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艾奧利亞x穆] 風中陽光 (2)

[艾奧利亞x穆] 風中陽光 (2)

穆在表面上是一個很正常的孩子,與同年齡的孩子無異。

其他孩子也願意主動親近,穆雖然顯得不是很積極,但也並不介意。個別有兩﹑三個孩子見他因為是教皇的弟子而有特別的優待,就會故意針對他,但穆本來性格隨和溫柔,加上得罪教皇弟子是不能開玩笑的,所以暫時都沒吃過什麼苦頭。

而且大部份的孩子都跟他要好,那些看他不順眼的孩子根本不敢說話。

『穆,來一起玩吧!』

其中一個最愛親近穆的孩子是艾奧尼亞。一個古銅色皮膚﹑臉上總會掛著陽光般耀眼的笑容的小男孩走向穆,拖著他的手就要走進去足球場中。

『喂!艾奧尼亞,我們這邊已經有十一人了!』

『啊!夠人了?』
艾奧尼亞望了望穆,他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艾奧尼亞已經幫他決定了。
『穆你玩吧!我在旁邊為你們打氣!』

說完,留下穆在球場中。

『你會足球吧?』
剛剛說話的孩子對穆說。
『很容易的,只可以用腳踢,把球踢進去對方的龍門就可以了。』

穆笑著點了點頭。

『喂!米羅!快點開始吧!』
對方其中有三個小孩顯得不耐煩。

『哼……杜比那班傢伙真討厭!穆啊,你要特別小心他們,他們很奸,會欺負人的。』
米羅知道那幾個人平時就對穆有意見,特別叮囑穆要小心。

『知道了。』
穆又再點頭。

哨子聲一響,比賽開始。

比賽開始才不過十分鐘,穆已經跌了在地上好幾次,幾次都是很巧的杜比那三個孩子在旁邊經過。不是在背後用推的,就是暗中用腳絆倒他。沒有人留意對這些情況,是因為他們都選在球不在穆腳下的時候下手,別說是場上的球員,就是球證也沒有留意到。

除了一個人...

『喂!!!!!!』

艾奧尼亞突然跑進場中,跑到穆身邊,然後從地上扶起他。

『有受傷嗎?』

穆沒有回答,只是報以微笑。

這時艾奧尼亞才看見穆滿臉灰塵,衣服布滿泥濘,左邊膝蓋還擦傷了少許,腫了一塊。

『杜比!你太過份了!!』
艾奧尼亞生氣的指著杜比。

『怎麼?他自己笨手笨腳一直摔關本少爺什麼事?』

『對啊!穆本來就很笨!又不見其他人像他那樣摔得亂七八糟的!』

杜比和另外兩個孩子說風涼話。

『你們別裝了!我在旁邊看得一清二楚,是你們一直耍暗招!』

『我信艾奧尼亞!穆根本沒怎麼碰過球,怎會摔成這個樣子的?』
米羅一邊附和著艾奧尼亞,一邊輕輕拍走穆身上的灰塵。

『你們快道歉!』

其他小孩也跟著艾奧尼亞說,要求杜比他們道歉。

杜比瞄了瞄穆,見他眼泛淚光,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更覺討厭。

『我才不跟愛哭鬼道歉!穆是愛哭鬼!』

『你說什麼?』

艾奧尼亞的拳頭就要揮過去,站在後面的修羅立即上前拉住了他。

『不要衝動啊!艾奧尼亞。』

這時,本來站在杜比身邊的另一個男孩走上前,正要伸手抓住穆的手臂。

『看哪裡受了傷?根本不值得哭喪著臉吧!?』

但那男孩還未接觸到穆,就有一道肉眼看不見的牆把他彈飛了。

『哇--!痛死了!這傢伙是怎麼回事?』

『--怪物……他是妖怪!穆不是人!是妖怪!!』

被彈到跌了在地上的男孩慌忙的在地上抓起一些石子,就要丟向穆--

『穆!小心!』

但全部被艾奧尼亞的身體擋住了。其中一粒較大的石子更擦得艾奧尼亞的頭皮破開流血了,可是艾奧尼亞本身似乎沒察覺到,只管站在穆面前。

『艾奧尼亞!』

『穆,不用怕,我會保護你的!』

說完,面對著杜比三人。

『道歉三次!不准再欺負穆!不准說穆是愛哭鬼!還有,穆不是妖怪!』

『你們幫他?你們全部都是妖怪!!』

艾奧尼亞忍無可忍,揮拳打向杜比。杜比旁邊的兩個男孩也跟著加入戰團,四人就在地上扭作一團。米羅及修羅等人見狀,有些加入幫忙,有些盡力分開打架的人。一瞬間,球場沙塵四起。

『穆,過來,不要接近他們。』
阿布羅迪見穆只站在原地哭泣,便上前把他拉到一邊。

『……都是因為我…』
穆一邊擦著小臉,一邊抽泣。

阿布羅迪見穆把白哲的小臉擦得髒髒的,忍不住拿出自己心愛的繡花手帕,幫穆擦去臉上的眼淚和泥濘。

『不要哭了,看,訓導員要來了……這次慘了~~』

薛安小心地在穆擦傷了的膝蓋上塗藥。

『痛嗎?』

穆忍著痛的搖頭。

『傻孩子。』
薛安摸了摸穆的頭,溫柔的抱起他坐在自己腿上。
『今天的事我聽說了,告訴我,你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

薛安一邊用梭子整理穆的柔軟髮絲,一邊溫柔的問著。穆雖然不擅長把自己真實的感情表現在面上,但他始終還是個孩子,只要開口問他,他還是會儘量表達。

『艾奧尼亞他怎樣了?』

『他啊,受了點傷,跟其他有份打架的孩子一起罰體能練習,現在應該已經回家了吧。』

『為什麼要罰他?』

『穆,無論是什麼理由,聖鬥士都不可以隨便出手打人。聖鬥士的拳頭是為女神及保護人而揮的,這些精神要自小培養。那班孩子是做錯了,全部都要罰。』

『…可是…艾奧尼亞因為保護我而受傷了。』
想到艾奧尼亞為自己而受傷的情景,穆又忍不住落淚了。

『別哭。怎麼了?心裡不舒服嗎?』
薛安連忙用衣袖抹著穆的眼淚。

『嗯……看見他受傷,我心裡很不舒服。』

『穆啊,那大概是因為艾奧尼亞是一個對你十分重要的人,所以你才會覺得心不舒服。』

『啊?』

薛安笑了,自從收養了穆以後,薛安才發現自己可以是一個不錯的父親吧。

『嗯,看見重要的人痛苦,自己也會痛苦。這是人之常情。』

穆似懂非懂的想了一下,伏了在薛安的胸前撒嬌。

『怎麼了?』

『…我不是人。』

『誰說的?』

『我的爸爸媽媽…我週圍的人都這麼說的。』

『可憐的孩子…。』

薛安緊緊的摟住了穆細小的身體。這孩子,骨頭都未長好,就承受著非比尋常的壓力。穆與生俱來的異能力並沒有為他帶來方便,卻只有不幸與排擠。

『聽住,你是人。無論別人怎麼說,你就是人。』

穆在薛安懷中用力的搖頭。他知道他不是,從小就知道他不是人。

『你溫暖的身體就是最好的證據。』

穆仍然是搖著頭。

『我是教皇,我說的算數。知道嗎?』

穆這次沒有搖頭了,無助的捉住薛安的衣服,因為只有薛安闊大的胸膛,才能令他感覺到自己的存在。這世間上,只有薛安可以讓他撒嬌,讓他認識自己。

『乖,別再哭了。睡覺吧,我陪著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