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2)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2)

『護士姐姐妳好~~~~』

『捷度啊,你又來啊?』

『是啊!』

差不多每天,捷度把阿卡瑪上的工作做完後都會來病院探望嘉美尤,風雨不改。有時工作做晚了,他還是會堅持跑過來看看,雖然他知道嘉美尤大概都睡著了,但他還是每天要見過他才安心。

『今天很早呢!阿卡瑪的工作做完了嗎?』

『是啊!嘉美尤要出去走走吧?讓我陪他吧!』

『好好照顧他喔,拜託你啦!』
女看護見捷度一直很熱心照顧嘉美尤,心裡也很高興。

捷度等女看護離開後,走到嘉美尤床前,輕聲說著︰
『嘉美尤,我看你來了,你今天好嗎?』

嘉美尤的反應跟平時一樣,沒反應...

『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捷度很輕易的橫抱起嘉美尤,把他小心的放在輪椅上。
『哈囉,你也來啊!』

『哈囉!哈囉!』
哈囉聽見指令,立即蹦蹦跳的彈到嘉美尤身上,嘉美尤也就雙手抱住它。

捷度就這樣,每天下班後的私人時間都放在嘉美尤身上。嘉美尤從來沒有給他任何回報,甚至是連一個微笑也沒有,捷度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樣無條件的付出照顧他。可能因為嘉美尤曾經救過他一命吧?又或者是自己的同情心吧?

嘉美尤不但擁有一個女孩子的名字,樣貌也像女子般美。尤其現在嘉美尤對身邊的事物毫無反應,捷度更加可以放肆的近距離欣賞著嘉美尤的美貌。

但看著也會心痛,因為他面上毫無溫度...

好冷的眼神,好冷的手,好冷的身體...他的臉色看上去是那麼蒼白,雙眼總是半開著的了無生氣...六個月的深切治療竟然也沒幫助嗎?

『下來走走路吧。』
捷度甩了甩頭,不要再想了,傷感也是無補於事的。
『哈囉,你也下來!』

捷度扶起嘉美尤的身子,一隻手抱著他的肩膀,另外一隻手扶著他的手,一步一步的讓他跟著自己走路。

『嘉美尤加油!嘉美尤加油!』
哈囉在捷度和嘉美尤前面跟著,一邊還替嘉美尤打氣。

捷度近距離的看著嘉美尤俊美秀麗的臉孔,儘管還是一張毫無生氣的表情,但卻又是另一種迷人心神的病弱美。他們距離現在很近,近得只要捷度輕輕把臉靠上去,就可以親得到嘉美尤的臉頰...

『捷度臉紅!捷度臉紅!』
哈囉突然這樣說道。

捷度突然被哈囉說穿,臉反而更加紅了!
『死哈囉!別亂說啊!』
(幸好嘉美尤不會聽懂...應該慶幸吧?)

『捷度生氣!捷度臉紅!捷度害羞!』
哈囉仍然不知死活的在唱。

『可惡!你這爛鐵球別再--』

捷度只管生氣的罵著哈囉,一不留神被草地上的石子絆倒了。嘉美尤是依靠著捷度的身體步行著的,眼看嘉美尤也要跟著捷度一起跌倒,捷度立即以自己的身體當軟枕,保護著嘉美尤。

『你沒事吧?』
捷度緊張的立即坐起身子,也扶起了嘉美尤,上下打量著他,
『怎樣?沒有受傷吧?』

嘉美尤還是沒有給捷度任何反應,只是雙手緊緊的抓著捷度的衣服...

(只是跌了一下就害怕成這個樣子了?)

『嘉美尤,不要怕,我……我會保護你的!』
說著,把嘉美尤緊緊的抱住,一隻手撫摸著他柔軟的頭髮,輕聲說道︰
『不要怕,有我在……不用怕的……』

捷度抱住嘉美尤纖瘦的身子,明顯感覺到他身體的輕顫。捷度愛莫能助,唯有緊擁著嘉美尤,讓他感到一點點安心...

自己剛剛是說要保護嘉美尤,並不是只是要安慰嘉美尤才隨便說出來,捷度可是抱著萬二分認真的態度。他不明白自己是什麼心情,是同情也好,是報恩也好,他已經不可能丟下懷中的人了。

(或者換作是誰,在現在的嘉美尤面前都會產生一種強烈的保護心理吧?)

『捷度---怎麼啦??』
那個女看護從遠處跑過來了。
『嘉美尤怎麼了?你怎麼會抱住他的?』
女看護邊走過來邊問著,她本來是順路過來看看他們的,但卻看見他們兩個抱在一起,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

捷度好象做壞事被發現似的,臉紅通通的解釋道︰
『呃…是這樣的,剛剛我扶著嘉美尤走路,我們不小心被石子絆倒了,他好象很害怕的樣子……所以我……不過我不是有意的!』

『你不用那麼緊張啊,我又沒說你什麼,他現在怎麼了?』
看護見嘉美尤只是一動不動的靠在捷度身上,臉貼著捷度的胸膛看不見有什麼表情,於是靠上前問著。

嘉美尤雙眼閉著,呼吸平穩,看來已經進入睡眠狀態。

『哈!這孩子居然是睡著了!』
看護笑說著。
『很難得呢~~~』

『嗯?怎麼說?』
捷度還是抱著嘉美尤的身子,問道。

『第一次見他在自己房間以外的地方睡著呢!而且雖然說他對任何事物都沒反應,但他要睡覺也一定等護士醫生們都離開了,房間只剩下他一個人的情況下才會安心睡。』
女看護看著嘉美尤那毫無防備的睡臉,笑著說︰
『他看來很喜歡你呢,在你懷中睡著了~』

『啊!妳……妳……妳說…說什麼啊!』
捷度一時間只覺得非常難為情!

『呵呵!我不打擾你們啦!』
說完,真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嘉美尤,喜歡!嘉美尤,喜歡!』
哈囉也學著女看護說話。

『你給我閉嘴!別吵醒嘉美尤!』
捷度看似用力卻又輕聲的罵著哈囉,不覺又把嘉美尤抱得更緊。

望著懷中的人兒,捷度有一種迷失了自己的感覺...

(喜歡……嘉美尤會喜歡我嗎?)

捷度撥弄了一下嘉美尤的髮絲,輕輕的撫著他略嫌冷冰的臉頰。喜歡嗎?連醫生都不肯定嘉美尤現在究竟是有沒有思想的,捷度又怎敢妄想這個可能性?

『喜歡……抱著這種心情的人大概是我吧?』

以後的一個星期,捷度仍然風雨不改的去病院探望嘉美尤,雖然嘉美尤仍舊對任何事都沒有反應,但捷度每天最快樂最輕鬆的時候就是陪著嘉美尤身邊的時間。他只是單方面的付出,沒有期望得到任何回報,如果嘉美尤真的沒有康復的一天,他願意就這樣在他身邊一直照顧著他。

捷度知道這想法已經是超越了同情及報恩的程度了...

他清楚知道他不能永遠在嘉美尤身邊的,戰爭尚未結束,嘉美尤尚未康復,終有一天捷度要回去宇宙,嘉美尤仍然要繼續留在病院休養,他們是會分開的。

--這一天,到底會來臨的...

『啊?捷度,今天很晚呢!』
女看護看見捷度晚飯時間才來,知道大概是阿卡瑪的工作拖延了吧?
『不要聊太久喔,他差不多該睡覺了。』

『啊,好的。』
捷度有點精神恍惚的答道,然後坐在床沿。
『嘉美尤,我來了。』

捷度輕輕的握住了嘉美尤的手,輕聲說︰
『對不起呢,我今天來晚了……』

雖然說聊天,但說話的都只是捷度一個,連嘉美尤聽不聽得懂也是一個問題。但這似乎已經是捷度的習慣,什麼都會跟嘉美尤說,他會不會聽已經不是重要。

『得到在新香港的一個富商幫助,阿卡瑪在地球得到了足夠的補給了……本來那老頭不肯資助奧干的,但還是古華多洛大尉有辦法,說服了那個富商呢!』
捷度說著,好象突然想起了什麼的,從帶來的包包拿出一樣東西。
『對了,我把哈囉需要的電池帶來了,我先幫你換了它吧!』

捷度離開床沿,蹲到地上開始替哈囉換上新的電池。

『這樣我不在的時候哈囉也可以陪你,這電池可以維持三個月呢…哈哈…』
勉強的笑說著,他甚至不敢面對著嘉美尤說再見,他不想離開!
『我會留一個在這,那麼就算這個用完了也有更換的。』

這次不知道會離開多久,更加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活著回來。但他是奧干的軍人,是高達的駕駛員,他一定要離開。

--但是,他捨不得嘉美尤...

記得他要正式加入奧干的時候,要跟妹妹利娜分開,那時也對利娜有不捨的心情,但卻沒有現在這麼強烈,甚至想可能再也回不來相見...

(真是的!說聲再見有何難??)

捷度站起來,把哈囉放好在嘉美尤身邊,捉緊他的雙手。
『嘉美尤……我……我要走了……』

捷度凝視著嘉美尤,看著他的臉,他要好好的記住嘉美尤的臉...越看得久,他就越沉迷,他不想把視線移開,他很想一直就這樣在他身邊照顧他、看著他。還有很多事他想跟嘉美尤一起做,盼著他有康復的一天,可以給自己一個微笑。

『你笑的時候……一定很好看的。』
捷度輕輕的撫上嘉美尤的臉,好好記著這份感觸...
『我會看得到嗎?………我盼得到嗎?』

醫生就告訴過他,嘉美尤現在活像是一個「非昏迷狀態的植物人」,對週圍的事務是不會有反應的,跟他說話他也不知道聽得到還是聽不到,總之就是沒反應。但捷度並沒有因為這樣而不跟嘉美尤說話,反而想就是因為嘉美尤反應才應該多跟他說話,希望可以刺激一下他腦袋令他多活動一下...

但也因為這樣,捷度在嘉美尤面前是毫無隱藏,什麼都會對他說...

捷度按著在床邊的按鈕,把床的上半邊放下來,讓嘉美尤可以躺著。小心的把被子蓋好嘉美尤的身體,稍微用力的握了握嘉美尤的雙手,說道︰
『睡吧…我走了……可以回來的話,我一定再來看你的。』

捷度好好的再凝視著嘉美尤的臉,他會知道捷度說的話嗎?捷度不知道,有可能嘉美尤根本不會認得他,但這並不重要,因為他絕對不會忘記嘉美尤的。

『我很喜歡嘉美尤……很喜歡…』

輕輕的在嘉美尤額上印下一吻,捷度忍痛的離開病房,帶著沉重的心情再次踏上征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