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花道x流川]我們未完的故事(3)

[花道x流川]我們未完的故事(3)

到了公寓,流川坐在沙發上,到處張望…

「不用看了,就我一個人而已。」

櫻木拿著藥箱出來,捉起流川的手,用剪刀小心翼翼的把紗布剪開。傷口看上去好像比昨天有小了一點,但傷口附近卻比昨天紅腫。

「喂,你昨晚回家後有折開紗布再上藥嗎?」

「為什麼?」

「……」

很想打人,櫻木真的很想一拳就這樣揍過去那張扑克面上。

「你…在我這裡吃晚飯,然後我現在幫你換藥。」

「為什麼我要在你家吃飯?無聊,我要回家。」

「混蛋流川,你跟我撒什麼嬌,你以為我就很願意給你做飯嗎?」

「那你就省著吧。白痴。」誰要吃。

「給我坐下!」

見流川起來就要走,櫻木立即攔在他面前,雙手在他胸前一推,硬生生的把流川推倒跌回沙發上。流川對櫻木怒目而視,櫻木卻是嚴厲責備。

「你逞什麼強?手明明那麼痛,痛得影響比賽了,還不會好好照顧自己!現在本天才說要負責任了,你竟然還不領情!你以後要是因為這個傷而有什麼後遺症了可別怪我!」

後遺症?流川看了看傷口,還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今天比賽的時候,手背上的傷明顯影響到他的表現,投球的時候就會傳來一陣刺痛。

「給我乖乖坐著等飯吃!」
見流川似乎是明白了自己的苦心,櫻木拿起藥箱,就要幫流川換藥。
「怎會有你這種人,完全不會照顧自己!」

櫻木一邊抱怨,但也細心地換著藥。

換好後,櫻木走進廚房,看有什麼可以立即弄來吃的。

打開雪櫃,拿了幾樣食材出來,櫻木開始在做飯。表面看似專心,但心裡卻是亂成一團糟。

我這個天才,對那只臭狐貍,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這只狐貍是我天才櫻木花道最大的仇人啊!

從開始他們的關係就是這樣,但究竟哪裡有仇,櫻木卻又說不出來。

最初他是鐘情於晴子,但晴子只會迷戀流川,自然而然的櫻木對流川就是非常反感,說穿了就是嫉妒。加上在籃球場上,眾人的目光只會集中在流川一個人身上,什麼湘北的皇牌球員,高校第一,神奈川新人王,更是令櫻木妒火中燒。

抬頭偷瞄一下在客廳的沙發上躺著的流川,又睡著了,他一天究竟要睡幾小時?老是在不適當的場合打瞌睡,像剛剛那樣,要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啊!!不對不對!!我才不是關心他捏!絕對不是!!

「喂,流川,吃飯嚕。」

沒醒來。要是一叫就醒來就不是流川楓了。

櫻木蹲下來,唉,要是胡亂吵醒他,他發起瘋上來可麻煩了。

看著流川的臉發獃…欸,這傢伙睡著時的樣子倒不覺得討厭捏。仔細看這張俘虜了無數少女的臉孔,流川確實長得秀氣俊俏。勾劃的劍眉略顯男性該有的剛陽氣,如絲般的黑髮令他白哲的皮膚更顯蒼白,高挺的鼻樑和薄薄的雙唇令他看起來有難以形容的中性氣質…

最離譜還是這裡…這些長翹而濃密的眼脻毛,像個洋娃娃一樣,任誰都會把目光在他臉上多停留細看吧?可惜的是,這雙眼就只會在球場上才會散發出熾熱的眼神,平時卻總是冷著一張臉,冷峻的神情總是令人難以親近…

像這樣近距離看著流川,櫻木認識他一年多來還是頭一次…

手不其然伸去撫摸著他柔軟的頭髮,然後落到他細膩的臉龐上…

咦??我在幹什麼?

立即把手縮回去,後退幾步,眼睛卻沒離開過依然熟睡的流川。

這…這是什麼感覺?

手很熱…很熱,還有一點點痲痺的感覺,這究竟是…?

啊!!幹!爛掉了!糟糕了!這次我手真的要爛掉了!!

「臭狐貍都是你!快給我醒來啊你!睡夠了吧?」

「嗯…」

好不容易,流川給櫻木的大嗓門吵醒,聞到一陣飯香,也不打算跟櫻木計較。看著他只覺得有點奇怪,臉跟他的頭髮一樣紅得像被火燒那樣是怎樣?還一直在大聲亂叫,煩。

流川吃著櫻木做的炒飯,講真的,味道還挺不錯。

「怎樣?天才炒的飯味道很好吧?」

「不就是雞蛋炒飯。」

「什麼?不然你炒炒看!」

「……你父母呢?」

也不算是隨口問,是真的覺得奇怪為甚麼兩次來,兩次都只有櫻木一個人。而且見他還會做飯,似乎已是習慣了自己一人。但以他現在還是個高中生,至少也該有個監護人吧?

「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離婚了,之後我老爸在我國中三那年突然心臟病發死了…」
櫻木喝了口水,繼續說
「我老媽有了自己的家庭,都很少會來看我。每個月會來給我生活費這樣吧…而且我都叫她不用常常來,反之天才總有辦法照顧自己的。哈哈!」

流川心裡覺得挺意外,但並沒有明顯表現出來。繼續若無其事的吃著飯,本以為整天嘻皮笑臉說自己是天才的人在家是個整天無所事事的大少爺,卻不盡然…

「怎樣?對我這個天才另眼相看了吧?」

「白痴。」

「你!除了白痴,還有大白痴之外,你還會說什麼?你小時候就只會說這兩個字?我這個天才是有名字的,櫻木花道!來,說!說來聽聽!」

「哼…我才不叫人的花名。」

「我說那是我的名字!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名字是大白痴,花名是櫻木花道這樣嗎?」

「不是嗎?」

「你!!!!」

他媽的這臭狐貍是故意惹我生氣的嗎?為什麼他們之間總會變成這樣?剛剛本來是好好的,但又變成是一個火冒三丈,一個氣定神閒的互相針對。

「唉…!」

「嗯?」

見櫻木把就要揮過來的拳頭收了回去,流川帶點意外的看著他。

「為什麼我們總是要吵架?」

「…。」

「你啊,就這麼討厭我嗎?」

「啊?」這是什麼問題?

「我問你啊,就這麼討厭我嗎?」

「這不是廢話嗎?」

「什麼?!」

冷靜啊櫻木花道,冷靜一點。櫻木深呼吸一口氣,嘗試要自己冷靜。說服自己要成熟一些,別跟小狐貍一般見識,大人嘛大人,不跟不成熟的人計較!

「那好,我認真的問你,為什麼就討厭我天才櫻木?」

「……」不理他,為什麼他要答白痴的一個這麼白痴的問題?

「難不成你是嫉妒我天才嗎?哈哈!」對!一定是這樣!

「去死吧你!為什麼你不先問問你自己?」

「我?關我什麼事?我在問你為什麼討厭我!」

「是你先開始的吧?大白痴。」

「我開始的?」

櫻木手摸著下巴,是我先開始?什麼意思?難道說是我惹到他在先嗎?櫻木努力回想著,好像真的是這樣。他們第一次見面是怎樣?好像是在學校天台,本來要去揍死那堀田的,結果卻看見流川把那些高年生揍得人仰馬翻…

然後晴子來了,以為櫻木打了流川,一句「我討厭你~」把櫻木打落萬丈深淵。

「哈哈哈!我記得了,受了天才的鐵頭功沒有倒下去的,你還是唯一一個吶!」

「哼…白痴。」

「這樣吧,我給你頭撞一下,這樣我們就打個和吧!」

「懶得理你。」

「來來來,不用客氣。」

櫻木把他的紅頭對著流川的臉,手指指著自己的頭頂,邀請著流川。

「拿開,你這白痴,誰要撞你的頭。」

「不然你想怎樣?」

「什麼我想怎樣?」

想你這白痴閉嘴!流川已開始覺得不耐煩,怎麼白痴就一直說話,就不能給他安靜個幾分鐘,讓他好好把飯吃完嗎?而且老是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

「我是問你,你要我怎樣你才不再討厭我!」

「啊?」

啊?我在說甚麼?話才剛說出,櫻木才覺不妥。

換句話說,難道我要流川喜歡我嗎?

櫻木立即漲紅了面,雙手抱頭「NOOOO」的哀叫著,我不是這個意思啦!!!!這臭狐狸真是個大笨蛋,老是問這問那的搞得天才都不知道自己說甚麼了。

流川看著櫻木的白痴動作和表情,完全沒聽出櫻木話中是另有意思,只覺得很煩。

「我吃飽了。」離開吧,不然給傳染白痴病。

「喂!!」

櫻木看流川根本沒在意他的說話,心裡鬆了一口氣,但對流川對自己的漫不經心感到介懷。雖然知道這只狐狸心裡除了籃球,還是籃球,然後就是睡覺。

確實,流川除了打籃球就是睡覺。哪有這種人的?

似乎天下間除了籃球和睡覺之外就再沒有東西值得他在意。那些整天喊著口號的流川楓親衛隊,不管是練習還是比賽都會出動為他打氣的,他一眼也沒看過她們一下。

沈默寡言,目無表情,沒見過他笑一次…

除了對著山王工業那個平頭小子,那是唯一的一次。

似乎能令他在意的人,就只有在籃球場上與他同樣出眾的人…像仙道。

哼!天才是不會輸的,總有一天要你這狐狸對本天才刮目相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