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5)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5)

嘉美尤抵達月面基地的第二天,阿西斯果然就向月面發動襲擊。阿卡瑪上所有人都在作戰狀態,當然剛歸隊的嘉美尤也不例外。

在這以前,雖然捷度從來就沒有懷疑過嘉美尤的能力,只是一直沒有親眼見過而已。阿卡瑪上除了古華多洛和阿姆羅之外,還有人可以把機動戰士操控得出神入化的,六個月的空白期並沒有令嘉美尤變得遲鈍。

『嘉美尤,打得不錯呢。』
戰後阿姆羅對嘉美尤稱讚道。

『謝謝,阿姆羅大尉。』

『一點都沒有退步,比我上一次在地球見你的時候進步了很多,不像六個月沒操控機動戰士的樣子呢。』

『阿姆羅大尉也曾經七年沒有開動機動戰士啊,六個月不算什麼呢。』
嘉美尤謙虛的答道。

『怎可以這樣比較?』
古華多洛從另外一邊走過來,
『而且Z的整備還未完成吧?bio sensor也未安裝上去,為什麼要出擊?』

『沒有bio sensor也行,我可以應付。』
嘉美尤堅定的說道,他不要任何人再當他是病人了!

捷度看著他們三人的對話,的確古華多洛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原本布拉度答應讓他出擊,要他擔任支援工作,讓他慢慢再適應實戰。但嘉美尤卻沒有安分,甚至衝得比阿姆羅的位置更加前。

『你去哪裡?』
古華多洛問嘉美尤。
『我回自己房間。』

『更衣後來會議室,戰後會議。』

『……知道了。』

阿姆羅等嘉美尤離開後,問古華多洛︰
『不要太嚴厲了吧?他想休息就讓他自己一個吧。』

『阿姆羅,你不知道,以前我就發覺每次嘉美尤在戰鬥後就會把自己關進房間裡很久都不出來。不知道他自己一個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我怕他精神再出問題。』

古華多洛的意思是多關心嘉美尤的心理狀況。捷度聽著古華多洛的說話,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感情湧上來。古華多洛似乎很了解嘉美尤,他很保護嘉美尤,嘉美尤也很聽他的。捷度想,可能自己是在妒忌吧...

(…我也希望可以更加了解嘉美尤……想知道更多關於他的事,他的一切。)

會議後,嘉美尤並沒有回去自己的房間,而是去了格納庫,當然是為了整理他的愛機了。捷度也一樣去了格納庫,但目的並不是為了他的ZZ,而是嘉美尤。

捷度鼓起勇氣,走到嘉美尤面前。
『嗨!需要幫忙嗎?』

『啊,不用了,bio sensor我裝上去了,我在裝它的driver。』
然後,嘉美尤又在埋頭苦幹的在安裝了。

捷度並沒有就這樣離開,他坐了在嘉美尤身邊,看著他在連著Z駕駛室內的電腦鍵盤上靈活的手指快速的按著,集中精神的模樣原來也是那麼迷人,捷度的視線不願離開。

(他還在生氣嗎?)

望著嘉美尤的側臉,捷度出了神。

從來沒試過這樣望著一個人,甚至沉迷得不肯把視線移開,因為自己從沒試過戀愛的滋味。捷度托著頭,像欣賞一件寶物般看著嘉美尤。以前當嘉美尤還在病院的時候捷度就很喜歡這樣望著嘉美尤,不同的是現在嘉美尤已經康復,一樣的是那張絕美的臉孔依然是那麼賞心悅目。

為什麼一開始就這麼肯定自己是愛上了眼前的人?捷度沒有給自己想過一個理由,甚至認為這是很自然的事。在看見他的第一眼,捷度就被迷住,這是一種最誠實的感覺。

--是這種感覺告訴捷度,他被他吸引了。

『你找我有事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嘉美尤已經吧電腦裝好,看見捷度還在自己身邊就這樣問道。

應該沒有事吧?只是心想著留在嘉美尤身邊就這樣坐了在這裡陪著他。
『呃………你餓嗎?』
或者可以約他去吃飯吧?

『嗯,有一點。去飯堂嗎?』

『到外面好嗎?而且你來了月球都未曾到處走過呢,我們可以順便逛逛吧?』
捷度興奮的說著,這是跟他獨處的好機會呢!

剛剛從戰場回來沒有休息過就跑過來整理高達,把bio sensor裝好好其實已經很累了。但難得捷度好像很想出去逛逛的樣子,而且自己也有很久沒來月球了,當是輕鬆一下也好吧?來了月球都快三天了還未有機會輕鬆過呢!

『嗯…也好的。我先去換衣服。』
總不好穿著奧干的制服到處逛吧?

『我等你吧。』

望著嘉美尤的背影,捷度才想起剛剛他應該問關於昨天他失言的事,但看來嘉美尤已經沒放在心上了吧?不然剛剛他不會那麼爽快就答應自己的,不會已經忘記了吧?

(很率直的個性呢!)

捷度和嘉美尤去了一間不算很名貴,但東西卻很好吃的餐廳吃了一頓豐富的晚餐。從餐廳出來,捷度很高興的嚷著要去到處逛逛當是散步,嘉美尤也不想那麼早就回去阿卡瑪,於是就答應捷度了。

『剛剛那家餐廳你經常去的嗎?』
一邊逛著,嘉美尤突然問道。
『剛剛我見你跟那些侍應生好像很熟的樣子呢。』

『去過幾次呢…跟他們聊得幾句吧?』
捷度微笑著的回答。

『你好像跟誰都很好聊呢…』
嘉美尤倒有點羨慕捷度的開朗個性,對誰都很健談的。

『哈哈……我習慣了,我就是話很多……嘉美尤不會嫌我煩吧?』
其實捷度就留意到了,嘉美尤比較沉默,而且對人眼神也比較冷淡漠然,完全沒有在機動戰士上時的攻擊性。雖然在阿卡瑪上只是短短兩天,但捷度記憶中似乎都不見嘉美尤主動上前跟其他人說話。倒是本來認識他的人跟他好像滿要好的,只是嘉美尤的態度依然表現得比較冷...

『不會呢。多說話的人艦上本來就不少啊,而且你說話多的話我倒舒服,因為我都比較少說話……倒是怕會悶倒你。』

『當然不會啊!我很喜歡跟嘉美尤說話呢!你不嫌我囉哩羅嗦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聽上去好像只是要嘉美尤舒服的說話,但都是捷度的真心說話。
『呃…我……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是什麼?』

捷度抓著頭,鼓起勇氣的說道︰
『昨天的是我很抱歉…我失言了。可是……你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嗎?』

嘉美尤停下腳步,愣著的望著捷度關切的眼神。

『你不說我倒忘記了。』
嘉美尤臉上看不出任何溫度,接著說︰
『算了吧。至於我喜不喜歡自己的名字與你無關吧?』

『我想關心你啊!』
捷度衝口而出,但往往不經思考就說出來的話都是真實的。

捷度意識到自己話中的意思時也是立即唰紅了臉,只是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的,面對吧。

嘉美尤先是一愣,隨即又掛上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謝謝你。』

絕美的笑容,只是卻像夕陽一樣很快又消失了。嘉美尤沒有回答捷度的問題,繼續漫無目的的向前走,捷度只是跟在後面。

『好美的星星……』
嘉美尤抬頭一看,滿天都是星星。

原來他們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港口,從這裡望過去可以望見藍色的地球。

『我喜歡地球,因為地球有海。』
嘉美尤小聲的說著,似是在自言自語。

『………』
捷度記得嘉美尤在未康復的時候很喜歡到病院附近的海邊看著海,一到了海邊,平時那雙沒有焦點的眼睛就會自自然然的望想一望無際的大海。

『醫生和護士他們說我未恢復意識的時候就很喜歡看海,我不太了解,因為在我長大的地方並沒有海,所以有一天我自己跑去海邊坐著看海…結果一坐就是整個下午。』
嘉美尤望著似遠又近的地球幽幽的說著。
『原來我失去意識時的那種感覺不是假的……』

(不是假的?)
捷度聽著嘉美尤說話,在他未恢復意識之前他喜歡的東西,了解過後到現在也一樣喜歡嗎?這種想法不禁令捷度心頭悸動。

『嘉美尤…』

『我不喜歡這個女性化的名字。』
好像沒有聽見捷度的呼喚,嘉美尤逕自說著︰
『怎麼男生被取了一個女性化的名字就不是男人了嗎?我從小就經常被人指著鼻子笑,「嘉美尤」是女生名字又如何?男生不可以叫「嘉美尤」嗎?』
嘉美尤冤屈的神情望向捷度,似乎要求著一個答案。

『沒有這回事!』
捷度不加思索就連忙答道︰
『我覺得「嘉美尤」這名字好聽極了,我覺得你最適合這名字了!……我…我很喜歡這名字啊。』
捷度鼓起了最大的勇氣說著,心跳厲害得連臉頰的皮層都似乎在跳動著。

『謝謝你。』
但嘉美尤只報以一個溫和的微笑。
『你是第二個說喜歡我名字的人。』

明明跟捷度認識的日子那麼淺短,但這些他從來不會輕易對人傾訴的事竟然一股腦兒的說給眼前這個人聽了。記得阿姆羅大尉和古華多洛大尉也曾經問過類似的問題,但嘉美尤只是簡單的敷衍幾句。嘉美尤還是不了解,為什麼對捷度的感覺是那麼熟識?似乎在見面之前就已經認識了?

『……誰是第一個?』
捷度心裡知道,他已經在妒忌那個人了……

『……她不在了……』
嘉美尤望著外面黑暗的宇宙,腦海中又一直零零碎碎的重複著一些令他不快的片段。

捷度感覺得到嘉美尤的悲傷,他甚至有衝動要上前擁抱眼前的人。這裡是在地球以外的宇宙,嘉美尤又近在眼前,那種感覺給捷度就更加強烈。他不知道嘉美尤確實經歷過多少生離死別,但對一個情感脆弱的人來說,一次已經是太殘忍了。

『你現在還是很喜歡她的?』
捷度的語氣不像是一個問題,而是想要從嘉美尤口中確認這事實。

嘉美尤仍然望著星空的點了點頭。

捷度雖然可以感應得到嘉美尤的情緒,但無法知道他心底的想法,只是到現在還可以令嘉美尤產生這麼強烈的悲傷情緒,這個人在嘉美尤心中一定佔了一個很重要的地位...

--「喜歡」這句話,他還可以說出口嗎?

--他又可以保證可以讓嘉美尤快樂起來嗎?還是再一次的傷害?

這就是生在戰火中軍人的命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