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6)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6)

得到足夠的補給後,阿卡瑪離開了月面基地,向著第八區進發。

嘉美尤很快就適應了在宇宙中的無重力空間,畢竟嘉美尤也是在殖民衛星長大的,無重力對他來說比起要適應地球的重力是容易得多了。可是身體剛康復不久就一直沒有好好休息過,歸隊後十多天的嘉美尤病倒了。

『叫你好好休息你就是不聽,你不明白你剛康復的身體需要好好調理的嗎?你這樣簡直就是白白蹧蹋了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對你的照顧!我和艦長商量過給你休假直至你完全康復為止,如果你再不聽話我們就留你在二號殖民衛星,等你康復後再追上我們。』
古華多洛嚴厲的對坐在床上的嘉美尤說著,但他對嘉美尤的關懷卻是顯然易見。

古華多洛教訓過嘉美尤後,就離開了嘉美尤的房間了。

阿姆羅看著嘉美尤那倔強的神情,知道他沒有領古華多洛的情了。這孩子就是感應力再強,卻還是無法感覺得出人家對他的關心嗎?
『嘉美尤,古華多洛大尉是嚴厲了點,但他說得對,你需要多休息。』

『可是……』

『不要可是了,沒有健康怎樣作戰?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現在你只需要好好休息,你要知道足夠的休息也是一個駕駛員的責任喔!』

阿姆羅說得有道路,嘉美尤也沒有反駮了,而事實是他真的覺得自己手腳無力,頭昏腦脹的,大概真的在發燒了吧?

阿姆羅見嘉美尤表情放輕鬆了,知道他受教了,接著說︰
『剛剛醫生都說你是缺乏休息所以才會病倒的,所以你就安心的好好調理吧。模擬訓練你已經可以停止了,要恢復狀態不是不斷的訓練,而是休息。而且生化模擬器對你的精神有損耗,沒必要再做了。』

嘉美尤歸隊後為求讓自己恢復最佳狀態,差不多每天都做模擬的實戰訓練。雖然布拉度和古華多洛都認為嘉美尤並沒有受到那六個月的空白期影響,但嘉美尤還是堅持著要持續鍛煉,這樣對剛剛康復的嘉美尤的精神和肉體上是有一定程度的損耗的。

『艦上的醫生和護士會跟你定時打針吃藥,不要再任性了。』

『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嘉美尤孩子氣的說著,已經把被子蓋過頭躺了在床上,明顯的告訴阿姆羅他不要再聽大人囉嗦了。

阿姆羅笑了笑,也不再打擾嘉美尤休息了。

等阿姆羅離開後嘉美尤才把頭探出來,他不是孩子氣,也不是任性,他只想做到最好,這有什麼不妥?雖然嘉美尤都同意古華多洛和阿姆羅說的不能熬壞身子,但放著什麼都不做不就等於要告訴艦上的人知道他還是一個病人嗎?

但生病也不是好受,就算不願意也得接納大人的意見了,現在自己除了好好休息調理好身體之外實在不適宜做其他事。他覺得自己現在連站起來都很氣力,就是想去倒杯開水喝也懶得做了。

這時從門外的通話器傳來了捷度的聲音︰
『嘉美尤,是我,捷度,我可以進來嗎?』

嘉美尤按了在床邊的一個按鈕,門就自動打開了。

『沒有打擾你睡覺吧?』
捷度帶著微笑的進來,嘉美尤生病了他不可能不來看的。
『我替護士把藥拿過來了。』

看著捷度拿著一杯清水和藥進來,嘉美尤腦中很自然閃出一個疑問︰
『這些讓護士做就可以了啊,你應該有別的工作吧?』

『沒關係~』
捷度把藥和水遞到嘉美尤面前,溫柔的說著︰
『我應該做的啊。』

『……應該…?』
嘉美尤沒有接過藥丸和水,他可沒有聽說過身為機動戰士的駕駛員有責任照顧另外一個,如果是身為隊長的古華多洛說這些話還說得過去。

接觸到嘉美尤那不解的神情,捷度才意識自己的話是多麼的傻,只是想到就說出來,這樣一來他要解釋就只怕會多說多錯。

--如果「喜歡」也可以這麼簡單說出來的話捷度可能不會那麼煩惱吧?

但沒有急著解釋,裝作沒注意到嘉美尤的眼神,說道︰
『吃吧。』

嘉美尤果然接過藥和水,把藥丸都吞下,但沒有忘記繼續追問。

『為什麼說「應該」?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的?』
嘉美尤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對捷度總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好像認識了很久,但卻又不了解。雖然捷度的名字在他們在月面基地正式見面前就已經聽過,但他們之間那種自然熟識的感覺並不可能單單因為捷度在奧干的名氣。

捷度被問得答不出話來,心用力的跳了一下,嘉美尤沒有忘記嗎?他沒有完全忘記,至少還有一些模糊的感覺殘留在腦海中...

但是,捷度臨離開前對他說過的話,他會記得嗎?

嘉美尤雖然不知道,但捷度擁抱過他身體的那種柔軟觸感他一直未能忘記。他的手是多麼的溫暖,他吐出的氣息是多麼的芳香,他靠著自己身體走路的感覺是多麼的舒服。捷度一直忍耐要自己保持規矩,不可以對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人做出不禮貌的行為,但在他離開之前,他還是不能自制的在嘉美尤額上親吻了一下。

雖然只是輕輕一吻,但捷度沒事就會想起這一吻,細細回味...

但上天的安排,嘉美尤卻沒有這些記憶。令捷度每次想起與嘉美尤一起的情景,甜蜜中總帶些苦...

『捷度?』
嘉美尤不明白捷度為什麼要想得那麼入神,見過就是見過,沒見過就是沒有,這麼簡單的問題也需要那麼懊惱嗎?

捷度回過神,知道嘉美尤在等待自己的答案,於是說道︰
『……其實…,在我們見面之前………你救過我一命。』

『救過你?怎麼說?』
這可令嘉美尤更加摸不著腦袋,他什麼時候救過他?

捷度故作輕鬆的笑了一下,嘉美尤果然是忘記了。捷度把他在四號衛星聽見他聲音的事完完整整的告訴嘉美尤,這根本沒什麼好隱瞞的。

聽捷度說完後,嘉美尤想了一下,然後說︰
『雖然我沒有這件事的記憶,但我救了你不代表你應該要這樣照顧我吧?』

沒想到嘉美尤會說出這麼無情的說話,他雖然不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但卻是那麼難以親近。淡然的神情,冷漠的話語,有著拒人於千里的感覺。然後捷度會發覺他只是表面上跟自己友好,若要再進一步的了解和接近卻像是遙遙長路。究竟以前有多少人可以走進嘉美尤內心?不是古華多洛和阿姆羅,會是那個女孩嗎?

雖然有點兒心灰意冷,但一向態度樂觀的捷度並沒有打算放棄,他想了解他,知道他更多更多...

『照顧你……是我自願的,並不是想為了報恩,別想太多了。』

這個話題就在捷度這句說話下結束...

嘉美尤不知道自己曾經遠距離幫助過捷度,難道對於他們之間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從這件事而起的?總覺得捷度對自己還有隱瞞,他以為他們以前會見過面,沒想到會是更加複雜的心靈溝通,但嘉美尤還是直覺地想到在他到達阿卡瑪前,他們是見過的...

想到累的時候嘉美尤很快就睡著了,到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七小時後的事。睡了這麼久就想下床走走,頭卻痛得像是有針刺著腦袋般痛,他按著額頭,勉強自己站起來了。

『哈囉!嘉美尤!不精神!不精神!』
哈囉在嘉美尤面前一邊彈動一邊說著。

『不用你多事!』
嘉美尤不理哈囉,跨過它便去按門鈕。但才剛按了下去,嘉美尤就感到眼前模糊一片,下一刻他只感覺自己身體慢慢失去氣力,就要向前倒下去了...

到嘉美尤醒過來的時候,他看見捷度坐在他床邊。

『嘉美尤,你沒事吧?』
幸好剛剛捷度就在門口打算進去看看嘉美尤的,他見嘉美尤突然昏倒先是嚇了一跳,醫生檢查過後知道只是吃過藥醒來後有輕微的低血壓,他又勉強要站起來,所以才會突然昏倒。捷度知道沒有什麼大礙後才鬆了一口氣,但還是留下來照顧嘉美尤等他醒來。
『醫生要你好好休息呢,頭有沒有痛?』

嘉美尤沒有立即答捷度的問題,看似有點困難的撐起身子的坐了起來,捷度見狀就扶了一下嘉美尤,幫他豎起枕頭讓他的背可以舒服的靠著坐。

『你先吃了這些藥丸,是醫生吩咐要你醒了之後服用的。』
說著,把已經準備好的白開水連藥丸一起遞到嘉美尤面前。

嘉美尤接過水杯和藥丸,藥丸的份量有三粒,嘉美尤一口氣就吞下了。

捷度見嘉美尤已經把藥丸吞下,也放心下來。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捷度不敢久留,嘉美尤的意思他清楚,似乎不喜歡捷度太照顧他...剛剛在嘉美尤未醒過來之前他就在想應不應該留下來至他睡醒為止,雖然他很想照顧嘉美尤,尤其見他病得那麼辛苦就更加不想離開他。雖然他仍然希望多親近嘉美尤,但既然對方都明顯的表示不需要那樣的照顧,他也不希望因為這樣而被討厭。

『你有事嗎?』
嘉美尤問道。

『呃?沒有啊…』

『那……你可以留下來嗎?』

捷度幾乎不相信自己聽見的事實。捷度還以為嘉美尤不會希望自己留下,但現在他竟然主動邀請,究竟是怎麼回事?

『…捷度?』
見捷度傻傻愣愣的站著,嘉美尤喚了捷度一下。

『啊!……我……可以啊…當然可以。』
捷度緊張的坐在放在嘉美尤床旁邊的椅子上,不知道為何心一直亂跳過不停。
(冷靜啊,捷度……別再緊張啊……。)

嘉美尤不明白為什麼想捷度留下,在他失去意識前他好像是看見捷度出現在自己眼前,然後自己因為身體失去氣力而倒在他懷中。那種感覺,竟然也是似曾相識...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捷度見嘉美尤只是低著頭,表情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緒變化,也沒有意思要跟捷度聊天的樣子,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也沒辦法看得穿他為什麼忽然要自己留下。心裡納悶著為什麼新人類的感應力不包括「讀心術」呢?

(一定要找些話題………)

正當捷度要開口說話的時候,他才發覺嘉美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靠得很近,而下一刻嘉美尤竟然靠了在捷度身上,雙手更加是似有若無的抱住了捷度的腰。

這下更加令捷度不知所措了,嘉美尤竟然自動投懷送抱??

『嘉美尤……你…?』
捷度滿臉通紅,為什麼嘉美尤做的每件事他都不明白的?

嘉美尤並沒有說一句話,他只是靜靜的靠在捷度胸膛上,感覺他身體的溫暖,還有聽著他紊亂的心律,嘉美尤覺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對了……就是這種感覺……令人安心的感覺……)

不知道是藥的效力還是什麼,嘉美尤就這樣安心的在捷度懷中睡著了...

捷度雖然不知道嘉美尤為什麼會突然間倒在自己懷中,只是很自然的輕擁著嘉美尤的身子,直到他聽見嘉美尤平穩的呼吸聲,知道他是睡著了,他還是不希望放手...

(嘉美尤……我這輩子也要喜歡你。)

--就算他們之間有沒有結果,這已經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