住了悟空的衣服。悟空這樣想著,既然他沒有推開他,那他可以理解成比達並不抗拒他的撫摸嗎?而打從一開始,悟空對比達給他的反應都有用心留意--他的擁抱,他的親吻,他的撫摸,比達不單沒有表現抗拒,而且都一一回應。然後當悟空再一次的告白,比達也給了他一個期待已久的答案,一個他做夢也想聽到的答案。

當然悟空沒有蠢到認為互相坦白心意後就能立即發生關係,這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尤其對方是那個高傲的撒亞人王子。但在拒絕他後,卻又沒有放開他們身體之間的距離,令悟空摸不著頭腦。究竟這意味著比達是希望悟空繼續,還是停止呢?

還是停止吧?雖然比達沒有放開自己,但重要的是他確實是擋住了自己的手不讓他摸下去,悟空想,還是不要繼續比較好吧?

「對不起,比達。」
悟空抽回比達捉住自己的手,給身下的王子一個安心的微笑說道。
「我去上個廁所…」

感覺到身上的人正要離開,比達第一時間做出反應,緊抓住了悟空的衣服。

「格…」

比達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阻止悟空繼續下去,然後下一秒,卻又不願放開悟空。比達發覺自己已經不能正常的思考,身體的欲求似乎已完全支配了自己。不管是對悟空的抗拒還是接受,只是比達身體本能作出的反應而已...

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自己的身體是抗拒著悟空,還是需要著悟空?

「…格……古洛…」

「?」

悟空撐起了的身體頓時停止了,比達確確實實是拉住了自己不讓自己離開。輕呼著自己撒亞人的名字,充滿著慾求。悟空幾乎不做多想,重新壓上王子嬌小的身體...

重新捕捉了王子柔軟的雙唇,靈巧的舌二話不說進佔了比達嘴裡,捲纏著比達的舌。悟空不知道比達現在在考慮些什麼,但悟空對自己的慾望卻十分清晰:他想要了身下的人。他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呼喊著似的,尤其剛剛比達一下子緊抓著自己,明顯的不讓自己離開,悟空的理智都快要被擊潰了。

但他不能讓自己的慾望蓋過他的理智,悟空鬆開王子的唇,望進他烏黑的眼眸。

比達也同樣直望著悟空,沒有逃避,沒有害怕...

因剛剛的熱吻令比達雙頰泛著微微紅暈,半合雙眼因激情而變得溼潤,雙手依然緊抓住悟空的衣服,而一直收在腰間的尾巴,不知何時纏上了悟空的大腿...

若不是剛剛比達擋住了悟空的手,他幾乎可以肯定比達是願意的,甚至是...期待?

悟空用力的吞下了一口水,頓覺唇乾舌燥,他知道他的忍耐已快到極限,他溫柔的撫上比達的臉龐,畫著他高挺的鼻形,撫平他眉間的一切憂慮,然後手指落到比達的唇...

悟空輕輕的在王子唇上吻了一下,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比達…我…」
悟空帶點沙啞的聲音說著,但語氣卻有著無比的堅定。
「我說過,我會一直等你的答案…等有一天你會接受我…」

比達聽著悟空的愛語,但似懂非懂...

「我也說過…只要你在我身邊…讓我在你身邊看著你,守著你,我已經滿足…」
悟空宣讀著他曾經對王子承諾過的誓言。
「可是…可是我…我愛你,我想抱你的心情…你可以…理解嗎?」

比達不太懂悟空想表達些什麼。以前確實聽悟空對自己說過,只要他們至少還是朋友,他就已經滿足了。但二人相處久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已經不止是友情般單純。而面對著悟空真摯的深情,比達不單無法拒絕,也漸漸的接受,甚至有一點點的渴求...

而且剛剛他也對悟空坦白了自己的感情,不是嗎?

「比達…我…我可以…可以嗎?」

悟空在王子耳邊輕喃著,在得到王子的許可前,悟空絕對不會繼續...

比達瞬間不知要怎樣回應悟空,即使接受了,甚至渴求著悟空的情愛,但性愛是否就是理所當然?是否就要必然接受?必然發生?他們之間的感情發展並非一朝一夕,而從悟空把自己抱上床開始,他也清楚知道在發生什麼事情。可是,他真的已預備好了嗎?

比達雙手不其然落到悟空胸前,感覺到悟空劇烈的心跳...

自己在猶疑什麼?剛剛他都對悟空表白了自己的心情,是抗拒還是接受,不是應該很清楚?

剛剛確實有一刻拒絕了悟空,但那怕只是本能的反應吧...

壓下心裡異樣的情緒,比達在悟空身下翻過身子,然後雙手微微的撐起上身...

「比達…?」

等待著比達回應的悟空不知道比達打算怎樣,見他在自己身下翻過身體,最初還以為他要推開自己了。但只見他雙手前臂平放在床上,稍微的撐著上身。然後雙腿彎起的跪趴著,而當王子翹起了的臀部接觸到悟空的下體時,悟空瞬間就明白了...

(…這…難道他意思是…!)

悟空一隻手捉起比達的手臂,一隻手環過比達的細腰,輕易的把王子整個身子翻過來,然後緊緊的把比自己矮小的王子擁進懷裡,又是激動,又是憐愛。良久都不願放開...

以為他會推開自己,以為他會羞紅著臉的點頭答應...

這是比達用行動表示他願意嗎?他接受了嗎?

(等等…這…有點奇怪…!竟然主動這樣…比達應該不會這樣啊…)

悟空已經肯定了比達現在的心情,但總覺得比達的反應實在有點奇怪。

悟空從來沒和男人做過的經驗,其實要怎樣做也只是大概知道,腦海浮現過的,想像過的,就是應該跟和女人做差不多吧?但就是再遲鈍,也懂得比達剛剛的動作是什麼意思。悟空領會到後是高興也來不及,立即就激動的抱住了王子。

但激動還激動,比起任何事情,悟空更在乎的是懷中男人的心情。

對,這樣主動地用身體回應悟空的慾望實在不像平時的比達,完全不像。尤其比達一直以來都對他們之間的身體接觸都非常抗拒,而對悟空來講,比達會有這樣的行為也是能理解的。畢竟,曾經被男人侵犯所受的傷害及屈辱,要忘記是談何容易?

(那麼…剛剛比達的…難道…也是…因為…過去的…)

一瞬間,悟空突然明白了剛剛比達那個動作的含義...

是菲利,一定是那怪物...讓比達都這樣做,每次都這樣...

然後變成了習慣,習慣要做的話,自然就要背對的跪趴著,主動迎合...

「比達…比達…」

充滿憐愛地喚著愛人的名字,緊擁著比達細小卻强壯的身體,感覺到他身體顫抖著...悟空記得之前曾經遇到過類似的情況,當時急切想安撫王子心中的不安,就開始試探的輕掃著他的背,結果漸漸的王子的呼吸穩定下來,身體也慢慢的放鬆了...想著,悟空於是學著之前那樣,溫柔地用手掃著他的背。

這次,今天這樣的情況,對王子一樣有效。

感覺到比達的身體放鬆了一些,悟空在王子的唇上輕親了一下。

本來掃著王子背部的手緩緩滑下,來到王子的臀部...

好不容易放鬆了的身體,突然感覺到悟空的大手摸到自己後面,立即又緊張起來。

悟空的手,隔著衣物來回撫摸著比達結實性感的臀部。另一隻手環抱著王子的柔軟的細腰,讓他們的身體緊貼在一起,讓比達確確實實的感覺著抱著他的人,是專屬於他的格古洛。

舐舔著比達敏感的耳垂,悟空的手從後面褲頭伸進去,隔著內褲輕輕的用中指頂著王子的小穴。只是放在那邊不動,沒有加重力度,沒有磨蹭,只是靜靜的按著。

充滿慾情的望著躺在自己身下的比達,悟空咬著下唇。

(很想進去…比達的裡面…我…我要他…!)

悟空努力忍耐著,不管有多想要身下的男人,他也不能急。

即使剛剛已確認了比達的心情,但這是他們的第一次,他希望比達明白他們之間的性愛,跟以前發生過在他身上的性侵犯是完全兩回事。他希望比達可以真真正正的,完全相信他。相信他只會痛惜他,愛護他。即使知道了他的過去,相信他對王子依然又敬又愛。

「比達…答應我,你只想著我…你只要想著我…」

「格古洛…」

說什麼只要想著他?為什麼要用這樣哀怨的眼神對著自己說?當比達正要思考著抱著自己的男人說這些話的意思時,猛然感覺到男人的手指已慢慢的探進了自己的秘穴...

「啊…!」

內部被另一個男人侵入的痛感,令比達不適的弓起身子,腦中一片空白,內心喊著不要,但他咬緊牙關,忍耐著。因為他已經接受了悟空,剛剛也明白的讓悟空知道,他會讓悟空做,怎能剛開始就喊停?

「比達…」

悟空看著比達痛苦的表情,弓起了的背,猛地輕顫著的身子,猶疑著該不該立即抽出手指。但心知比達似乎是在忍耐著,嘗試著接受自己。悟空心中一陣激動,於是試著探入第二根手指,稍微的撐開王子的小穴,手指頭繞轉著,卻無意的,觸碰著王子裡面的敏感點...

感覺到悟空的手指在自己裡面溫柔地括搔著,一種以前沒有過的,一股甜甜的酥麻感,像要把身體都溶解的感覺立即竄上了背脊。

「啊…啊啊…格……格古洛…嗯…」
好令人焦躁的感覺,很陌生,所以很辛苦。比達緊閉雙目,皺著眉頭。

當然,比達對這些入侵並不陌生,陌生的是現在自己的感覺。以前菲利對自己做著這種事時,他只感到無比的討厭和屈辱。但現在悟空做著同樣的事情,比達竟然沒感到討厭,也沒感到任何的屈辱,甚至是...有點兒舒服?

(比達…答應我,你只想著我…你只要想著我…)

此刻想到悟空的說話,對,現在抱著自己的男人是格古洛,想別人做甚麼?只想著格古洛就夠!

緊抓著悟空的衣服,把悟空拉向自己,讓他們的身體更緊貼著。

悟空也收緊臂彎,緊擁著比達柔軟的身軀。比達給悟空的反應幾乎是一種挑逗,即使比達並非故意,但看在悟空眼裡,即使是小小的一個動作和反應,對悟空都是致命的誘惑。知道自己做對了,悟空手指的動作繼續保持著緩慢,溫柔的來回抽送,接二連三的成功挑動著比達的敏感點。

「啊…啊…嗯啊…這…這裏…這裏…嗯…嗯…」

「這裏…?是這裏嗎?」

悟空手指拔出,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退去,然後重新壓上比達。

「吶…比達…我想進去…讓我進去吧…」

一邊在王子耳邊低語著,手已經一邊在慢慢的退去王子下身的遮閉。

悟空的動作保持緩慢,好讓比達能有足夠的時間做反應。要想阻止我就只有現在了,悟空這樣想著,即使他不會對比達硬上,但到了這個地步,他已經沒自信可以說停就停...

而悟空也沒打算等著比達的回答。獲得比達的默許,悟空一隻手抱起比達的細腰,另一隻手扳開比達的雙腿,滑進他兩腿之間,把自己期待已久的慾望抵住比達後面已為迎接下一瞬間的緊張而充份預備好的入口,慢慢的向著裡面頂進去...

「啊…!啊……」

悟空的分身進佔了比達的瞬間,比達不由得叫了出來。

鮮明感覺到悟空的火熱正在一點一點的向著自己最私密的深處頂入,幾乎感覺到悟空在自己的內壁包圍下的鼓動。比達倒抽一口氣,雙手緊抓著床單,雙腿也為迎合悟空而顫抖著的稍微提起,讓悟空更容易的進出,把自己完全交給悟空...

「比達…比達…」

被王子狹小溫熱的內壁包裹著,悟空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絕頂快感...

二人結合在一起的部分很熱,悟空俯低身子,雙手捉起比達抓住床單的雙手,環到自己的頸子上,讓他們的身體緊緊的抱在一起。然後輕吻著比達的柔軟雙唇,把王子柔弱的輕吟都納入口中,吸吮著他的唇舌,品嚐著他的甜美...

「嗯…嗯…」

近乎淫靡的接吻聲充斥著房間,刺激著悟空的所有感官細胞...

王子的體溫,王子的溫熱氣息,王子的柔弱輕吟,王子嫵媚的體態...

悟空只感覺一陣陣的暈眩,知道自己快點極限了。現在,他現在就要要了王子。

於是,悟空把埋在比達裡面的火熱稍微退出,再輕輕頂入...

悟空只是試探性的進出了一下,留意著比達的表情反應,只見他緊緊地抿住嘴唇,皺起臉,承受著異物入侵體內,似乎是非常難過...

悟空皺著眉頭,可是他已經不能停下來...抱著比達籤腰的手稍微提起,然後再抱緊,微微的換了一個角度,然後再重複剛剛的動作,退出一點,再輕輕的頂到比達蜜穴的深處...

「啊啊…格…啊…」

聽到比達自喉間嗌出的輕吟,眉間明顯放鬆了,臉頰的紅暈更見明顯外,連耳根都紅通通的。知道自己成功的頂到比達裡面的敏感點,悟空急不及待就想要動起來。

把王子的細腰緊抱著,正要動起來時,發覺貼在他腹肌上,比達已勃起的分身...

伸手過去要握住王子的分身,但剛剛碰到,就立即被比達阻止了。

「不要…」

微弱的聲線,聽起來雖然沒啥說服力,但也確實是擋住了悟空的手...

這次,已經情慾勃發的悟空沒多想,也沒停止動作。

固定了比達的腰身,慢慢地,開始本能的節奏...

被王子那柔嫩又緊窒的內壁包圍,耳邊聽著王子甜美的吟哦,悟空只感到無比的興奮及快感。他自信以為自己可以慢慢的忍耐著,他們之間的第一次可以讓比達感到舒服,但到了床上,赤裸相擁,才發覺原來自己身體對懷中戀人的渴求是這麼大。

輕呼著王子的名字,一邊舐吻著王子,一隻手一邊搓揉著他結實的胸膛...

跟隨著本能的慾望,悟空稍微加速了下身的抽送,進佔著王子的所有...

「格…啊…格古…洛…啊…」

呼喊著悟空的撒亞人名字,像是要確定現在抱著自己的人是格古洛。

身體異常的燙滾,感受到一種幾乎是超越疼痛的感覺,像是要與他過去的經歷重疊著。比達不自覺地抱緊著壓住自己的男人,火熱的體溫,溫柔的話語,熾熱的吐息,熟識的親吻,確切的告訴著比達一個現實,現在佔有著他的人不是別人,是悟空,是他的格古洛...

放下身份,放下自尊,比達收緊雙臂,緊緊的摟住眼前的男人,為他張開身體...

「比達…嗯…比達…」

比達的回應,對悟空來講是無比的鼓勵,也是最強力的催情藥。沈迷在激情中,悟空腰身的擺動也漸催狂野。忘情地擺動著腰身,跟隨著本能滿足著原始的慾望。一次又一次的律動,進佔著王子美好的所有...

「比…比達…嗯嗯…比達…你好棒…」

「嗯嗯…格…古洛…啊啊…」

不久,比達感覺到被貫穿的部份產生燃燒似的炙熱感,一股濕熱的暖流自內部流出,溫熱黏性的白濁液體凝成水狀自私處往下滑落...

「嗯…比達…我最愛你…」

眷戀著因剛剛激烈摩擦撞擊而變得更柔軟及炙熱的內壁,悟空已釋放了情慾的分身依然埋在比達的小穴,在比達那被汗水濡濕了的臉頰上溫柔地落下細細的吻雨...

凝望著比達因激情過後而顯得有點迷糊的眼神,泛著紅暈的臉頰,悟空用手背輕輕撫摸...

「比達…你還好嗎?」
悟空小心問著,知道剛剛的自己確實有點忘情...
「有沒有哪裏覺得…不舒服…?」

問這些廢話做什麼?比達羞紅了臉,別過臉,不知道要怎樣回答。

突然,下身隱隱的傳來一陣刺痛,不禁讓比達悶哼了一聲。

「啊…!」

看見比達突然皺起臉,才意識到自己剛發泄完的分身竟然又要開始充血膨脹了!趕忙狼狽地把兇器拔出,悟空可不想被比達看成是個做完一次還不滿足的大色狼。真是太奇怪,以前從來都不曾發生過,別說自己對性愛從來沒什麼特別渴求,即使偶爾的自慰,一次就沒了。

而事實是,悟空確實想繼續,想多做一次。

(欸…怎麼會這樣的?我真是糟糕……太糟糕了…!)

「對不起…我…呃…」

只見比達沒甚表情變化,撐起上半身坐起來,把剛剛一直被拉到胸部以上的內衣穿好,把睡衣中間的鈕扣扣回去,明顯的告訴眼前的男人,夠了,到此為止。但悟空重視的並不是是否能繼續多做一次,而是比達現在的心情。但見比達似乎沒有生氣,悟空才鬆了一口氣。

然後,他的眼睛留意到比達還未釋放的分身...

對了,剛剛想去握住他,只單純的想讓他可以舒服,讓他可以解放,但卻很快就被比達阻止了,而且是第二次阻止。當時悟空沒多想,心裡只充滿著對比達佔有的慾望,要是比達不要他幫他弄那就罷了,反正當時比達沒反對他進去他裡面就夠了...

悟空臉紅了一下,覺得怎麼自己簡直像頭色中餓鬼一樣?

比達也留意到悟空的眼睛停留在自己挺立的分身上...

快速找回內褲穿好,雙腳下了床,抓起被丟了在地上的睡褲,一邊穿著,一邊背對著悟空說:
「我…我去沖身…」

然後,快步走向浴室,把門鎖上,留下悟空一人在床上。

(唉…他在想甚麼呢?好像有點不高興…但又不像在生氣…)

悟空搔著頭,望著凌亂的床單和自己充滿汗水的身體。

我也去沖沖身吧!想著,就回到自己房間的浴室沖洗。

讓熱水沖灑到自己身上,比達看著自己依然挺立的分身,顫抖著的雙手過去輕輕的握住,然後上下搓揉著莖身。只是輕輕的搓了幾下,已經在自己手中宣泄...

(為甚麼…甚麼時候…?變成這樣了…?我…我和格古洛…)

突然,一把尖鋭的聲音在比達耳邊響起...

(比達,記得我教過你的嗎?你該不會已經忘記了吧?)

菲利?比達雙手掩耳,他知道這不可能是菲利,他死了很久了!

(比達~乖孩子~我說你是不是已經忘記我教過你的東西了?真教人傷心捏~)

是幻覺...幻覺!比達努力的說服自己。而下一刻,比達像感覺到有一雙無形的手捉起了他的手,任由那只冰冷的手帶領著自己顫抖著的手向下滑落,到了小腹,再落到下體...

(剛剛那個孫悟空在你裡面射了,不弄出來,你會很難過的喔~)

不...這是幻覺!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我叮囑過你,每次都要弄出來~你應該還記得吧?要怎樣做,你還記得吧?)

對,比達不可能忘記。每次被侵犯過後,他都習慣要把他的髒東西弄出來。這個所謂習慣,在比達還是小孩的時候,菲利已教曉了他這樣做...

比達手指來到後面的入口,純熟地把手指插了進去...

(對~好孩子~就是這樣,做得好,你做得好好~)

然後,一股溫熱黏性的白濁液體自內部流出,經過大腿落到地面,然後被水沖散而去...

(呵呵呵~做得好。比達真是個好孩子~呵呵呵~)

明明是格古洛的,這都是格古洛的東西,剛剛抱了自己的男人也是是格古洛,但為甚麼事後感覺會是這麼討厭?為甚麼一直想起發生在過去的不快經歷?還會想著被菲利强暴後要做的事情?努力讓自己不要被過去的記憶蒙蔽了自己,但身體卻一直抗拒著...

剛剛還一直要自己喊著格古洛的名字,但到了最後他還是擺脫不了過去的影子...

分不清是自花灑灑出的熱水還是淚水,比達不爭氣的在抽泣...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