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1)

[捷度x嘉美尤] 想君時 (1)

--終於來到地球了...

『布拉度艦長,我可以放一天假嗎?』
捷度向布拉度申請,他想辛苦了這麼久,拿一天假期不過份吧?

『你有地方去嗎?』
捷度來自木星,又在殖民衛星長大,地球倒是第一次踏足。在地球人眼中,捷度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宇宙人」。布拉度是想,地球對捷度應該十分陌生才對,他自己一個人會有地方想去嗎?
『如果沒有特別的地方要去我倒想你去一個地方呢!』
布拉度想,捷度大概是第一次來到地球,所以才想到處走走吧?捷度就算是高達的專屬駕駛員,他始終只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啊!

『嗯……呃…』
捷度支支吾吾的答不出來,他實在是有地方要去,但又不太好意思說。

『明天我們打算去病院看看嘉美尤,你不是說過很想見見他的嗎?如果你明天沒有特別的地方要去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去吧!阿姆羅和古華多洛都會去的。』

『好!我去!』
捷度本來就是想拿一天假期去病院看嘉美尤的...

捷度從來沒見過嘉美尤,但感覺卻不陌生。首先,他是奧干的皇牌駕駛員,在一年前的戰爭中立下了無數戰功,擊落了的機體少說也有一百部。而且對機動戰士有相當的認識,因為阿士東就告訴過他,Z高達就是嘉美尤從Mk-II設計開發的。

他是新人類,感應能力連阿姆羅和古華多洛都得讚嘆...

但在最後一次戰役中,在他的戰友都死盡死絕的同時,他精神崩壞了。

捷度所聽說的大概就只有這些,在嘉美尤擊敗「the.O」的同時,Z高達完全沒有反應。當把它收回阿卡瑪時,嘉美尤就變了...

他失去了思考能力,失去了語言能力,也失去了活動能力...

--但在這之後,他卻救過捷度。

波雷的離去令捷度感到迷茫,無論高達性能有多好,無論自己如何努力,還是改變不了事實,這種無力感使得捷度幾乎想放棄。在戰鬥中也未能集中,但就在自己快要被擊中的時候,一把聲音在自己腦中響起...

(敵人在後面!)

這把聲音把自己喚回現實,他轉過身,敵人果然就在後面...

(那些令你憤怒的理由,就是你要戰鬥下去的理由!)

是嘉美尤的說話支持著捷度繼續下去,但當他把他在戰鬥中聽到的說話告訴其他人知道的時候,他們似乎也感到驚訝,甚至就是不信!但捷度也沒有怪他們,畢竟嘉美尤的情況阿卡瑪中的所有人都清楚。

(嘉美尤他人在地球休養,精神崩壞了,他怎麼可能在那麼遠的地方正確的告訴你敵人的位置?你太累啦!)

幾乎大部分人都這樣同他說,但捷度本身卻不以為然。雖然真的有點令人難以相信,他也未聽過嘉美尤的聲音,但捷度卻堅信不移那就是嘉美尤。

阿卡瑪上,只有兩個人相信捷度的想法,那就是阿姆羅和古華多洛。

大概同樣是新人類,所以可以了解吧?新人類不能跟普通人相提並論,有很多事是舊人類無法理解,所以他們會抱著不相信的態度...

捷度記得阿姆羅曾經同他講過,他以前認識一個新人類女子,雖然她已經死去多年,但偶爾還會感覺到她的存在,甚至會有心靈溝通。捷度記得,那個女子好象是叫作娜拉,是自護的新人類駕駛員,也因為這個女子,阿姆羅和古華多洛結下了一些恩怨...

捷度雖然不太了解中間的過節,但阿姆羅的話更加支持了自己也不能解釋的想法。

因為,捷度很明顯的感覺到嘉美尤心中的悲傷...

自那次以後,捷度就很渴望可以見見嘉美尤,若不是嘉美尤,他大概已經死在四號衛星了。很想親身說一聲多謝,很想了解他,很想幫他...很想幫他康復過來...

--很想可以快點見到他...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明天了。

『原來是布拉度艦長,怎麼來之前不先通知一聲呢?』

『不想麻煩院長呢!對了,我們想見見嘉美尤,他好嗎?』

『他啊…這個時候應該在花園呢!請你們跟我來,我們邊走邊說吧。』
院長把布拉度等人領著走,一邊說著︰
『嘉美尤自從進來之後我們都很用心照料著他,可是他就是一點起色也沒有。我們幾個腦部專家替他做了多次腦部掃描,研究了很久,都沒發現他腦部究竟是受過什麼傷害,只是單純對外來的刺激沒有任何反應。』

聽到院長這樣說,四人都同時露出失望又無奈的神色。

『能說話嗎?能走動嗎?』
古華多洛問道。

『唉……沒有說過一句話。我們發覺他的手腳是能動的,但他根本沒有意識……唉,我們只能硬要他做一些簡單的動作讓他運動一下身體了。』
院長搖著頭說著,語氣中帶著相當的無奈...

捷度聽著院長的說話,心裡有說不出的難過。就以現在的先進科技,也對嘉美尤的情況束手無策,難道就這樣平白無端把一個少年的一生毀去嗎?這就是戰爭嗎?

捷度把他聽到嘉美尤的聲音告訴院長,那個院長嘆一口氣,說︰
『新人類真是匪夷所思……以我們有限的知識,只有盡力而為了。』

『啊,拜託院長了。』

終於出到外面了,這醫院建造在海邊,的確是一個休養的好地方。

『各位,嘉美尤就在前面。』

捷度望著院長指著的方向,看見一個藍色短髮的少年坐在輪椅上,面向著海。在他旁邊站著一個女看護,大概是負責照顧嘉美尤的護士吧?捷度這時竟然緊張起來,心跳還莫名其妙的加速。他按著胸口,企圖要自己冷靜。

(笨蛋啊~~有什麼好緊張的?)

捷度一步步的慢慢接近了,他的眼睛沒有離開過坐在輪椅上的少年,直至他站在那少年的面前,看見他的臉...

『………』
捷度看傻了眼,在他眼前的人很漂亮,瞬間還以為他是一個女孩兒...

過了很久,大家就只是一直看著嘉美尤,留意著他有沒有反應或者表情變化。大伙人出現在他面前,他卻是沒有半點反應,眼神呆滯的似是望著那無邊無際的海灘,似乎對身邊發生的事毫不發覺。

『嘉美尤?』
古華多洛蹲下身子,輕聲喚著。
『嘉美尤,是我,古華多洛大尉,記得嗎?』

『………』

古華多洛是嘉美尤很尊敬的前輩,而古華多洛也像疼弟弟般保護著嘉美尤。古華多洛看著他成長,從發現他是新人類開始到他精神崩壞,見著他從一個出色的駕駛員變成一個連說話都不會的人,他現在的心情不是一個「痛」字可以形容。

而捷度,他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過嘉美尤...

阿姆羅見嘉美尤沒反應,於是從背包中拿出預備好的東西...
『嘉美尤,你看這是什麼?』

是「哈囉」,這本來是阿姆羅年少時的玩具,後來被嘉美尤撿回去,加入新的程式,它除了可以認得出阿姆羅之外,也有能力分辨出嘉美尤了。

阿姆羅開動哈囉在後面的機關,哈囉果然就認得出眼前的人了。哈囉一邊上下的彈動著,一邊用著那獨特又奇怪的發音放著︰
『嘉美尤!嘉美尤!你好!你好!嘉美尤!哈囉!』

大家只是留意著嘉美尤的反應...

嘉美尤如扇子般的睫毛動了動,慢慢的低下頭望著那個在地上彈來彈去的玩意兒,然後有點笨拙的把手遞出去,想去接觸...

眾人都面露喜色,阿姆羅正要上前把哈囉遞給他,古華多洛卻阻止,
『不,阿姆羅,讓他自己去拿吧,他做得到的。』

捷度本來想過去扶著他的,但聽古華多洛這樣說,他也不得不同意。他就這樣看著嘉美尤,那個看上去那麼纖細瘦弱的身子,身心究竟承受過多少創傷以致他現在精神崩壞,再也站不起來?

嘉美尤臉上還是冷冰冰的沒有表情,但眼神不再是之前的那樣沒有焦點。他的精神似乎都集中在哈囉上,對站在他身邊的人始終一直沒有留意到。但哈囉距離嘉美尤是有一些距離,嘉美尤是儘量把手伸出去還是沒有碰到它,於是他一隻腳踏到地面,用力把自己的身子撐起身,雙臂一張,把哈囉抱入懷中...

但嘉美尤還是太虛弱了,身子根本未站穩,眼看就要向下倒了,捷度一個箭步衝上前,把嘉美尤柔軟的身體擁在懷中,好好的保護著懷中的人不讓他受傷...

『哈哈!夏亞,看見嗎?你還不如一件玩具呢!』
阿姆羅笑說著,看見嘉美尤終於有些反應,本來沉重的心情都有好轉了。

『……哼,小鬼就是小鬼!』
古華多洛也笑了,他還記得嘉美尤很喜歡帶著哈囉在身邊的呢!

『那麼哈囉就留給嘉美尤吧,沒問題吧?院長。』
布拉度想哈囉似乎對嘉美尤有些幫助吧?

『當然可以啊!很難得見他那麼主動想去捉住一件東西呢!』
很明顯,醫生們都用過很多方法吸引嘉美尤的視線,但很多時都是失敗的。

捷度卻只是不發一言,抱著嘉美尤的身子,嘉美尤卻好象還未發覺似的只是目無表情的緊抱住哈囉,靠在捷度身上...

(這種感覺……在四號衛星救了我的人就是他……一定是他!)

---------------------------

注一︰花尤利被我無視了(爆)
注二︰古華多洛沒失蹤,仍在奧干(再爆)
注三︰阿姆羅沒有留在地球,他還是上宇宙了(大核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