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8)-完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8)-完

捷度每天起來後必去的地方就是格納庫,每一個駕駛員多少都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機體的,捷度也不例外...

『捷度,今天你特別早啊!』
走了過來跟捷度打招呼的是露卡,可能都是同時期加入阿卡瑪的,他和露卡的感情很好,很多事都可以聊。

『啊…早…。』

『……怎麼啦?昨晚沒睡好嗎?』
除了明顯的黑眼圈之外,那無氣無力的聲音也是證據。

『嗯………。』
怎麼可能睡得好?

嘉美尤的說話捷度想了一整晚,大概猜得出嘉美尤已經恢復記憶了吧?就算沒有恢復全部,起碼部份記憶他是重新記起來了。因為嘉美尤那句「喜歡跟木頭人說話」,很明顯是在說他在他失去意識的時候跟他說話的事...

(那麼……我吻過他……他也記得嗎??)

想著,捷度不自覺的臉紅耳赤。他這樣「乘人之危」,嘉美尤一定已經很生氣了...

『捷度?你怎麼了?』
怎麼臉紅紅的?這裡沒有很熱啊!

『露卡,如果你有喜歡的人,你會直接對他說你喜歡他嗎?』
自己已經六神無主,很想聽聽其他人的意見,露卡又是女孩子,問她應該不錯吧?而且露卡比較認真,其他人大概會拿他胡鬧一番吧?

露卡望著捷度,好像是在說「什麼?你有喜歡的人??」。捷度正值青春期,本來有喜歡的對象一點也不出奇,但在阿卡瑪上女性有限,的確有十多位女性的技術和操作人員,但他們的年紀都比捷度大上好幾年的,最年輕那個都比捷度大六年呢!除非捷度在加入阿卡瑪前在木星已經有喜歡的人吧,但是露卡不記得他有提起過啊...

『……你先不要問啊,你答我的問題吧!』
捷度開始有點後悔向細心的露卡問這種問題了...

『嗯……當然會啊……你有喜歡的人嗎?捷度。』
這是露卡最想知道的,究竟是誰?
『在木星認識的?』

『…………』
捷度不答,叫他怎樣答!

捷度雖然不答,但露卡卻已經在努力的思索著答案...
『嗯……不是……你加入阿卡瑪的時候除了跟妹妹道別之外就沒有別人了,不是在木星!……阿卡瑪……不會是我吧?』

『神經病!』
捷度立即反駮道。
『好啦~~~不要再猜啦,當我沒問過吧!』
女人的直覺真不是蓋的,有時真的比新人類的感應力更強!她這樣猜下去恐怖真的會給她猜出來呢!

『不是嗎…?那麼…是在地球嗎…?』
露卡還是不理的繼續猜。

『好啦~~~請你不要再猜了!』
捷度雙手合十的哀求道。

『那好吧,我不八卦也行,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
露卡也不是一個八卦的女生,不過見捷度那麼煩惱就很想幫忙。

『…嗯--』
捷度老實的點頭承認。

『那你告訴對方了嗎?』

捷度今次卻搖頭...他的確有告訴過嘉美尤,但當時他根本不知道嘉美尤有沒有聽見,也許是知道嘉美尤無法聽見自己才有勇氣告訴他吧?想起這點,捷度就覺得自己很沒用...

『為什麼啊?不說出來對方怎麼可能知道?』
露卡果然擺出大姐姐姿態為捷度弟弟分懮。
『錯過了會後悔的喔~』

『可是……我害怕啊!怕他從此以後會討厭我,也怕如果以後發生了什麼意外大家都只會痛苦,也怕我們會沒有結果……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做得好,我沒有信心他會喜歡我……他對我的態度總是無菱兩可……說不定他已經討厭死我了……』
嘉美尤昨晚的說話捷度仍然無法忘記...

『那就放棄她吧!那麼辛苦真是不知所謂!』

『不可以!』
捷度立即說道。
『……我…不可以……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能忘記他……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嘖…你啊,枉為男人,這麼不乾脆!不想放棄就告訴他你喜歡他,沒勇氣告訴他的話就放棄,不是一就是二,何必在這裡自尋煩惱?』

對...是自己沒勇氣告訴嘉美尤...
『但…我不知道他是怎樣想我的…』

『他也不知道吧?這樣有完沒完的你們永遠不會有結果啊!』
露卡見捷度這麼不乾脆反而有點生氣了,畢竟太年少了吧?
『最重要不是他怎麼想,是要把你的想法告訴他啊!喜歡他又不告訴他那你喜歡他來做什麼?既然你可以盲目的喜歡了他,也沒必要想太多,你應該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如何告訴他你喜歡他~~!』

(只有……一件事……?)

『新人類啊,不要想太複雜啊,有時太依賴感覺反而會令你事情簡單的一面喔!愛情啊~~想單純一點好,這樣才享受到喜歡一個人的樂趣啊~~』
露卡說著,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捷度現在平心靜氣的想,真的是最近顧慮太多了吧?既然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就算真的被討厭了又如何?如果嘉美尤真的記起了他偷吻過他又如何?自己的心情不可以不說,付出了的感情想撥了出去的水一樣,不是說要收回來就可以收回來,要是怎樣都不能放棄他,那他現在唯一該做的就是要告訴他自己的心情,嘉美尤對自己是喜歡還是討厭是他之後的決定,也是他以後才該想的事情...

(你喜歡跟一個木頭人說話嗎?)

嘉美尤的說話不其然又在捷度耳邊響起,他現在已經很清楚,他喜歡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嘉美尤,無論他失去意識的時候,還是會說刻薄說話的時候,捷度在乎的只是嘉美尤這個人...

(難道自己只會在他失去思考能力及說話能力的時候才會對他說「喜歡」嗎?難道自己卑鄙得只會在他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擁抱他、親吻他嗎?)

想到這裡...捷度覺得自己實在是混帳極了!

『我明白了,謝謝你!』
明白的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之後,捷度急急的離開了。

『喂!等等啊!』
露卡喊停了捷度。
『你現在又不怕被拒絕了嗎?不怕了嗎?』

『我不會輕易放棄的……我想通了,我現在唯一怕的是會失去他。』

說完,舉步向著嘉美尤的房間跑去了。

『你們見嘉美尤嗎?』

『沒有見過啊,怎麼了?』

捷度到處找,奇怪了,怎麼不在自己房間,又不在格納庫,又不在模擬訓練室,會在哪裡呢?

古華多洛有命令下來要嘉美尤在接到新的通告之前好好休息,不准他去格納庫整理機動戰士,也不准他做任何模擬訓練,照道理他會在房間看書,或者在休息室看電視休息才對,可是捷度就是找遍了他有可能去的地方也找不著他的身影...

(他會在哪裡呢……?)

捷度下意識的向著阿卡瑪最高層的地方步行去,阿卡瑪最頂處的地方是觀星台,在艦橋可以觀察星體和行星等的移動,避免與艦船發生碰撞,在這裡觀星台也可以...

捷度走到門前,打開門,嘉美尤果然就在裡面,用天文望遠鏡觀星。

『捷度?』
嘉美尤很意外捷度會來,其實通常這個時間他都會在,反正沒事幹無聊,這種時候大伙兒都有工作,都沒人來的,嘉美尤大可以獨個兒靜靜的觀星。

『嗯,呃……沒打擾你吧?』
留意著嘉美尤的反應,但似乎他對捷度的出現除了感到有些意外之外就沒其他了...

『沒有啊,我在看星而已,你來做什麼的?』
嘉美尤沒有介意多了一個人在這房間裡,又繼續對向望遠鏡看星。

(做男人就爽快點!而且現在這裡只有我和他……)
『嘉美尤,我、我有話跟你講。』

『嗯?講啊。』
嘉美尤跟捷度說話都還是對著望遠鏡...

這算什麼態度?昨晚被他罵了一頓,第二天又沒事了?總是這樣,捷度根本無法猜測得到嘉美尤的心裡面究竟是想著什麼。但這根本不重要,最重要是告訴他自己的心情,捷度很明白這點。於是,他輕捉住了嘉美尤纖細的手臂。

『我真的有話說,你會聽嗎?』
捷度再說一遍,他一定要確定嘉美尤是認真的在聽。

嘉美尤也終於轉過頭望著捷度,說道︰
『你說吧,我在聽啊。』
有話就說啊,怎麼要捉住人家的手?嘉美尤莫名其妙...

但之後令嘉美尤更莫名其妙的是當他接觸到捷度的眼神,那深情的眼神一下子令嘉美尤的心跳漏了一啪,而且被吸引...

嘉美尤記得這眼神,他在地球曾經接觸過,在那雙眼神的注視下,他可以安然在雙眼主人的懷中入睡...

捷度伸出另一隻手去握著嘉美尤的手,緊緊的握住...

『在地球……我在離開之前對你說的話是真的,在這之後我雖然曾經懷疑過,但我現在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喜歡你---』
捷度咬了咬下唇,接著又說︰
『你記得你還在醫院的時候,我每天都有去看你的啊。我陪你去海邊看海,又陪你走路,你記得嗎?』

對捷度來說,這些都是和嘉美尤一起的記憶,他知道嘉美尤大概想不起來,但他們共有的記憶,捷度希望他們可以共同分享。而且有可能,嘉美尤一直想找回失落了的記憶,就是在病院時的一切...

嘉美尤似是在努力思索的樣子,他腦海的確閃過這些片段,但卻又不真實,感覺十分模糊。現在捷度說出來,似乎又清晰了些...

『抱著我……。』
嘉美尤突然開口輕聲道。

捷度先是愕然,但隨即就張開雙臂,輕輕的擁住了嘉美尤的身子...

二人就這樣靜靜的擁抱著對方好一陣子,誰都沒有說話,聽到的只有對方的呼吸聲,自己的心跳聲,也感受著對方的心跳...

被捷度擁抱著,一段段模糊的片段又再在嘉美尤腦海中閃過。

『捷度……你以前這樣抱過我嗎?』
說著,嘉美尤伸出雙臂圈住了捷度的頸子。

『嘉美尤……』
捷度不覺加重了手臂的力度,緊緊的擁住了懷中人的身子。
『有……就算我離開地球以後,我做夢都希望可以再可以這樣擁抱你。』

捷度輕輕的拉開他與嘉美尤的距離,深情的望進嘉美尤眼中,縱有千言萬語,但卻不知從何說起...

『嘉美尤……你還生我的氣嗎?』

『嗯?』

『……就是……你昨晚對我說的……』

『…我生氣啊,我失去意識的時候什麼都跟我說,但我恢復意識之後你對我都不同了,我以為……我還以為你喜歡的是那個什麼都不會的我……』
說到這裡,嘉美尤的聲音漸漸變得細小了。

『是我錯了,我不敢對你坦白……』
知道嘉美尤誤會了最近,捷度立即緊張起來的解釋道。
『無論你變成怎樣,我對你是不會變的……我是迷茫過,但我現在已經很清楚了,雖然我不知道我喜歡你什麼,但這是我的感覺……你呢?』

捷度靜待著嘉美尤的答案,嘉美尤直望著捷度期待的眼神,一切都還是十分熟識,連同對捷度的感覺...戀愛的感覺也是似曾相識。他以前有愛過他嗎?在自己失去意識的時候似乎有這種感覺,但還是不清晰。而且以當時自己的情況,有可能對捷度有感覺嗎?

嘉美尤在心裡搖了搖頭,不,現在這些並不重要。明明應該失去的記憶卻不完整的殘留著一些,這不是代表著自己在意識上是不能忘記捷度的嗎?

嘉美尤把圈著捷度頸子的雙手放下來,用力的思索著...

(……我喜歡捷度了嗎?)

說不出理由,但只憑著感覺,他喜歡跟捷度一起的感覺,很喜歡跟他在一起...

『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嗎?』
嘉美尤要求承諾。

『會!如果你也在我身邊的話,我絕對不會離開你。』
捷度承諾著嘉美尤,話中有力,是對嘉美尤的承諾,也是對自己的承諾..
『…其實,當我離開地球,要離開你的時候,我很捨不得呢!』

『所以你吻了我嗎?』
嘉美尤腦中突然閃過了這個畫面,他記起了...

『……!!』
捷度無言以對,臉紅紅的抓著頭,承認了。

嘉美尤笑了,這才發覺自己很久沒有這樣幸福的笑過。眼前這個人可以給自己快樂,讓自己幸福吧?當所有親友都離他而去的時候,他變成孤身一人。但從現在開始,捷度會走進他生命,令他不會在孤獨下去...

『我不太記得那種感覺了,你可以再吻我一次嗎?』

捷度看著眼神溫柔的嘉美尤,心中的喜悅盡表露在他歡喜的神情中。

『一次夠嗎?』

話落,捷度把唇貼上嘉美尤的唇,期待已久的吻,期待已久的感情終於有了落處,記憶找不回來不重要,以後他們會創造只屬於他們的記憶。

【完】

-------------------------------

作者的廢話︰

嘿嘿…………我這個拉布主義一定會奉行到底的!!(吶喊)
謝謝你們讀完m(_ _)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