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7)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7)

第二天,當捷度醒來的時候嘉美尤還是睡著的。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捷度也累得睡了過去了,以致現在他們都雙雙的躺在床上,而嘉美尤還是沉睡在捷度懷中的。

當捷度思考著該不該趁他未醒前離開,嘉美尤如扇般的睫毛動了動。

『嗯……』

睡美人要醒過來了。
(怎麼辦?昨晚他們睡在一起啊!該怎樣說是好?)

嘉美尤慢慢的張開眼睛,看見捷度的眼睛正在直望著自己,開始是驚奇,為什麼會睡在捷度懷中的?但很快,他又記起了是自己要抱住捷度的,而且還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想到這裡,嘉美尤的臉一下子燒紅了,不久前還那麼明顯的拒絕了捷度的關心,昨晚卻又要抱住捷度要他陪自己睡了一晚,真不像話!

(啊!對了,是他要抱住我睡的呢。)
『早晨…。』
捷度微笑的說著,儘量保持輕鬆,一邊也等待著嘉美尤的第一個反應。

嘉美尤只是不說話,靜靜的把一直抱住捷度的雙手縮回去。他知道捷度大概是在等待自己的反應,但他現在沒空想這個,更重要的是他為什麼會抱住捷度睡。

他記得是他對捷度「投懷送抱」的,因為就在他昏倒的時候捷度抱過他,那種感覺實在太令他熟識了,熟識得令他感到困惑,所以就忍不住想確認一下,幾乎是出於自然的動作,他抱住了捷度...

嘉美尤坐起身,雙手抱著頭,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零零碎碎的片段,卻又堆砌不出完整的片段令嘉美尤非常痛苦。

『嘉美尤…?』
見嘉美尤痛苦的抱頭,捷度擔心起來了。

(為什麼…?為什麼什麼都記不起來??)
要不就全部忘記,為什麼偏偏只留下一些令他揮之不去的感應?

『你究竟是誰?』
嘉美尤突然望著捷度問道。

『嘉美尤?』
怎麼突然間這樣問?嘉美尤的神情瞬間變得不知所措,似乎對自己的狀況完全搞不懂的樣子,捷度這下也緊張起來了。

『我不要看見你!你走!你走!!』
說著,嘉美尤硬是把捷度從床上推下去,自己卻用被子蓋過頭的倒回床上。

捷度被嘉美尤丟在地上,望著嘉美尤卷縮在被子內捷度不知道他現在可以做些什麼。嘉美尤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激動呢?看他的樣子似乎是精神受到刺激似的,捷度不知道該怎麼辦,唯有跑去找艦上的醫生過來看看嘉美尤。

『為什麼突然會這樣的??』

這是古華多洛和阿姆羅他們得知嘉美尤的情況之後問的第一個問題。本來他們就認為嘉美尤雖然已經完全康復了,但誰都不能擔保纖細的他會不會再「舊病復發」。也因為這樣,艦上的人,尤其古華多洛和阿姆羅都特別留意著嘉美尤的一舉一動,將來也會儘量避免他到外面亂跑讓他有機會認識一些他不應該認識的人...

『阿姆羅,先不要緊張吧,等醫生替他檢查過後就知道了。』
古華多洛其實一樣擔心,但現在光緊張也是無濟於事的。

但捷度比誰都更加擔心,為什麼嘉美尤會突然問自己是誰?他不認識他了嗎?昨晚他們還睡在一起,怎麼突然間他會失憶的?他會康復嗎?

太多問題,太多捷度想不明白的問題,在等待醫生從嘉美尤的房間出來那段時間,捷度像是過了十幾個小時一樣...

過了不知多久,醫生終於出來了。

『醫生,嘉美尤怎麼了?』
見醫生出來了,阿姆羅立即上前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受了刺激吧。』
艦上的醫生和護士一般都是內外科專門,他們對新人類的認識始終沒專科的深入。
『我會把這裡的情況傳過去地球,最快三天內可以有結果,但在這段時間內嘉美尤還是避免上戰場吧。』

『……問題很大嗎?』
古華多洛想再問清楚嘉美尤的情況。

『我們研究給他的腦電波圖,發覺沒什麼問題……是活躍一點,起伏也比較大……我的猜測是因為他有部份記憶並不齊全,所以他會感覺痛苦吧?我猜想問題是不大,但還是以駕駛員的心理狀況為優先吧?』

『這當然,麻煩醫生也跟布拉度艦長解釋一下嘉美尤的情況吧。』

而醫生的猜測似乎也沒錯,古華多洛和阿姆羅進去見嘉美尤的時候,嘉美尤只是看上去不太精神,再加上本身他那彆扭的性格,他根本不想多說話。所以他們都沒有留多久就離開了,這也包括捷度。

他想留下,但他不知道留下來可以跟嘉美尤說些什麼。他甚至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因為剛才,是嘉美尤很激動的推開了自己...

(為什麼突然被討厭呢?)

--嘉美尤的態度永遠讓捷度進退兩難...

可是,捷度知道自己無辦法丟下他不理。他離不開他,他不可以逼自己不去想他,甚至沒有嘗試過不去想他。。。

沒理由的喜歡上,也不會為自己找理由放棄。但為什麼嘉美尤會突然受到刺激?是因為自己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算留在他身邊還是沒用的,說不定還會再刺激他呢...現階段還是讓嘉美尤自己一個比較好吧?

有了這個想法後,捷度終於肯慢慢回到自己房間...

之後幾天,捷度都有意無意的對嘉美尤避而不見。雖然大家都在艦上又是駕駛員,本來真的要避的話是不可能,但嘉美尤根本沒有怎麼踏出他房門外,捷度只是不去看他而已...

從地球的報告回來了,分析過嘉美尤的資料後結論是嘉美尤完全正常,只是一時受了刺激所以表現得有點失常。要避免再發生這種情況的方法是令他恢復那六個月間的記憶,不然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會一直給嘉美尤帶來精神困擾。

『怪了,不記得就不記得了嘛,有什麼大不了?』

就是醫生也無法解釋,那短短六個月根本沒有什麼特別事情發生過在他身上,而他在那段時間可以說是在「昏迷狀態」的,他可以記得些什麼?

但心思細密的古華多洛和阿姆羅很快就聯想到捷度曾經說過在衛星四號發生過的事情。會是那件事嗎?但捷度也已經詳細告訴過嘉美尤,嘉美尤本身也表示過沒印象,而且對這件事還滿不在乎的樣子...

『那究竟他想找回什麼記憶?』

這可能大概連嘉美尤自己本身也不清楚吧?

捷度也無辦法知道自己在嘉美尤心中的感覺,是討厭?還是喜歡?要是討厭,為什麼那晚會自動抱住自己睡?是喜歡的話又為什麼不接受自己的關心,甚至說「不要再見!」這些話?

捷度很想問清楚,但他也知道現在不應該刺激嘉美尤,就照著他說的先不要再去找他吧。

但這樣一來,捷度心中的不安卻是每天在增加...

不安--因為自己的思念無法得到回應,對他的感情也不知該如何傳達。更甚的是在自己無法對這段感情放棄之餘,連嘉美尤的想法他一點都猜不透。

捷度不知道他究竟喜歡嘉美尤什麼,但他認定了這是命運的安排。在他們真正相見之前,他們已經有過了心靈的交流,從那時開始,他對當時在他腦中響起的那聲音的主人已經無法忘記。雖然嘉美尤根本不在乎,也記不起,但捷度卻心中銘記。

最初會覺得自己是對待一個救命恩人般,但慢慢地,關心和照顧已經超出一般朋友的範圍,包括自己內心對嘉美尤的感情...

望了望牆上的鐘,捷度在休息室不知不覺已經坐了整整一個小時了,手中的那杯咖啡已經早喝光了...

嘆了一口氣,站起來,轉過身子,嘉美尤就剛剛站到門前...

『……!!』

捷度幾乎「啊!」一聲的叫出來,剛剛一直在想嘉美尤的事,怎知轉過頭他就在眼前出現。因為有意的避而不見,他們已經好幾天沒有說過話了...

『你是不是應該有話要對我說?』
嘉美尤見捷度不說話,主動問起捷度,但語氣卻毫無溫度可言。

『……有話說?』
這是什麼意思?捷度一時間未能明白。

見捷度這種反應反而令嘉美尤更加生氣,表情一變,生氣的說道︰
『我昏迷的時候你不是很多話的嗎?現在都不會說了嗎?你喜歡跟一個木頭人說話嗎?那你以後不要再跟我說話了!!』

狠狠的丟下了他一廂情願的說話,嘉美尤不讓捷度再說什麼,連反駮的機會都不給,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他這些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