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3)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3)

『最近你有沒有覺得捷度有點奇怪?』
古華多洛和阿姆羅在休息室閑聊,古華多洛突然這樣問道。

『經常心神恍惚,遊魂太虛,但上到戰場又非常拼命。』
阿姆羅喝下咖啡,想了想又說道︰
『我覺得好象比以前認真很多,拼命很多……應該說是有了決心吧?』

『嗯……從地球回來以後嗎?』
因為前後差別太大,其實也不難發覺。
『他以前總是漫不經心的樣子,布拉度大佐教訓過他好幾次他也沒有太大改善,是在地球體會到些什麼嗎?』

『人類的發源地是地球,捷度一直在宇宙殖民地長大,可能見地球這麼漂亮的星球就愛上了,所以想保護吧?而且他加入奧干都有一段時間了,也該長大了。』

『如果他可以這樣想的話實在是奧干的福氣啊!』
古華多洛深嘆了一口氣,想起了另一個奧干的天才駕駛員...
『失去了嘉美尤這重要的戰力,一直都沒有人補得上…』

『捷度可以做得到的……而且嘉美尤會康復的,你不是一直都這樣想嗎?』
阿姆羅也一直這樣認為,但是自從在地球探望過嘉美尤後,他們已經不敢抱太的期望。現在唯一可以期望的就是奇跡,希望有奇跡出現嘉美尤可以康復。

每次想到嘉美尤,古華多洛就會納悶,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嘉美尤精神崩壞的?在地球集合這麼多腦科專家,甚至從「新人類研究所」調過來的人都無法找出理由,經過多個月來的細心照料竟然也是毫無起色...

斯洛哥是一個很厲害的新人類,但他究竟對嘉美尤做過什麼?

『阿姆羅…如果嘉美尤真的可以復原,他要繼續上戰場嗎?』
古華多洛突然這樣問,這個問題其實也不是今天才想過的了...

『……這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吧?』
也不會是嘉美尤的決定,大家都清楚,這取決於奧干。

『奧干的高層…會放過嘉美尤嗎?』

『布力克斯先生不會輕率處理的,如果真的硬推嘉美尤上戰場,這樣奧干跟阿西斯和以前的自護、泰坦斯等有什麼分別?』

『既然阿姆羅你都這樣說,那我就放心多了!』
古華多洛像舒了一口氣的樣子,應該對布力克斯了解吧?

『怎麼?對布力克斯先生和奧恩先生他們沒信心?』
阿姆羅笑問道。

『利慾昏心啊,如果嘉美尤可以回到奧干的最前線,他將會是重要的戰力……阿西斯集合了舊自護的勢力,這些年來實在發掘了很多人材,而奧干只是地球連邦中分支出來的一股獨立勢力,資金不夠地球連邦龐大,人材技術也不及阿西斯……尤其消滅泰坦斯後奧干已經元氣大傷,阿卡瑪上的正規駕駛員除了我和嘉美尤外全部陣亡,現在阿卡瑪是戰力不足,在前線十分吃力啊……』

『照你這樣說…你是希望嘉美尤回來?』
古華多洛的話是事實,但嘉美尤就算真的可以康復,他適合戰爭嗎?

雖然無可否認嘉美尤是一個出色的駕駛員,但在情感控制方面實在過於脆弱,戰場上的怒與哀令他吃不消。而且嘉美尤的感應能力幾乎是到了過於敏感的地步,在宇宙空間裡,嘉美尤的精神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壓力。

『……這應該由嘉美尤自己來決定。』

在之後的兩個月,宇宙中還是戰爭不斷...

『艦長,是布力克斯先生的通訊。』
負責阿卡瑪的通訊工作的是杜力斯說道。

熒光屏上出現了布力克斯的傳送影像,然後他說道︰
『布拉度大佐,辛苦你們了。』

『是布力克斯先生,但最後7號基地還是保不住了。』
布拉度抱歉的說著。

『不,你們能夠全身而退,單單損失了一隻艦和幾部機動戰士已經算是成功了。7號基地是失去了,但對方損失也十分慘重,我們要向前望,月面基地目前是最重要的。』

『是的,艦隊的航線會向月面基地進發。』

『還有一件事,將會有一個駕駛員加入阿卡瑪。』
布力克斯嘆了一口氣,語氣帶點無奈的說道︰
『你們都熟識的……是嘉美尤.維丹。』

----什麼???

艦僑上所有聽著的每個人都幾乎都是一個表情,嘉美尤要回來阿卡瑪??

『喂,嘉美尤他康復了嗎??』
捷度一向不太懂分尊卑,只是關係到嘉美尤捷度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這個當然!你以為我會讓一個精神崩壞的人上戰場送死嗎?』
布力克斯嚴厲的說著,真是的,這個沒禮貌的小鬼還是沒有變!

『捷度!不許跟布力克斯先生這樣說話!』
古華多洛站到捷度身邊拉住了他的肩膀,接著問道︰
『布力克斯先生,請問這是嘉美尤的意思嗎?』

『是的,我覺得宇宙對他不好,但這是他堅持,我也是沒辦法啦!醫生護士們也有勸過他的,但他是一意孤行……院長遲些會跟你們聯絡的,他會詳細地告訴你們。』

(嘉美尤康復了??嘉美尤會來阿卡瑪??)

捷度聽見嘉美尤的名字,心跳竟然也會跟著加速,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每次在出陣前,捷度的思緒莫名其妙就會飛了過去地球,想的人是嘉美尤,念著的是他的身體及精神狀況。但這種思念的感情並沒有令他在戰鬥中分心,反而加強了他對勝利的渴求,因為他還想見嘉美尤。

捷度曾經多次問過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在意他呢?真的那麼喜歡他嗎?一種連自己也沒辦法解釋的感情,捷度一時間不能完全接受,甚至會有抗拒...

但捷度沒辦法控制的是自己的心,他無法要自己不去想他...

兩天後,院長果然聯絡上阿卡瑪,說明了嘉美尤的情況----

原來在阿卡瑪離開地球後三天,嘉美尤的意識突然恢復。能夠說話,能夠思考,除了因為長時間不肯活動而使他走動有點不便外,跟他在精神崩壞之前沒兩樣。只是他的記憶仍然停留在六個月前那天,其間一切完全空白。然後以後的兩個月間,他很努力的做復健,康復的速度比理論上的快上好幾倍。

『這是院長傳真過來的報告,裡面還有嘉美尤在「模擬實戰」中取得的成績,在最高難度的模式下他把所有機體擊落。對psycho system也能作出快速的腦電波反應,這也證明他的感應能力未有失去。』
布拉度拿著一本厚厚的報告向會議室中的人解釋著。
『身體狀況也沒大礙,所有數據都足以證明嘉美尤有足夠能力應付戰爭。』

『可是這不是太殘忍了嗎?』
露.露卡是阿卡瑪上唯一的女駕駛員。
『才剛剛康復立刻又要上戰場了?』

(六個月空白期……那麼我的事他也忘記了嗎?)
捷度一邊想著,不清楚這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唉,這是嘉美尤堅持的……古華多洛大尉,你怎麼想?』

『……我們不是一直希望有奇跡出現,嘉美尤可以康復的嗎?』
古華多洛頓了頓,各人也相互對望,心裡都同意了古華多洛的說法。
『而且阿卡瑪戰力不足這是事實,如果嘉美尤本身也有這個意願,我們應該歡迎。因為如果他真的如報告的數據所指是完全康復了的話,阿卡瑪絕對需要他。』

一直以嘉美尤的監管人身份照顧著嘉美尤的古華多洛也這樣說,其他人也沒再多加意見,而且古華多洛說的都是事實。

但無論如何,戰場真的適合嘉美尤嗎?誰敢擔保他不會再崩潰?

(為什麼一定要回來??)

捷度一方面希望嘉美尤可以康復,但也不希望他重返阿卡瑪。但嘉美尤畢竟是奧干的駕駛員,返回阿卡瑪似乎又是理所當然的事,只是以人道來說,對嘉美尤是太殘忍了。這種矛盾的想法沒有令捷度迷惑,反而令他更加清楚自己的心情。他是真心關心著嘉美尤的,不單單是「想見」那麼簡單...

每次腦海中浮出嘉美尤那雙無神氣沒焦點的明亮眼睛,還有那張秀麗卻又憔悴的臉,捷度心胸及臉頰都會突然被火燒的一樣滾熱,然後就坐立不安。腦袋被嘉美尤填得滿滿的這種感覺,捷度開始十分抗拒,但慢慢卻是習慣。

很意外以自己的年紀對感情的事竟然也會想得那麼深入,唯一令他猶疑的是他對嘉美尤的感情究竟從何以來?難道真的沒得解釋的?

或許是自己想太多了,但他所見過及認識的嘉美尤是一個不會說話,不會思考,不會走路的人,如果自己是單純因為嘉美尤的外表而想著他,這不是太膚淺了嗎??

(或許見面後,會有答案吧?)

不用三天,阿卡瑪就到達月面基地了。嘉美尤還在地球未出發,但阿卡瑪上及基地上的工作已經夠阿卡瑪上的人忙碌了。

這樣忙碌不停的日子過了幾天,布拉度突然把阿卡瑪上的人都叫到艦僑中。

只見奧干的政要之一,阿卡瑪的幕後支持這奧恩在艦台上,後面還帶著一個男孩--

--他正是嘉美尤。

捷度當然認得在奧恩身後的人,雖然表情不再是沒有溫度,眼神也不再沒有目標,也不再是穿著白色的病人服。在捷度眼前的,是一個穿著藍色奧干軍服的少年,一個令他屏息靜氣的細看的美麗少年...

『我來介紹,他是嘉美尤.維丹,今天起他又再是阿卡瑪的成員了。』
奧恩搭著嘉美尤的肩膀說著。
『大家好好合作,以後就共同作戰了!』

嘉美尤小小的踏前一步,微微彎身,用明亮的聲音說道︰
『嘉美尤.維丹歸隊了,請大家多多指教!』

嘉美尤的聲音令捷度想起數月前在四號衛星所感應到的聲音,是一樣那麼好聽的聲音。就是這聲音指引著他可以準確無誤的擊落敵機,就是這聲音令他第一次嘗到朝思暮想的思念著一個人的滋味...

(…嘉美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