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花道x流川] 我們未完的故事 (2)

[花道x流川] 我們未完的故事 (2)

第二天,地區初賽的第一場比賽終於要開始了,流川右手明顯的纏上了紗布,宮城和彩子細心問過,但流川當然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簡單的說是自己不小心在家弄傷的。櫻木多少有點心虛,但流川根本不把人家的關心當作是一回事,他也沒必要枉作小人,反正人家也不領情!

櫻木今天 盤算著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他今天比賽的目標。首先不能犯滿離場,然後就是得分要比流川高。

「天降大任於天才,你們就等著瞧吧!」

但比賽後五分鐘,櫻木已因為犯規兩次而被換下場休息了。

「老頭子這算什麼,才剛開始就換走我這天才,湘北是不想贏了嗎?」

「快住手!櫻木花道!」

彩子用她的扇子往不斷拍打安西老師下巴的櫻木頭上一拍,阻止了櫻木的無禮行為。

「彩子,你快勸老頭子把我換回去啊!」

「櫻木同學,你要聽老師的指令啊。」

「嗚…晴子同學…。」

晴子的說話對櫻木來說就是較有說服力,但五分鐘已經拿了兩次犯規,就是晴子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鼓勵或者安撫櫻木了…

「櫻木同學,先坐下吧。」

「我不要坐在這裡,我要下場比賽啊!」

櫻木一邊抱怨,一邊還是乖乖的在安西身邊坐下來。

「櫻木同學,留心看著角田同學。」

「什麼?你叫我這個天才看著那個沒用的阿角做什麼?!」

叫他向大猩猩學習沒問題,叫他向流川學習也心甘情願,但為什麼是阿角?那個一年前還是個超級大後備的阿角!那個單純是填補大猩猩的五號位置的阿角!那個凡人阿角!!

櫻木簡直是氣得又哭又叫,但安西似是已習慣了櫻木的脾氣,只是氣定神閒。

「呵呵,櫻木同學,你看看。」

「哼!」

櫻木心裡尊重安西,雖然心裡極度不願意,眼睛還是看著球場上的角田。

「怎樣呢?」

「什麼怎樣啊?他連球都沒碰過啊!」

櫻木才剛說完,流川一個底線妙傳,把球不偏不倚的傳到無人看管的角田手中。角田輕輕跳起,輕輕鬆鬆就把球放到籃中。

「啊!!對方的防守太鬆懈了!」

「不,是流川同學在被二人聯防下看準了角田同學有空位,然後傳球得分。」

「嗚…是這樣嗎?」

「櫻木同學,留心看清楚接下來角田同學。」

安西指著角田,要櫻木再三留意。只見角田一直死纏著對方的中鋒,即使對方沒有球在手,也是賣力的阻止對方進入籃圈下,而對方的後衛也無法把球輕易傳到籃圈下。

接下來的幾次攻守交替,角田雖然沒碰過球,也沒得分,但他在防守上比誰都賣力。不管對方有沒有拿球,也一直用盡方法把對方的中鋒往籃圈外推,令對方的的中鋒因為身體上的不斷推撞而消耗了不少體力。

然後「嗶!!」的一聲,球證判了對方的進攻犯規。

「好!角田做得好!!」

「一流防守喔!」

櫻木看著各人都在稱讚角田,心裡不好受,但似乎是了解到為何安西要他看角田。

角田在各方面都非常平凡,除了身高外在技術,速度和體力各方面都遠不及櫻木,但角田偏偏就是明白自己在各方面的不足,所以特別在防守上下苦功…

得分能力沒有流川的出眾,籃板球能力也不及櫻木的出色,唯一能被球隊用得著的地方,就是內線的防守能力,儘量減低櫻木和流川在籃底下的負擔。

只有在身高和體格方面有優勝,就更加明白要好好的加以利用。角田在一年生的時候已了解到這點,所以早就在內線防守上不斷苦練好技巧,預備在下一年在赤木引退後能立即填補他的空缺。所以角田今年的成功並非運氣,而是他刻苦鍛煉換回來的。

「明白嗎?櫻木同學。」

櫻木望向安西,等著他接下來的說話。

「即使角田同學沒得分,沒籃板球,也沒有攔截,但要是我們贏了,他卻是功臣。你看對方的中鋒,消耗了大半氣力,但卻是一分也沒拿到,還有兩次的進攻犯規。而且因為角田同學的嚴密及貼身防守,令對方持續焦躁,以致影響到他的集中力。我看,他很快就會被換下場了。」

安西才剛說完,球場上就傳了廣播,對方的六號中鋒被換走了。

「對方的六號是球隊的得分主力之一,沒了他,我們的勝算高很多。」

「是因為阿角的防守吧?」

「櫻木同學,我認為你也做得到。」

這個當然了,去年對著山王工業的肉丸人,櫻木單靠氣力就要他在全國大賽的出道賽吃盡苦頭。證明了論氣力,櫻木絕不輸給任何人。

「這個當然了!!」

「櫻木同學,你一定要明白,籃球講求的是團隊合作。你要認清自己的長處,而每一場要根據對手的打法,調整出一套對策,在得分,防守或是籃板球上幫助球隊得到勝利。每個隊員在球隊中都有他的角色,像角田同學那樣,雖然不能在分數上爭取好成績,但出色的內線防守同樣發揮重要的作用,是湘北隊重要的一員。」

「可是,我是天才啊,要我像阿角那樣只顧防守不是大材小用嗎?」

「呵呵,彩子同學,流川同學今天的得分是多少?」

「嗯~四分。」

嗯?只得四分?即使櫻木不願承認,但流川確實是隊中,不,是神奈川縣內數一數二的得分高手,平均每場拿下接近三十分。現在上半場都快完結了,才取得四分?

「嘿~流川那傢伙是江郎才盡了!他打法給人看穿了,快換我出去拯救球隊吧!」

「彩子同學,流川同學在分紙上的數字,讀出來聽聽。」

「得分四分,籃板球五個,有七次助攻,另外偷球兩次,攔截兩次。」

「七…七次助攻?」

「明白嗎?櫻木同學。你看看。」

目光回到球場上,流川從外線快速切入到禁區,對方三名球員已迅速包圍了他。流川保持著運球,然後轉身背對著兩名防守球員,第三名防守球員正要拍去他的球的時候,流川已把球傳了到外線,而接球的松山,毫不猶疑的投出了三分球。

喔喔喔~~~漂亮的攻勢!內線到外圍的進攻都了不起!

被三人圍攻下都能把球準確無誤地傳出,太厲害了那個十一號!

那個十一號就是去年的那個新人,今年才是個二年生!

觀眾席上喝彩聲不斷,聽得一直坐在後備席的櫻木不是味兒。這些喝彩聲本來是屬於他的啊!只是一個普通的傳球而已,有什麼值得那些人在哇哇亂叫的!

「流川同學的手背上有傷,似乎是影響了他的射球…」

「嗯…」聽到說是因為手上的傷而影響了流川今天的表現,櫻木心虛了一下。

「但即使未能為球隊爭取分數,也能運用他出色的切入能力,令對方的防守瓦解,給隊友製造入球機會…呵呵,第九次助攻要來嚕。」

當櫻木目光回到球場上時,流川帶領著快攻,雙手把球向前一推,一個絕妙的彈地球向前傳到跑在最前面的宮城手中,輕易的上籃得分。

「櫻木同學。」

「什…什麼啊?」

「你明白我要跟你說的嗎?」

安西教練對櫻木就有他特別的一套教學方法。櫻木很聰明,也很自負,要跟他說明一些他不願認同的道理,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要他看到過程。

「比賽場上最重要的是球隊的勝利,不是個別球員的成績…這樣嗎?」

「發揮你擅長的,明白嗎?你知道你擅長的是甚麼嗎?」

「灌籃?」

「不是。」

「集訓射球?」

「是籃板球。」

「哈哈!這個當然是我這個天才所有强項中的超級强項!」

「呵呵~下半場由你替換潮崎,包攬所有進攻及防守籃板球,做得到嗎?」

「哈哈哈!老頭子你是跟誰說話?當然沒問題!天才嘛!」

結果,比賽結束,櫻木的得分有五分,卻拿下驚人的十八個籃板球,其中十一個是進攻籃板,令湘北大勝對手四十分,順利晉級下一輪。

最重要的是,櫻木這次沒有犯滿離場。

「喂!流川,你剛剛是什麼意思?」

「什麼啊?」

「明明可以傳球給我上籃,你卻傳給在外線的松山!」

「大白痴,三分當然比兩分好。」

「什麼?!」見流川答得理所當然,櫻木是更生氣。

「而且就算傳給你,你也不一定能得分。」

這句說話擺明就是要把櫻木的憤怒情緒推向更高,合五人之力勉強拉得住櫻木,但最後還得用上晴子,就只一句說話,就讓櫻木整個人冷靜了下來。

確實,冷靜下來後,櫻木也不能老是為一個進攻而生氣。流川傳球給他三次,而且三次都在籃圈下,他卻只能得分一次,白白浪費了機會。

說起來,今天的流川一直傳球,手真的有那麼痛嗎?

這場比賽中流川起手八次,四次得分,射失的全是跳投。另外罰球命中率達九成的他,竟然是一反常態三球都全射失了。

這不能開玩笑啊,要是有後遺症了怎麼辦?

放學後,櫻木故意在他回家途中等他。

哼!因為多少我有點責任,所以總不能放著他不管的…對!一定是這樣!

櫻木說服著自己,但其實不能不正視的是比起最初,他和流川之間是產生了一種似有如無的引力,互相牽引著。雖然心裡櫻木還是覺得流川很可惡,但對他卻多了一樣以往沒有,也少有與其他人之間會產生的一種所謂的尊重。

流川那種死不認輸,永不放棄的性格,跟櫻木可是同出一竅。只要有了目標,就會勇往直前,永不言休。一旦下定決心,就會立即付諸行動。

他們明顯不同的地方,就是流川那喜怒不形於色的性情…

「喂,流川,你…」

話說到一半,流川似是沒看見也沒聽到櫻木,繼續騎著自行車向前衝。

「這死狐貍,又睡著了?」

櫻木追上去,一邊跑一邊叫,但流川就是繼續沒聽見。

這時,一架車子突然迎面而來,眼看就要跟流川撞上,櫻木立即雙手抱住,把流川從自行車上拉下來。二人同時跌倒在地上,司機也及時煞車,下車來查看櫻木和流川二人。

「喂,你們兩個沒事吧?」

「沒有沒有。」

司機見二人沒事,駕車離開,而流川這時才悠悠醒來。

流川醒來後,發覺自己在某人懷中,抬頭一看,只見櫻木那氣得臉部表情扭曲,全身發抖的像是快要爆發那樣,流川卻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怎麼又是你?」

「什麼是怎麼又是你?你以為這條街是你流川一個人的?騎著車橫衝直撞!」

流川皺了皺眉,怎麼這個人就是煩?老是連珠發炮,他才是以為自己是誰?完全無視櫻木的說話,流川把自行車拿起,重新騎上。

「喂!沒聽見我叫你跟我來嗎?跟我回家去!」

「低能,我回我自己的家。」

「你少廢話,給我坐到後面去。」

把流川推到自行車的後座,真不知道這種在任何情況下都睡得著的人是怎樣生存到那麼久的,正常人哪會連騎車時也睡得著?虧流川還是個運動員!

櫻木本來就打算就是流川不願意,他還是會學上次那樣把他硬拉回家的。但這樣騎著車,流川坐在後面,出乎意料之外的沒有反抗,過了不久,還索性倚在櫻木寬厚的背上睡著了。

櫻木竟然是不受控的一下子紅了臉龐,只抱怨了一句「別在人家背上流口水啊!」,就這樣讓流川一直靠在他背上睡覺直至回到他的公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