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悟空x比達][18禁]過去的影子(30)

[悟空x比達][18禁]過去的影子(30)

幽暗的密室,紊亂的呼吸聲,肉體摩擦的淫穢聲...

「呵呵呵~比達,你總是不夠老實捏~」
從後抱住比達的身軀,菲利啃咬著他的耳垂,一邊輕笑著:
「我都射了兩次了,你的小傢伙才硬起來…」

菲利握住比達的分身,毫不憐惜的用力搓揉著。

「我說…沒見你一陣子,你身體成熟了不少呢~呵呵呵~」
冰冷的手摸著比達厚實的背肌,菲利摸得愛不惜手。
「小時候你這小青蔥還不會變硬,真得非常可愛捏…不過你勃起的時候果然也是絕景捏~」

菲利一邊把玩著比達的陰莖,一邊伸出長舌舔著比達的臉龐。

「你知道當你這裏勃起了,是代表著甚麼嗎?」
菲利一邊輕笑,一邊說著,比達不懂的,他都會慢慢的逐一跟他說,好好調教。
「我有告訴過你的吧?代表你想要我,你知道嗎?你真的很喜歡被男人操誒~」

抓緊比達的籤腰,加速下身的抽送,更猛烈地撞擊著比達內部的最深處...

後面被不斷的猛烈貫穿撞擊,比達只能無力地喘著氣,任由身後的怪物利用自己的身體,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恣取恣求...

「你看你喔,被我幹成這樣子,你這裏還這麼興奮~」
菲利用力抓住的上下搓揉著比達的陰莖,一邊猛烈地擺動腰身凌辱著他的身體,也一邊用淫亂的言語對比達極其侮辱,企圖用身體及言語擊垮王子的傲慢與尊嚴...
「我真沒看錯人,我就知道,我就說過,王子的身體最淫蕩了~呵呵呵~」

(收聲…收聲!!)

「你只屬於我的,知道嗎?不准你和其他男人這樣淫亂喔~」

(滾…滾開!!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放心吧~身為宇宙大王的我,絕對能好好滿足王子這副淫亂的身體的~喔呵呵~」

比達猛地張開眼睛,發覺自己在熟識的房間中。

轉過頭看,悟空就在躺自己身邊,安靜地睡著覺。

伸手過去,輕輕的觸碰著悟空的手臂,這個才是現實,格古洛就在自己身旁,即使自己目前身在太陽系以外,但這裏不會有菲利,他已經死了...

(可惡!那個死傢伙…老是常出現…!)

比達把手收回,紅著臉,甚麼時候開始,自己竟然變得對悟空有一定程度的依賴。雖然只是一瞬間,但當醒來發現悟空就在自己身旁,比達就立即感到安心...

回想著昨晚的激情,比達不覺紅了臉,他知道他心裡沒有一刻拒絕過悟空,這點就連自己也覺得意外。他以為他不能再接受與另一個男人上床,而當每一次悟空觸碰自己的身體,一些討厭的記憶就會在自己腦海一閃而過,提醒著自己與男人做這些事情,只有痛苦和屈辱...

所以他曾經推開過悟空,他甚至不知道原因為何,但他就是推開了他。

自己究竟是不知道原因,還是忘記了原因呢?

比達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算了,怎樣都想不出來。反正他倒是記得當悟空被他推開後,打算要離開的時候,他卻又去抱住他不放,這真是太不像話了!自己究竟在想甚麼?!現在想起來也覺得奇怪,心裡既然沒有抗拒悟空,也肯定的接受了悟空的邀請,那為甚麼那一刻要推開他,為甚麼自己又會記不起原因來呢?

難道會是本能反應?是自己的身體那一刻抗拒了悟空的接觸?但那又是為甚麼?

正在想得入神,突然身旁的人伸出手,把比達整個身體擁入懷中。

比達身體猛地抖了一下,轉過頭一看,見悟空依然睡得安穩。

此刻他們的距離非常近,近得比達能清晰感受到悟空噴灑過來的溫熱氣息。看著悟空那天真的睡顏,比達突然就想到,這傢伙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甚麼。昨晚他為自己付出的溫柔,換來的卻是自己的猜疑,還一直回想著那老怪物,這樣對他也實在有點不公平...

要是他知道了,大概會很不高興吧?

把臉埋在悟空懷中,貼上他寬厚的胸膛,聽著那平穩的心跳。

心裡有很多顧慮,很多疑問,比達無法像悟空那樣豁達。想不到的事情就不會多花精神去想,解決不了的事情也不會多花時間去想辦法,反正就是問題最後總會解決的,最後總會想到辦法的。反正覺得沒頭緒就是沒頭緒,多想也只是浪費時間。

比達輕嘆了一口氣,唉,這樣的救世主...

也許只是一時間未能習慣他和悟空的身體接觸?是這樣嗎?

過去不快的經歷,加上對方是長久以來沒啥好感的孫悟空,所以才會有抗拒他的行為。

嗯,不會錯的,一定是這樣!比達心裡下了這樣的定論,或者習慣了以後,下一次就不會再這樣猶疑,不會再這樣不由分說就推開悟空...

想到這,比達像是察覺到甚麼似的紅了臉龐。

(媽的,我都在想些甚麼?!甚麼下一次!想甚麼下一次?!)

混帳混帳,一定是自己太累了,所以開始胡思亂想了...一定是...

望著悟空安詳的睡臉,這傢伙,宇宙最强的傢伙,經歷過多次戰鬥,戰勝過無數强大的敵人,拯救過地球無數次,但他卻依然能夠保持那純粹的心...

這樣的一個男人,為甚麼可以為一個曾經殺人無數的侵略者無條件付出?

他記得悟空的答案是不知道,這樣真的可以嗎?

(又來了…又開始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也許理由真的不那麼重要,重要是對方的心情,而悟空一直念念不忘的,竟然是自己親口給他一個答案,對他說一句喜歡他...

(其實這傢伙也是挺固執的呢…)

想著,眼皮變得沈重,悟空溫暖的體溫已令王子睡意漸濃...

第二天一早,幾乎沒有任何預警,二人已乘搭著宇宙飛船,向著費力茲帝國的首都星進發。

「嗚喔~我們的目的地就是那個星體嗎?」
從大屏幕看到遠處有一顆呈粉紅色的星體,周邊還有三顆衛星。
「嗯~粉紅色的星球…好漂亮~那麼在那個星體看天也是粉紅色的囉?」

「白痴…有甚麼好驚訝的?這種顏色簡直是噁心死了!」
比達從宇宙船另一邊的窗戶望出去,明顯對帝國的首都星不屑一顧。

「以前是叫菲利星的,費力茲當了王後並沒有遷都,只是名字就改成了費力茲星。」
真路尼在悟空身旁說道,向對宇宙不太理解的悟空解釋著。

這個就是菲利星?這時候,悟空終於明白到從出發到現在為甚麼比達的心情都那麼惡劣。

一大早,真路尼就找上門,說有甚麼大好消息。原來費力茲比原先預訂要早了十天結束他的行程,說是知道他們大駕光臨了,所以特意提早把行程終止,趕回來首都星迎接兩位貴賓。而他們也立即登上宇宙船,向著真路尼口中的首都星出發。

比達換上了他後面掛著紅色絲絨斗篷的戰鬥衣,而悟空則依舊穿著他喜愛的武道服。

「哈哈…比達啊,到現在你還這麼討厭這個星球。」
真路尼與比達共事過,比達對菲利的厭惡多少也理解一些。
「為了接見你和孫悟空,大王提早結束他早就安排好了的行程,可見大王對你們非常重視。」

「少講廢話。」

丟下這句話,比達轉身過去,走到自動門前按下按鈕就要離開。

「比達,等我…!」
悟空趕上比達,跟貼在他後面。

比達沒說話,悟空也不敢說些甚麼。一直跟隨著王子身後,突然比達停下腳步,在門邊按了一下按鈕,門立即就打開來。

這房間似乎跟別的房間不同,裡面甚麼都沒有,橢圓型的天花,地上卻除了地毯外,整間房間黑漆漆的,甚麼都沒有。悟空正要開口問比達,比達在牆壁上摸到按鈕,按下了其中一個,一邊的窗戶全部打開,看見廣闊無邊的宇宙。

悟空還來不及驚嘆,比達又按了另一個按鈕,天花的蓋也跟著兩邊打開...

「嗚哇啊~~好漂亮~~」

整個宇宙就在自己頭上一樣,悟空抬頭欣賞著眼前美景,看著一顆一顆的星星,藍色的,紅色的,黃色的,還有好些色彩斑斕的小行星。

但很快,悟空的視線回到王子身上。

比達坐了在窗台前,眼神空洞的看著無際的宇宙空間,若有所思...

剛剛比達明顯是生氣了,那也是無可厚非的吧?竟然說這個星球看上去覺得漂亮,比達的不愉快童年都在這裏度過,經過這麼多年這些傷痛依然殘存腦海中揮之不去,甚至令比達以後都變得孤僻和暴戾。現在重回舊地,心裡一定是百般滋味...

「比達…剛剛…對不起…」
悟空行近比達,緊張地向比達道歉道:
「我不知道原來那個就是菲利星…」

比達似是沒聽到悟空的說話,只是依坐在窗台前,一直望著窗外的宇宙。這裏確實有著不少他的回憶,他在這裏出生,在這裏長大,但故鄉已經不存在,那童年時代短暫的美好回憶也跟著無跡可尋,只能埋藏在心,偶爾望向母星的舊有空間才會想到過去一些值得他記住和回味的事情。

在這宇宙帝國中再沒有一點值得他比達留戀的任何東西,在這裡,除了殺戮就是為金錢和名利的勾心鬥角。雖然與地球比較起來,宇宙中擁有强大力量的傢伙多很多,在戰爭從不間斷的環境對於戰鬥民族撒亞人來講才是最理想的長久居住地。

而且比他強大的傢伙...不就一直在自己身邊了嗎?

望向悟空,發覺這個他剛剛在想著的男人也正在望著自己,立即臉紅的別過臉。

比達是單純因為被悟空看著,而剛剛又在想著他的事情,才會感覺尷尬而別過臉。但看在悟空眼裡,卻認為他是在為剛剛的事情而生氣著。

「比達…剛剛在船橋那邊…」

「沒事…。」

沒讓悟空繼續說下去,比達知道悟空意指甚麼事情。那個討厭的粉紅色星球帶給他多少痛苦的回憶,他在比達星出生,卻在這裏成長,這裏支配了他的大半生,甚至離開後也無時無刻影響著自己,他恨死這個星球,做夢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親手毀滅這個星球。

今天重回舊地,再一次看見這個星球在宇宙中閃亮著那獨特的粉紅色光芒,他看見就生氣,並不是因為悟空的一句話...

而且悟空根本不知道那就是那個菲利星,也不能怪罪他...

「菲利星身處的這個瑪亞咖星系的確是最漂亮的,擁有最多最豐富資源的星體也是最多數…所以當年菲利才會選都在此,連費力茲當了王後也不願遷都…」

悟空放眼窗外的宇宙空間,的確,一路從地球過來,就這裏最多星球,也是最漂亮。

「啊…有光!」
悟空突然叫道。望向悟空手指指著的方向,突然出現一道强光劃過行星和行星之間,速度不快不慢,所以看上去又不像是流星之類的東西...
「那是甚麼光…?」

「那是來往星體之間的鐵路…」
比達當然一看就知道了,沒甚麼好驚訝的吧。
「那應該是往返波特星和阿斯卡星的特速列車。」

「還有鐵路啊?」
悟空從沒見過,當然覺得好奇了。
「還在過耶…這個要坐多久啊?」

「嗯…波特星到阿斯卡星…」
比達想了想,他是沒搭過這條線,只是以兩個星體之間的距離作一個估計...
「大概要三天吧。」

「哇…感覺很遠的樣子,三天就到啊?」
悟空即使對科技方面沒認識,也想像得到地球的科技遠遠不及...
「嗯…有機會也想坐一次看看呢…」

悟空一邊說著,一邊留意著比達依舊冰冷的側面,始終沒看過他一眼...

經過昨晚,他對比達的感情只有更深。但比達又是怎麼想呢?

昨晚他沖完身後,也順便幫比達換了床單,之後當然沒想過要比達孤零零的自己一個睡在冰冷的床上了。而當比達自浴室出來的時候,似乎也不意外看見悟空在自己床上等著...雖然眼神似在有點逃避與悟空接觸,但悟空卻清楚看見比達眼睛有點紅腫...

是哭過來嗎?為什麼要哭?

悟空正想問的時候,比達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睡吧,然後就背對著他躺到床上,明顯的告訴了悟空:今天對此為止,甚麼都別說了。

悟空看著比達倔强的背影,知道現在說甚麼或是逼著他解釋些甚麼也沒用,既然他還願和他睡在一起,那應該沒在生氣吧?再說,比達不想多講的話,要迫著他要他和自己說話,也只怕會有反效果。到時真惹他生氣了的話,那就太差勁了!

帶著很多疑問和不安,悟空之後是睡著了。

到悟空醒來時,卻發現王子抱著自己睡。要是他對昨晚的事情感到一丁點兒反感的話,他絕對不會像孩子一樣抱著自己睡著吧?別說抱著睡,他大可以把他趕回自己房間去...

一切看似發展順利,不但聽到王子親口對自己說喜歡他,還抱了他,然後一起躺在床上,抱在一起,一起迎接第二天的早晨...簡直像在做夢一樣...!

然而,悟空總覺得比達始終表現得有點猶疑。悟空會想到那大概是因為比達在過去經歷過的事情而令他感到恐懼,從而對悟空的邀請有猶疑。悟空當然明白,要比達接受和一個男人上床並不容易,尤其這個男人從開始是他眼中的競爭對手,所以即使有猶疑的時刻也是能理解的。

但最後,他卻自己躲到浴室中哭了...

難道他是後悔了?後悔跟他上床了?還是他哪裏做不對了?

(不可以這樣…這樣下去我和比達都受不了!要問個清楚…)

悟空走上前,行近比達,然後在坐在窗台前比達的身邊蹲了下來,輕握住王子的手。

「比達…」
雖然比達戴著白色的手套,但悟空清晰感覺到比達手的溫度...
「昨晚的事…是不是令你不高興了…」

比達低下頭,看著悟空握著自己的手,的確是有點不高興,但這都與悟空無關。

不高興,因為昨晚令他想起很多過去不愉快的經歷。不高興,因為他竟然想到了菲利。不高興,因為之後菲利再一次出現在他睡夢中,纏繞著他的情緒。為什麼到了今天他還會老是想到菲利?明明已經過去那麼久了,而悟空就在自己身邊,卻老是常出現!

剛剛看到菲利星,又想到過去的一些事情。自己是怎樣被父王帶過來送給菲利,然後自己怎樣變成一個冷血無情的殺人機器,到處侵略...

比達緊握拳頭,悟空也感覺到了。悟空沒說話,只是默默地等待著比達...

悟空遞出另一隻手,也過去握住了比達的手。就這樣,比達的手被悟空兩隻手輕捉住...

比達心頭一暖,悟空的溫柔總會令比達無所適從。即使現在相處久了,關係也比以前親密了,但他還是不太懂要怎樣回應悟空的溫柔。

即使他是因為昨晚的事情而不高興,但卻與悟空無關。

但同時,他又不希望讓悟空為這種事而擔心他。那只是他內心的不安與掙扎,沒理由懦弱得連這種事也得要悟空為他擔憂吧!但要是一口否認的話,他似乎又沒想中的那麼蠢會相信...悟空大概也是看出自己是不高興了,才會這樣問道吧?

故意避開悟空的視線,望到窗外...

「我…不知道…。」
比達低聲答道。沒有否認,也沒說是...

悟空當然也看出比達在避開與他眼神的接觸,而且他這樣回答,悟空就更擔心了。當然如果比達說不是,那就最好沒有。但要是他說是,昨晚的事情令他不高興了,那麼他至少還可以繼續問他究竟是哪裏讓他不高興了。但現在他說不知道,那接著下來悟空還可以怎樣?

但不管怎樣,悟空也不能就這樣放著比達不理...

「比達,我…」

「比達,你在吧?」
毫無預警之下,自動門突然被打開,是真路尼。
「哈哈!你果然在這裏!」

「真路尼…既然知道,你就不會先按鐘嗎?」
比達立即收回雙手,站起來,語氣明顯感到不滿。

「哈哈…不好意思啦!」
真路尼賠笑道。

進來的時候確實看見悟空蹲跪在比達身邊,但真路尼也不以為然。既然比達是王子的身份,雖然這個叫孫悟空來自地球,但始終也是撒亞人,對王子跪拜也是正常吧?

「你還是沒有變呢~」
真路尼也望到窗外,若有所思的說著。
「總是愛呆在觀星室這裏…」

每一艘宇宙船都一定設置有觀星室,真路尼剛剛找不著比達,然後就想到他會在這裏了。

「你少廢話…找我做甚麼。」
比達冷冷的說道,過去的事他從來不願多提...

「呵呵…當然是關於費力茲大王的了…」
真路尼正色說著:
「剛剛在船橋人多,不方便講,但我希望你可以重新考慮我之前的幾個提議…」

「你煩不煩?你要我說多少次?我有我的打算,我們沒有合作空間。」
比達這次說得比之前更決絕。
「從開始到現在,我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打倒費力茲。要不他就撤軍銀河系,不然他的下場就跟菲利那混蛋一樣。之後我們會回到地球,其他事我們一概不管。」

比達已經說得那麼明白,真路尼也知道不能改變甚麼。

「我明白了…比達。」
真路尼輕嘆了一聲,只是對眼前二人的自信依然無法理解。雖然這個孫悟空多年前已有足夠能力打敗菲利,但費力茲力量可是在菲利之上,這個早就跟他們說過,他們卻仍然相信可以擊敗費力茲,推倒他的帝國,然後安全回到地球嗎?
「只是…你們還真有這個自信…即使如你們所說擊敗費力茲,但費力茲在位多年,恨他的人固然多,但多少也有他的親信,你們要應付的絕對不止他一人…」

悟空聽著真路尼說的,想著他說得有點道理啊...

「喔?那菲利死這麼多年,要為他報仇的人可是一個都沒有。那個叫艾路巴路的傢伙不是跟傑紐部隊一樣曾經是直屬菲利的親信嗎?還有菲利的同族,也是一個都沒出現過…」
比達卻有不同的看法,而且這些人真要來也絕非他們撒亞人的對手就是。

「艾路巴路…現在是費力茲大王的親信…」
真路尼答道,似乎對比達的說話無從反駁。

「所以我就說過了…」
回到窗台前坐下,望向目的地菲利星,現在叫費力茲星的所在,比達續說:
「菲利死了對他的帝國一點影響都沒有,反正很快就會有人取代他的位置,而且對那些人來講,只要能繼續有權,有錢和勢力,誰是這個帝國的王根本無所謂,這就是定律…」

「大概…真的如你所說的一樣…」
是一個扭曲的世界,要改變也是談何容易?
「要你們和我們這些唯利是圖的傢伙合作,實在是太難為了吧…哈哈…」

菲利死去,其實原本是整頓宇宙帝國政治體制的一個大好機會,可是經過一輪討論和角力,最後還只是換了一個比菲利更强,更殘暴,更攻心計的怪物,又是菲利的同族,而當年贊成推舉他當新王的幾乎有八成人以上,結果並沒有為宇宙帶來任何改變...

「蜥蜴族在帝國勢力這麼大,想要改變是你自己不自量力。」
聽得出真路尼的沮喪,還是說正面一些的話吧!
「我說,你也該是時候要考慮引退吧?你以前不是說過引退後想到布迪摩星定居…」

「哈哈哈!虧你還記得!」

悟空聽著眼前二人的對話,感覺很不是味兒...

「那次因為我的失誤,令菲利軍損失了兩艘宇宙船…」
在窗台的另一邊坐下,與比達面對面坐著一起。
「當年要不是你幫我在菲利面前說了幾句好話,我大概當場就給菲利處決了吧?」

「哼…我只是實話實說…」

「不管怎樣,因為你,我逃過一死。之後我就隨口跟你講,這次的任務完成後我就引退到布迪摩星定居…然後每次任務完成後我都一直說著同一句話,結果我始終就是不能下定決心。」
望向浩瀚的宇宙,真路尼不自覺的取笑自己。
「放不下權力…放不下地位…還有金錢…結果說了幾千次的話,到現在還是空話…」

聽著比達和真路尼的對話,悟空下了這麼一個定論:二人有著挺深厚的感情,而且他們之間一定經歷過不少,不然比達怎會幫這個人?

他們之間究竟發生過甚麼事?很想問清楚,很想知道,但他能問嗎?

「難得你都放得下呢…」
真路尼望向比達,似是要請教心得。

「我說過,我只要强大力量,其他金錢權力才不在乎…」
比達淡然地說著。

「哈哈!所以說你們撒亞人就是奇怪…」
其實真路尼早就知道比達的答案,所以他才會離開宇宙帝國,到了遙遠的銀河系。
「也令人羨慕…比達,這次讓我幫你一把吧…」

「我要我說幾次…我們沒有合作空間。」
比達依然決絕。

「唉…我知道啦,其實能不能合作還只是次要吧。」
真路尼把身體稍微移前,與比達距離近一些。
「我意思是,費力茲交給你和孫悟空應付,而已經在太陽系待命的八艘宇宙船,我會想辦法的,你們不用擔心地球和你們家人和朋友在地球的安危了。…」

「交給你…?還有你說八艘宇宙船是怎麼回事?不是說有十八艘嗎?」
比達心思細密,難道說其他十艘他沒辦法?還是有別的理由?

「哈哈!真是瞞不過你撒亞王子!」
真路尼哈哈的笑出來,如實道出真相。
「其實只有八艘啦,說有十八艘是費力茲的意思,當時其他人還有帕咖那白痴都在,我唯有照費力茲的意思跟你們講有十八艘吧。其實這些年來,費力茲急於到處侵略,根本沒有太多多餘的軍力,目前也只能派出八艘宇宙船執行這次任務。而且都是菲利年代早期的型號,目前都只用於運輸和後援用…反正只是用來嚇唬一下戰鬥力和科技低的地球,也不需要真動用正規軍。」

聽到真路尼這麼說,悟空倒真是鬆了一口氣,如果只是八艘戰鬥力不大的宇宙船,那單靠悟飯幾人,加上魔童和其他人,應該還能夠應付吧?

悟空望向比達,比達也同望向悟空,抱著同一想法。

「嗯…不過,即使杜拉格斯再聰明,也不能在短時間內研發出性能高的宇宙船,而且撒亞人的身體不能適應宇宙的真空…」
比達細心思考著,如果有宇宙船,戴上氧氣頭盔的話,也至少能維持短時間活動...但如果他們直接攻擊地球的話,那麼...

「比達…我知道你們撒亞人都好强,你和孫悟空的兒女大概有能力應付費力茲派去的軍隊…」
真路尼站起來,充滿信心的向比達和悟空說著:
「就當是買個保險也好,在那邊的費力茲軍就交給我吧!」

「交給你…?」
這關係到地球的存亡,比達當然不會輕易答應。

「從菲利時代到現在,我沒什麼大成就,就是總算撈到一些人脈關係。那八艘宇宙船的領隊,有好幾個都是我認識的舊部屬,他們都跟我一樣,對費力茲有很多的不滿,我想只要我跟他們說明利害關係,他們都是聰明人,最終會了解到費力茲不是一個明主。」

「…」
能像他說得那麼容易嗎?比達猶疑著。

「最初我沒向你提出,因為我未有十足把握能說服他們…因為費力茲真是太强,比以前的菲利更强,更殘暴…但見你和孫悟空對打倒費力茲充滿信心…」
說著,真路尼望向一直站在王子身邊的悟空。
「尤其,孫悟空是打倒菲利的超級撒亞人,我想單是這點已經有足夠的說服力吧。」

「嗯…這樣嗎…」
聽著真路尼解釋,大概也猜到他心裡盤算著甚麼。
「所以你要時間跟那些人談判嗎…?」

「就是就是,反正那八艘宇宙船的作用就是作為對你和孫悟空的要脅,他們一天不撤軍銀河系,你們都無法自由行動,甚至…會一直受著費力茲的威脅。」

真路尼說得沒錯,而且他們今天會來到這裏的原因,正正就是因為受著這個威脅。

比達不是沒考慮過這點,雖然說他是來揍費力茲,甚至最後要倒了他也沒關係,就跟當年菲利給倒了一樣,但準備伏擊地球的那些宇宙軍隊,對比達始終是一個很大的憂慮...

「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沒耐性的人,尤其對著費力茲那種傢伙…」
地球的安危至關重要,要是他們可以無後顧之憂是最好沒有。
「…但要拖個幾天倒是可以…。」

悟空也覺得真路尼的提議如果能順利的話,的確可以兩全其美。地球,悟飯,悟天,班班,杜拉格斯和布拉的平安才是最重要,當然,剷取費力茲,免得撒亞人,尤其比達再受到他騷擾也是非常重要!

但見比達竟然對一個他不熟識的人有這麼大的信任,心裡竟然有些妒忌...

(這種時候我都在想些甚麼?經過昨晚,竟然就為這種事動搖了?)

悟空甩了甩頭,別再胡思亂想了,大家都在為地球著想,我究竟在做甚麼?

放下令自己不安的事情不去想,悟空望著逐漸接近的那顆粉紅色星球...

(這種時候,我應該好好的守著比達身邊,不然我跟著來做甚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