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4)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4)

嘉美尤在回到阿卡瑪第一天,就急不及待的去艦庫看他的愛機了。

『在多方面都改進了很多,怎樣?你看看吧!』
阿卡瑪上的機動戰士工程師阿士東說著,Z就是由他和嘉美尤聯合設計開發的。

『資料庫沒有更新吧?』
嘉美尤在控制室內整理著Z的資料庫,都是在他離開前的資料...
『麻煩你給我最新的檔案磁碟讓我輸入Z的資料庫,還有原本的bio sensor系統還在嗎?讓我重新安裝上去吧。』

『……我說嘉美尤啊,你剛剛回來就休息一下吧!這些就算其他人不幫你做我也打算幫你做,我知道你會回來就立即替Z進行改造工程了,你知道嗎?』
阿士東好心的說著,雖然嘉美尤看上去一點都不累。

『我知道,謝謝你呢!』
嘴巴這樣說著,但眼睛卻一直對著電腦...
『但你知道我喜歡親力親為的,這是我的高達啊。』

Z資料庫沒有更新,bio sensor拿掉了他也很快看出來了...

『呵呵……你沒有變呢!』
本來跟其他人一樣,阿士東都擔心就算嘉美尤真的康復還需要一段適應期,但現在他知道他是太小看了他了,還是一樣敏銳,對機動戰士還是那麼熱衷。
『因為之前露卡少尉曾經試著駕駛Z,但bio sensor令她很累啊,所以拿掉了……但後來她沒有再駕駛,我也忘記裝回去呢。』

『哈哈,行啦,我自己裝回去就行了吧?』
Z是自己的專用機,阿士東大概是怕自己會不高興所以先跟他說吧?

『可以啊!你好歹也讓我做一些吧,這是我的工作啊!』

捷度表面上是在整理自己的MS,但眼睛和心思都在嘉美尤身上。在他印象中的嘉美尤,是一個沒感情,沒思想,沒說話能力的人,但現在在他眼前的,是一個會說會笑的少年。臉上豐富的表情令捷度看呆了,嘉美尤的聲音和笑聲聽在捷度耳中竟是無比的震憾,他的一舉一動也很容易就可以牽起心中的情感。

『嘉美尤!你在做什麼?』
突然古華多洛的聲音在另一邊響起。

『古華多洛大尉,阿姆羅大尉。』
在嘉美尤心目中,古華多洛和阿姆羅是永遠他尊敬的前輩。
『我在整理Z啊!』

『你剛剛從地球過來,應該好好休息才是,這裡有阿士東就可以了。』
說話雖然嚴厲,但語氣卻明顯的比平時柔和。

『我不累,我才不要坐著發呆。』
嘉美尤堅持的說道。

阿姆羅又看見嘉美尤那種堅持任性的眼神,心裡也很高興。
『其實今天你應該熟習一下阿卡瑪的環境,現在這艦是從舊阿卡瑪重新改造的新艦,你應該先到處走走,不然這裡隨時都有機會受襲,到時你手忙腳亂就不好了。』

『而且艦上有些人你應該不認識吧?』
古華多洛說完,看見呆站在ZZ前,一直在望著這邊的捷度。
『捷度,你過來一下!』

捷度幾乎聽到自己的心用力的「噗」了一下,有點笨拙的應了一下,緊張的走過去。怎麼突然叫我過去?我沒有心理準備啊!應該說什麼呢?嘉美尤會記得我嗎??

嘉美尤望著正在向這邊走過來的少年,叫捷度的,他應該知道。在新聞紙有他的名字,他是在自己離開後加入的高達駕駛員,是新人類,而且在阿卡瑪表現出色。但嘉美尤對捷度的認識,也是僅只如此而已。

『他叫捷度.阿斯達,是ZZ的駕駛員……你記得他嗎?』
古華多洛突然想起捷度說過他在衛星四號聽過嘉美尤跟他說話,嘉美尤會知道嗎?

『記得什麼?』
似乎是真的不知道了...

不記得?阿姆羅和古華多洛一起望向對方,心裡有著同一個疑問。而另一邊的捷度,則是一副失落的樣子,自己真的不應該有什麼期待吧?

『…嘉美尤,讓捷度帶你走走吧!沒問題吧?捷度。』
古華多洛說道。

『啊……好的,沒問題!』
捷度當然爽快的答應了。

把嘉美尤拜託給捷度後,阿姆羅和古華多洛又回去艦僑了。

捷度現在可是緊張得要死,他也不了解自己怎麼要這麼緊張?他感覺得到自己臉上的熱度一直沒有退,大概現在紅得像一個蘋果吧??

『現在去哪裡呢?』
嘉美尤問。

『啊!』
捷度回過神,想了想,然後說道︰
『不如…下去格納庫看看吧,好嗎?』

『嗯,好啊。』
嘉美尤微笑著回答。

以前就一直盼著嘉美尤的笑顏,就算是一個非常含糊的笑容,只要嘉美尤可以對自己望一眼,笑一個,說一句話,捷度就要高興得昇天了!剛才嘉美尤雖然只是簡單隨意的回捷度一句,捷度也是感動得心花怒放,心頭一熱的。

捷度要努力令自己冷靜,他知道他有衝動要給嘉美尤一個擁抱...

『……跟著我來吧。』

舊阿卡瑪經過改造後是比以前先進多了,可以存放的機體也多了,格納庫看上去更加是一望無際似的。嘉美尤一直看著自己熟識的格納庫,勾起了嘉美尤很多以前在阿卡瑪上的回憶...

『……卡祖的G-Defenser以前是放在這裡的…』
嘉美尤突然停下來,望向現在放著Mk-II的位置說著,
『現在由誰駕駛Mk-II的?』

『就是那位露.露卡少尉,是正規女駕駛員。』
捷度答道。

『……也是女駕駛員嗎……?以前Mk-II的駕駛員是我,後來給了另外一個駕駛員,她也是正規的女駕駛員,我非常尊敬她的。』
嘉美尤帶著淡淡的微笑說著,望著眼前的機動戰士,一下子又經歷了以前與親密戰友一起的快樂與悲痛。
『她叫艾瑪,她對我很好的……但她最後還是在我眼前死去了…』

捷度感覺到自己的心在隱隱作痛,眼裡更凝了一層水氣。就是這種悲傷,他在四號衛星所感受到的強烈悲傷果然就是發自嘉美尤的。現在嘉美尤近在眼前,捷度的感應更為強烈,那種無力感足以令一個正常人完全崩潰。

『…………』
想伸出手觸碰嘉美尤的肩膀,又突然縮回去。究竟他可以做些什麼?怎樣可以安撫他臉上的愁容?怎麼可以安撫他內心的悲痛?

『啊,不好意思呢,說了些奇怪的話。』
嘉美尤收起愁容,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

『不…不會啊……我很高興你會跟我說話呢。』
他希望嘉美尤可以信任他,他要另嘉美尤快樂,他不要再讓嘉美尤一個人熬下去!精神崩壞所帶給嘉美尤的折磨,一次就夠了!

『……嗯,謝謝你。』
嘉美尤再次微笑說著,這次的微笑,卻是發自內心。

嘉美尤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莫名其妙的向捷度說出剛才的那番說話,他總是對捷度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倒像是與一個好朋友重逢的感覺。

(可能因為大家都是新人類,所以會有特別的感應吧??)

『呃……我可以叫你嘉美尤嗎?』
嘉美尤比捷度早一年在阿卡瑪駕駛員高達,但一直沒有正式加入奧干當正規軍人,在奧干或者阿卡瑪都是沒有等級的人。

『可以啊,你是少尉嗎?』

『是的,但還是叫我捷度吧。嘉美尤不打算正式加入奧干嗎?』

『……不想,我不要當軍人。』
嘉美尤答得簡單利落,就是不喜歡當軍人才不願意加入奧干。
『我相信奧干的正義,但我就是不喜歡當軍人。』

(喔?性格很倔呢!)

他們一邊走一邊聊,嘉美尤雖然不算是很健談的人,但從說話中不難發掘到一個人的性格與特點。捷度只知道他對嘉美尤的任何事都有興趣,以往都是由第三者口中認知嘉美尤這個人,但現在活生生的嘉美尤就在他眼前,他要親自認識他。

『你的名字很好聽呢!』
捷度突然說道,
『我覺得嘉美尤這個名字很適合你呢!』

捷度早就這麼覺得,漂亮的名字,漂亮的人。捷度有點不好意思的望向嘉美尤,發現嘉美尤也同樣望著自己。但眼神不一樣了,凌厲的眼神掃向捷度,令捷度居然感到有無形的壓迫感。

『我先回去了。』
嘉美尤冷冷的丟下這個話,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
我說錯了什麼嗎?剛剛的明明是稱讚的說話啊!捷度也莫名其妙了,剛剛一直好好的,怎麼平白無端發脾氣了?

『什麼??你說他的名字好聽????』
第二天一早就聽見杜力斯的大嗓門亂叫。

『怎麼啦,有什麼出奇?難道你們不會這樣覺得的嗎?』
不可能,這麼漂亮的名字不會沒人在嘉美尤面前這樣提過吧?
『我說錯了嗎?我是真的這麼覺得啊!』

『嗯!我也這麼覺得呢~』
在一旁的露卡附和著。

『你們新加入的有所不知囉,嘉美尤的名字是他的死穴啊!』
杜力斯扮大哥的說著。

『死穴??』

捷度和露卡異口同聲的說道,大惑不解的等待著杜力斯的解釋。

『不知道為什麼嘉美尤他不喜歡自己的名字,有一次他在街上無端端出手衝向一個傢伙打過去,原來那個傢伙聽見有人叫嘉美尤的名字,心裡就想著「嘉美尤?以為是女孩子的名字,原來是一個男生啊!」。不知怎的被嘉美尤感應到那傢伙的說話,所以就出手打人了,那傢伙還莫名其妙,心裡話被聽見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奇怪,他名字是真的很好聽啊,怎麼會這麼大反應?』
露卡不明白,就算真的不喜歡也用不著這麼衝動吧?

『誰知道?有時他心情不好的時候連人家喊他名字也惹到他。不過這小子情緒化在阿卡瑪就出了名,看來他的性格還是沒怎麼變。』

捷度聽著杜力斯的說話,心裡想著的不是怎樣令嘉美尤可以原諒自己,也不是正在擔心他與嘉美尤之間以後的相處,而是關心著嘉美尤為何會對自己的名字那麼敏感。

(……的確是很好的名字啊……為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