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悟空x比達][18禁]過去的影子(44)

[悟空x比達][18禁]過去的影子(44)

醫療艙嘟嘟作響,裡面的藥水漸漸退去,悟空緩緩的張開眼睛。

悟空伸手為自己除下了氧氣管,然後把貼在自己頭上和身上的傳送貼一一除下。

打開艙門,伸展了一下手臂,摸了摸胸口,深呼吸了一口氣,看來身體已完全沒事了。

究竟他在醫療艙待了多久?悟空無法知道,望出窗外,浩瀚的宇宙映入眼簾,看來在他療傷的這段時間,比達已開動宇宙船向著首都星回去了。

肚子突然咕嚕咕嚕的作響,才想到算起來自己大概有一整天沒有吃過東西了。

悟空憑記憶摸到來宇宙船的飯堂,發現比達就伏了在其中一張桌子上。

靜靜的走到比達身旁,確定比達是睡著了。

他也累了吧?悟空心想,對付那些奧萊斯亞人應該消耗了他不少體力,而且昨晚弄醒了他,要他為自己做了那種事...

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悟空不禁紅了臉。

「你沒事了嗎?」

突然聽到比達的聲音,悟空隨即望向比達。

「啊…是,我沒事了。」
悟空擺出一個令比達安心的笑容,說著。
「不過我有點餓呢!所以來找點吃的…」

「嗯。」
比達點了點頭,就知道他會餓,所以他早有準備了。
「我拿過來給你吧。」

悟空跟在比達後面幫忙,從保溫器把預備好了的食物全放到桌上。

「對了,我在醫療艙多久了?」
悟空一邊吃,一邊問著。

「大概四小時左右。」
比達飲了一口水,接著說:
「這宇宙船上的醫療設備都是最新型的,所以比想像中快…從現在開始計,我們大概三天後便會抵達首都星,我已經通知費力茲軍總部的了。」

「哦哦…」
比達做事就是快啊,悟空心裡想著。
「那…」

「現在首都星的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了,所以你吃完就去休息吧。」
比達站了起來,淡淡的說著。
「我先去睡了。」

「啊…嗯!晚安!」

看著比達離開飯堂,悟空三扒兩撥的吃完桌上的食物,回到自己房間。

洗過澡後躺在床上反覆著,悟空不禁感嘆比達一貫的冷漠性格始終沒有太大的改變呢。剛剛至少也陪自己吃完才各自睡覺吧?雖然他心裡也知道比達和自己一樣是忙了一整天,一早起來就找最後的龍珠,然後面對突然來襲的奧萊斯亞人,一定是累透了。要不然他也不會等著自己從醫療艙出來時,就這樣伏在餐桌上睡著了。

他還有很多話想跟他說,也好想可以互相依偎一下,難得宇宙船上就他們二人。

還有奧萊斯亞人來到前,他說真路尼曾經要嘗試聯絡他,是不是有什麼事呢?

想著,悟空覺得眼皮開始重了起來,打了個呵欠,腦袋昏昏沈沈的慢慢睡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一起吃過早餐後,悟空就立即問了比達昨晚在他腦裡想著的疑問。

「真路尼說他總算勸服了那些人…」
比達簡潔地答道。
「那些人答應說他們會按兵不動…要是接到進攻的命令,還是會繼續按兵不動。」

二人來到了船橋,比達在控制台前坐了下來。

「那不是很好嗎?真路尼他真的做到了呢!」
這是一個大好消息,這樣他們就不用擔心地球了!可是比達看上去還是很擔憂的樣子。
「你是不是在擔心什麼?」

「問題是,他們始終沒有撤走。」
比達簡單說出了重點。
「證明了他們還是有顧慮…但也怪不得他們,本來我就不期望他們會因為真路尼的幾句說話,就能決定完全撤軍。」

「嗯…」

「不過,本來我們也不應奢望真路尼能勸服那些怕死的傢伙撤走吧…」
比達隨便按著控制台上的鍵盤,把他們目前的飛行速度和與目的地的距離顯示在螢幕上。
「那些傢伙即使不是真心服從費力茲,但始終不敢違抗他的命令……我也搞不清楚他們答應按兵不動究竟是什麼意思?他們原本就已經在太陽系外圍等待著費力茲下的命令…」

比達望向悟空,但悟空搔了搔臉,卻是無法給比達任何意見。

「呃…反正兩天後就會回到首都星,到時再問清楚真路尼不就行了?」
悟空並非全不明白比達的疑慮,但既然連比達都想不通的事情,悟空更不用說了。
「不管怎樣,真路尼他一定付出了不少努力才能說服那些人的,畢竟他們都害怕費力茲啊。而且他們也一定對我們能否真的擊敗費力茲還是有一點保留吧?萬一事情敗露了,他們也不至於背上什麼大罪名,是不是?所謂的…明節保身吧?」

「所以我一開始就反對跟任何人有一丁點合作關係…都是各懷鬼胎的傢伙!」

「別這麼說嘛~至少真路尼一定是真心要幫我們的,他盡力了嘛!」

「你還挺幫他的…」
比達瞥了悟空一眼,悟空跟他很熟嗎?
「我不是不相信他…我是不能相信他要拜託的人。」

「嗯…是這樣嗎…?」
悟空想了想,但就是不太懂比達的意思。
「總之地球暫時沒危險了不是嗎?那就好啊~」

「唉…好吧。」

比達站了起來,看悟空一臉悠閒的樣子,自己卻一整天擔心地球又擔心孩子們。也許偶爾像他那樣放鬆心情,不去想太多可能或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樣會輕鬆得多吧?

「格古洛,要練習嗎?」

「練習?這裡有重力室嗎?」

「有練習用的房間…雖然沒有重力裝置,但至少可以用來運動一下吧。」

「嗯!好啊!!」

之後一整天悟空都沒有離開過比達的身邊,他到哪裡,自己也到哪裡。直至到了晚上,他們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為止。

就這樣在船上渡過了第二天,再過一晚就要抵達首都星的港口了。

悟空洗過澡後,百無了賴的來到艦橋,坐到控制台前,雙腳放在旁邊另一張椅子上躺著。

深深的嘆了口氣,雖然這幾天戀人都在自己身邊,但心裡總是覺得一陣的空虛感。

雖然自己也是同意分開睡的,至少雙方都能睡得安寧,但這樣過了幾晚,悟空始終覺得不妥。即使他們一整天都形影不離,但到了晚上,悟空還是希望可以抱著戀人睡覺呢。

悟空又嘆了一口氣,這也是沒辦法的吧?誰叫自己身體總是那麼誠實?

「你怎麼還不去睡覺?」
已洗過澡,換上了地球人的睡衣的比達,見艦橋的燈還是全亮著,於是走了出來。
「明天就會降落首都星了,你還在這裡做什麼?」

悟空轉過頭,比達就站在自己後面。

「快去睡吧。」

比達說完,轉過身就要離開,但悟空及時捉住了王子的手。忽然,依舊保持著躺坐著的姿勢,悟空輕輕的把比達的身子向著自己拉下,讓他整個人倒了進他懷中。

悟空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比達小小的驚呼了一聲。

突然被悟空拉進懷裡,比達也沒有要掙脫,反而為避免自己較細小的身體會從悟空身上滑下,在單人的椅子上抓住了悟空胸前的衣服,讓自己幾乎是整個人趴了在悟空身上。

「格古洛,你…」

「放心吧,我說過我不會碰你…我會守承諾的…」
似要更堅定自己的意志,悟空毅然又柔和地在比達耳畔再一次重複自己的承諾。
「但至少可以讓我抱你一下吧。」

「……」

比達不發一聲,手心敏感地感到悟空心跳的躍動...

悟空一隻臂彎猶如鐵環箍住比達腰身,將他緊緊的攬住,另一隻手掌則按住他的頭,令二人身體之間幾乎是零距離的緊貼在一起。他的鼻尖也不客氣的在比達的髮絲間聞著香味,不覺令悟空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比達,你好香…」

「格…古洛…」

這樣伏在悟空胸膛上,比達清晰的感到悟空溫熱又熟識的氣息,搔拂著他的頭皮,令他不覺地腆靦起來。

享受著自悟空傳來的獨特男性氣息,比達舒服得要閉上雙眼...

「嗯……抱住你好舒服呢…比達…」

悟空輕喃著懷中戀人的名字,逐漸地在他髮絲間愛憐地、輕柔地落下細吻。將身體嬌小的王子像當成他是個孩子般摟抱在懷中,清淡馥郁的洗髮液香味夾雜著他身上的男人體香,屬於比達的男性氣息,縈繞在悟空鼻息間,佈滿他四週的空氣。

此刻,只屬於他們二人的氣息,佈滿著屬於二人四週的空氣...

想到明天就會抵達首都星,悟空多麼希望時間就此停住...

有意無意的輕撫過王子捲纏在腰間那毛茸茸的柔軟尾巴,只是輕輕的摸了一下,卻清楚的感覺到懷中人輕顫了一下身子。撒亞人的尾巴很敏感,他自己曾經也有過尾巴,所以他很清楚。但那軟綿綿的觸感,令悟空很想握在手裡,輕柔地落下點點細吻...

毅然把手向後縮,重新摟緊王子的腰身後,把一直放在另一張椅子上的雙腿放了下來,重新坐直身子,把一直伏在他身上的王子抱起直接放在自己矯健的大腿上讓他跪坐著。

比達沒有一絲的抗拒,只任由悟空將自己抱起來,坐了起來後雙手變成是抵在悟空胸膛上,直望進悟空烏黑的眼眸,那雙也同樣直直盯著自己的眼眸...

「比達…。」

一隻手摟住比達的腰,另一隻手則輕撫上他的臉龐,鼻尖對著鼻尖​​,稍嫌急促的呼吸熱呼呼的噴到王子臉上,深邃的眼神看進他的清澈雙眸...

(想要他…我想要他…很想把他壓在身下的盡情佔有他…!!)

悟空的身體拼命的渴求著戀人,黑眸一沉,勾起王子的下巴,溫柔地吻上了他。

被悟空突然吻住,比達有點心慌意亂,卻又忍不住的心醉沈迷。似是突然失去思考的能力般,比達漸漸的沈醉在悟空的熱吻下,為他張開唇辦...

「嗯…比達…」

細細的描繪著比達的唇形,悟空把舌頭伸了過去,尋找著他。

比達柔軟的嘴唇和溫熱的舌葉總是令悟空心蕩神馳,當感覺到王子羞澀地上前與自己的相迎時,悟空隨即對他追逐捲纏。

得到戀人的回應,悟空自他嘴邊溢出一聲舒服的輕吟。

忽爾,比達感覺到下身坐著的地方有東西挺硬的頂著自己...

「啊…!」

驚呼了一聲,比達身體近乎彈了起來,半跪著的姿勢撐起自己下身,避開了悟空的火熱。

「比達…怎麼了…?呃?」

比達潮紅的臉上突然的倉惶令悟空微怔住,才發覺原來自己身體已有了反應。

「啊…哈哈…抱歉、抱歉…」
尷尬的笑了笑,雙手棒著王子的臉,寵溺又堅定的神情說著:
「信我,我只想吻你、抱住你…好好的疼你。」

望進悟空深邃的眼眸,比達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定定的看著他。

「至少讓我抱抱你、親親你,可以嗎?」
一隻手放在比達的腰則輕輕的扣住,把他重新拉近自己,小心的不讓自己胯下的東西碰到他。
「那…我們繼續吧。好嗎?」

未等比達作出任何反應,悟空已捕捉了戀人溼潤的唇,吻得很慢,很纏綿。然後由唇上轉移到他染著紅暈的臉龐,再轉移至柔軟的耳朵,輕輕的含住他敏感的耳垂,溫柔的吸吮著。

「啊…!不…!」
被悟空吻過的地方很熱,比達抑制不住地輕顫著身子,手也不知該捉住他還是推開他。
「嗯…格…格……」

半合的眼眸不由自住的向下瞄向悟空腿間,那明顯勃起了的男性象徵...

「格古洛…等…等一下…」
稍微別過臉逃離悟空的吻,抵著悟空胸膛的雙手輕推著。
「…停…先…先停下來…」

「嗯?」
悟空聽話的停下來,熾烈又充滿情慾的眼神凝視著戀人,低聲的說道:
「怎麼了?」

比達抿著下唇,狂亂的心跳明顯的告訴自己他目前的心情既慌亂又迷茫。低頭不語,面對著為自己如此忍耐著的悟空,比達實在無法若無其事一般的接受...

本來以為悟空承諾會為自己忍耐,在他身邊就可以感到安心了...

本來以為悟空會一直安分在自己身邊,一直包容自己的一切...

但此時此刻,他竟然反而希望為對方忍耐的人是自己。

「你……我……」
比達結巴著,不知道自己是想表達些什麼,他只是不希望悟空一直的遷就自己,使自己在悟空面前顯得更加的懦弱...
「你…別這樣…忍耐著……」

「我…?怎麼了?」
未完全了解比達話中的意思,悟空小心問道。

「你…別、別一直勉强自己了…」
比達紅著臉,顫抖著的聲音小聲說著,無法直視悟空而低下了頭。
「…你…你想做…就做吧…」

「比達…」

明白王子話中的意思,悟空心中沒由來的一陣悸動。輕捉起比達的手,卻清晰的感覺到他緊握的拳頭不住輕顫。緩緩的摸上他雙臂,戀人身體的顫抖竟是越見明顯。肌肉因為緊張而繃緊著,經過單薄的睡衣幾乎能清晰感覺到。

身體這樣拼命的抵抗,還主動引誘自己嗎?一股酸楚莫名的湧上悟空心頭。

自己的身體也拼命的叫喊著,但他不忍心,也不願再傷害戀人。

「我…真的很想立即就抱你上床呢。」
輕柔地棒起王子的臉龐,讓他看著自己,憐惜地在他唇上輕啄了一下。
「但不是現在…不是對現在的你…」

再一次深深的吻上王子溼潤柔軟的唇,不管吻了多少遍都會輕易令自己沈迷。靈巧的舌葉入侵王子毫無防備的嘴裡,又勾又轉的追逐著戀人,將他的吸進自己嘴裡,吸吮出了『嘬』的一聲輕響,再把他放開,惹得二人都發出哼哼的輕吟...

突然,悟空發覺自己胯下被一股溫暖包圍。

「比達?」

「…至少…這個、我可以為你做吧…。」
比達雙手隔著布料輕覆上悟空的勃起,紅著臉,低著頭,小聲的說著。
「…你…要是…真想做的話…我可以……」

有點笨拙地解開悟空睡褲的褲頭帶,悟空也主動地把自己的褲子拉下,讓自己挺立脹大的慾望暴露在王子眼前...

第一次看見悟空雄壯的男性粗長,比達的呼吸幾乎屏住了...

抬眼望向悟空,悟空也正在看著自己,那雙黑眸充滿著熾熱、愛慾、深情...

顫抖著的雙手伸過去輕輕的握住了他,成功的讓悟空舒服的哼了一聲。比達十指雙扣的圈住,溫柔地把悟空他的分身完完全全的握在自己掌心中。

悟空背靠著椅子,雙臂伸直的撐在椅上,放縱自己的享受著比達的觸摸。

「啊嗯…比…比達…快……快動…」

比達手指稍加力道的圈著他,開始慢慢的上下搓揉著,而一隻手的食指則若有若無的磨蹭著他溼潤的頂部。一會兒,順勢轉移到另一邊,又重新做著上下搓揉動作,努力的取悅著戀人。

「啊啊……啊嗯…比達……好棒……啊啊…啊……再…用力一些…啊嗯……」

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滿足感,令悟空不能自控地自嘴裡發出了一連串近乎淫蕩的呻吟,用手背悟著自己嘴巴,但還是無法抑止自嘴邊漏出的舒服輕吟...

看著悟空情慾脖發的表情,比達不由得低下頭盯著自己的雙手...

(我這雙手……竟然可以如此純熟、自然的就能取悅男人…)

那晚,他們還在娜美星的時候,也是一樣。想著,心裡一股異樣情緒就要湧上來...

「嗯…比達……啊…啊嗯…………再…快一些…」

「…格古洛…」

看著悟空因自己的愛撫而潮紅了臉的喘著氣,滿足的表情呼喚著自己的名字,似乎又把比達的思緒從無邊際的無底黑洞拉回來。

(是格古洛,不是別人,是格古洛!不是別的男人,是格古洛!)

(…現在…只要令格古洛舒服就好了…!……格古洛…!!)

心裡不斷的重複著悟空的名字,比達雙手開始變化他的動作、力度、握法和節奏。一隻手依然緊握著悟空的分身,但上下來回搓揉的動作改成是推向頂端數下後再往下推的動作,就這樣反覆重複著。而另一隻則用掌心罩住頂端,有節奏地磨蹭著。

「啊…啊嗯嗯……這……啊…啊……」
悟空止不住他的喘氣,無能為力的讓自己的身體沈淪於戀人的愛撫。
「啊啊…比…比達……要…要去了…!」

感覺到握住的火熱正在猛烈的渴求著釋放,於是一隻手繼續保持著搓揉的節奏和動作,食指則有一搭沒一搭的輕輕刺激著已溼潤透了的頂端。另一隻手來到他底部的下端,輕輕的搓捏著兩顆小球,準備控制悟空的射精...

「比達…!」

突然被悟空拉進懷中,熱烈地吻住他的唇,把高潮的叫聲生生的融化在他們唇齒間。

氣喘著的癱軟在椅子上,悟空情熱又深邃的眼眸望進比達,滿足的微笑著。

「嘻嘻…我的天,太舒服了…。」
坐直身子,細細的吻再次在比達俊朗的臉上落下。
「這樣我真的會上癮…。」

「格古洛…」

悟空眼神還有點恍惚,也有點意亂情迷,熾熱的氣息肆意地噴灑在比達臉上。

意猶未盡的細吻著比達柔軟的嘴唇,貪婪地舔他溼熱的唇辦。一隻手摟住戀人的腰,另一隻手也不安分的撫摸著他緊緻的大腿,緩緩的往上摸去,來到了他結實的胸膛...

「嗯…比達…」
感受著戀人快速的心跳,悟空貼著比達的嘴唇低語著。
「你這裡…跳得好快…」

「因為…因為…你…手在亂摸…」

「嘻嘻,因為我喜歡你…當然想碰你的身體啊…。」

比達正要回應悟空的吻,在自己手中才剛釋放了的慾望,又再次漸漸的抬起頭來。

悟空低頭望向已經再次血脈賁張的分身,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糟了…又來了…)

正想著要說些什麼替自己解圍,比達突然從他身上下來,跪著的姿勢在他面前。

還未搞清楚王子要做什麼事,只見他把臉湊近自己挺硬的分身,張開嘴巴輕輕的,帶著點試探意味的含住了頂端...

「啊啊——!!」

悟空幾乎是驚呼了出來,但很快,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舒服的輕吟。

口中充滿著悟空的味道,猶疑地退了出去。然後,身子稍微跪前了一點,一隻手輕握住他的根部固定好,另一隻手一邊的摸著下面的兩顆小球,緩慢的把他向上推。

悟空緊張的看著跪在下面的比達,很想要他像剛剛那樣含住自己,但只能乖乖的等待...

看著悟空的慾望在他面前跳動著,似是在急切的呼喚著他的愛撫...

(…我在猶疑什麼?不是說…要讓他舒服、為他忍耐嗎?)

比達羞澀地微微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頂端和結合處中間的地方,再慢慢往下舔,一直舔到底部再直達陰囊。然後,溫熱的舌再慢慢往上,重複的一點一點的輕舔著...

悟空無力的輕喘著,手不由自主的托在比達的後腦勺,微微、只是微微的加了一下力道。

「比、比達…我、我要…」
磁性低沉的聲線充滿情慾,迷醉的臉上掩不住他的慾望。
「…可以…含住嗎?來含住我的…求你…」

被悟空的手扣在他後腦勺的拉起,使悟空分身的頂端貼了在他嘴唇邊,就這樣在毫無思考空間的情況下,比達把嘴巴張開,慢慢的把悟空碩大的分身含住。

「唔………」

比達皺起了眉頭,眼角含著淚水,感覺是有點噁心,但他忍著...

然後,他慢慢的退出去一點,再慢慢的含入,帶著點點吸力,上下一點點的輕輕移動著...

「啊啊————」

無法抑制地呻吟著,比達的羞澀對悟空猶如折磨一樣...

悟空緊咬著下唇,拼盡力氣的想要忽略王子濕熱的嘴巴帶給自己身體的沈淪,但體內的慾火像是來勢洶洶一樣向著自己襲來。只覺身體越來越燙,越來越按耐不住了。

那種像是要快到了歡愉的頂點,卻怎麼也爬不上去...

「比…比達…再…啊嗯……」
尚存一絲理智,悟空沙啞低沉的聲線說著。
「我…我可以自己動嗎?」

但未等比達的回應,悟空條地站起來,一把固定了比達的頭,把分身從戀人嘴裡退出一點,然後慢慢的挺腰插進去。

「嗚唔唔——」

直至感覺到自己分身的頂端頂到了王子的喉嚨,悟空停了下來。

這樣,悟空就能知道自己能在戀人嘴裡進出的最大幅度。

「比…比達…可以嗎?這樣…?」

「唔…」

比達沒有回應悟空,卻也沒有推開悟空,顫抖著的雙手抓上了悟空衣服的下擺。

不用言語,戀人的回應已經很明顯。

「比達……嗯…」
悟空心裡一陣激動和感激,明知道戀人感到恐懼、害羞,但還是願意為自己忍耐。
「比達…我…我要動了…。」

得到比達的默許,悟空開始慢慢的動起來。不同於比達剛剛遲緩的進出速度及深度,在盡量保持輕柔動作的情況下,先嘗試性的全退全進數次,讓比達先習慣,接著才慢慢的啟動節奏。

知道會頂著比達的喉嚨令他感到不適,也與後庭裡的性交不同,悟空並沒有快速抽插,只是保持著一定節奏的移動著。但即使未能盡情的快速抽插,分身被比達溫熱嘴巴包圍的感覺,還有自結合處發出的濕潤的嘖嘖聲,讓悟空感到强烈興奮,神魂顛倒,幾乎就要提早高潮。

悟空主動的抽插,比達變成只需含住他的粗長...

而確實地,比達根本不需要做任何動作去刺激,已開始感到在他嘴裡的火熱頻頻的在收縮。

正要在悟空射精前退出去,卻發覺悟空的手沒有放開,反而把他捉得更緊,令比達變得無處可逃。手推著悟空的腹部作最後抵抗,但對已情慾勃發的悟空,任何的抗議已變得無效...

「比達…要射了———!!」

幾乎出於本能,悟空緊按著比達的後腦勺向著自己拉,令自己的分身直頂著比達的喉嚨,精液也直接的射了進去。手不知何時變得帶點粗暴的抓住比達倒竪的黑髮,似是不讓他有機會逃離自己,讓王子無法不把悟空射出的情慾種子全數吞下...

「啊………啊………唔唔……」

直至陰囊變得鬆垮,射到一滴都不剩,悟空才鬆開手,讓比達恢復自由...

獲得自由後,比達立即就退了出去,跌坐在地上,拉起手袖的抹著沾滿悟空精液的嘴唇...

「咳!咳…咳!嗚——」

聽到比達痛苦的咳嗽著,悟空的理智開始一點一點的恢復過來。

「比達…」
悟空把褲子拉好,蹲了在比達面前,關切的問著。
「比達…你還好…?」

比達沒有回答,只是拉住手袖半掩著自己的臉,閉著眼,緊皺著眉宇...

「比達…沒事吧?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情慾過後,悟空果然清醒過來,回想剛剛比達好像有用力的推開自己的...
「對不起,比達,我…我剛剛做得太忘情了…。」
悟空一臉緊張的問著。

「…」

過了不久,比達終於抬起眼望向悟空,眼角含淚,卻隱約的透出一絲怒意...

「比達…」

未等悟空有任何反應的時間,比達條地站起來,然後飛也似的跑回房間裡去。

「等一等…!比達!」

悟空不加思索的追了上去,但門已先悟空一步『嘭』一聲的被關上。

「比達!你怎麼了?開門好嗎?比達!」
悟空當然知道可以用瞬間移動進去,但他不能這樣做。
「比達,你在生氣嗎?讓我進來吧,好嗎?」

一直敲著門,在門外叫著,才發現自己正站在自己房間的門口。

比達竟然氣得連自己房間都搞錯了...

「比達…求你了…開門讓我進來吧。」
雙手輕拍著門,悟空哀求著。
「是我錯了……對不起了……」

忽然,在毫無預警之下,房門從左至右打開來。

「你道歉什麼?」
比達站在門前,依舊沒有轉過臉直視悟空。
「主動的是我…不是你。」

說著,側過身子蹺過悟空,向著另一邊行去。

「等一下,比達!」
悟空捉住了王子的手臂,不能讓他隨便逃離自己!
「你…我們…應該有話要說吧?」

「沒有…」
比達使了點力想抽離自己被箝制著的手臂,但悟空這次沒讓他輕易甩開。
「你…放開…!」

悟空上前,捉住比達手臂的手輕輕的一拉,把比達的身子翻過來面對自己,另一隻手也隨即捉住他另一隻手臂,使王子正面的面對著自己,要他無法逃離。

「別讓我一個人胡思亂想啊,你自己也是。」
悟空的聲線調低柔和了下來,但其中隱藏的命令意味任誰都聽得出來。
「到我房來,把話說清楚。」

牽著王子的手,把他拉進自己房間,再領他到了床沿坐下來。

「可以告訴我嗎?發生什麼事了?」
悟空低柔而溫暖的聲音說著。這次不能再像上次那樣,過了好幾天才讓比達把事情說開來,令二人都白白難受了好幾天,這次一定要立即知道他在想什麼。
「要是…要是我是哪裡做不對的,你要告訴我啊。」

比達由始至終都低著頭沒有望向悟空,悟空一直靜靜的等著,等待著比達開口。

(你道歉什麼?主動的是我…不是你。)

悟空只知道比達應該不是在生氣,所以究竟是什麼呢?

確實,打從開始,主動的一方是比達。主動幫他手淫,主動與他口交,雖然看得出戀人並非真心喜歡這樣做,但他也說了是想為悟空做些事,讓他可以舒服...悟空也確實被王子做得很興奮,過程中也是真切的感受到他與比達間的深情和關愛...

而當時,悟空對王子的要求,他也是一一的順從自己...

直至最後,他第二次高潮,就這樣直接的在他嘴裡射精...

(難道…是那個嗎?當時他好像要推開我,因為不要我在他嘴裡射嗎?)

把身子稍微的移近比達,悟空小心的在心裡先組織了自己接著下來要說的話。

「你…是不是…氣我…氣我在你嘴裡射了?」

「……」

聽著悟空的話,比達不禁漲紅了臉龐。悟空說對了,比達確實為此生氣著。

但同時,也明白及了解悟空為何會忘情得無視了自己當時的抵抗。畢竟,最初主動的是自己,自己也是有責任的。而且,這與他過去的經歷不無關係,悟空卻並不知情...

「果然是吧?」
比達的沈默幾乎就是表示他認同了,悟空低聲的說著。
「我…對不起,我又無法控制自己…也沒想到這樣…這樣會讓你吞下那些東西,令你這麼難受……我只顧著自己舒服,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實在很差勁呢……比達,我…」

「不…」
比達打斷悟空的道歉,聽他說得誠懇,一股歉咎和不安感霎時升起...
「不…不是你…」

「嗯?」

比達的聲音很細,悟空湊近比達,屏息靜聽。

知道悟空正等待著自己繼續說下去,比達强持無事的抬起頭,回視悟空。但很快,又無法直視他深邃的黑眸而別過臉。內心在掙扎著,各樣複雜感情把自己壓得透不過氣,很想逃離悟空,很想不再記起那些痛苦的事情...

但悟空就在自己眼前,他在看著自己,他在等著自己...

突然,一雙溫暖的大手握住了自己雙手。

霎眼間,比達感到一陣安心...

「…比達…。」
悟空沒說話,只是輕喚了戀人的名字,把他的手緊緊的握了一下,像要給他勇氣和力量一樣。雖然不希望看見戀人這樣的痛苦,逼他說話,但悟空現在也無法讓他獨自一個人。
「比達…,對不起…我…」

「…不是你。」
再一次打斷悟空的道歉,比達把剛剛的說話又再重複了一次。
「不…不是這樣的……」

被悟空握住雙手,比達已可以稍微冷靜下來。

到了今天比達對悟空已是毫無防備,他信任他、依靠他,把一切都交了給他。

並非猶疑著該不該告訴悟空,但這些創傷一直埋葬在自己心裡,仍然停留在無法說出來的恐懼中,即時到了現在,面對著悟空,比達還是試著遺忘,學著不去想,但越是學著忘記,過往的事情反而在自己腦海中不斷反覆,一一細數,怎樣也無法解脫、無法忘記...

這樣的懦弱,這樣的無助,這樣的軟弱,更是一次又一次的讓戀人失望。

每次當以為自己可以慢慢的淡忘,以為遇到新的人、新的環境、新的事情,新的記憶就會漸漸的把舊的記憶蓋過,像傷口一樣長新的皮膚然後慢慢癒合,把過去的埋葬...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忘記?究竟要怎樣做……做到什麼地步…才可以忘記過去……)

這一切,令比達感到透不過氣,憤怒、羞愧、灰心、失望等情緒支配著自己。

悟空沒再說話,只是靜靜的握住王子的手,等待他可以繼續說下去。

「………以前…」
過了不知多久,比達終於慢慢的開口說話,但頭依然低著,聲音也顯得有點顫抖。
「那傢伙會…這樣對我…,所以…我覺得很討厭…不是因為你…你…」

把比達一抱入懷,悟空沒讓他繼續說下去。

感覺到懷中戀人嬌小的身驅不住的輕顫著,不禁收緊了雙臂,純熟地用厚大的手掌上下輕掃著王子繃緊著肌肉的背脊,試圖安撫戀人不安的情緒...

所以比達想說的是並非全是因為悟空做錯,而是因為菲利...

本來就是這樣,比達在這方面的一切反常,都是那怪物做成的!

一股怒氣湧上心頭,不用比達說下去,悟空也知道菲利那怪物怎樣對待比達。

(究竟…我可以做些什麼,才可以令比達忘記過去的事情?)

「我明白的…不過我畢竟是不好吧?無視了你的反抗…」
溫柔的、低低的聲音帶著魔力似的在比達耳畔迴盪,眼中充滿寵溺、愛憐。
「我下次會小心的…下次,絕對不會了。」

悟空故意在『下次』加强語調。

「所以…今晚可以讓我陪你睡嗎?可以吧?」
悟空笑嘻嘻的抱住王子倒在床上,語帶點調皮的說著:
「不過…總覺得有點不公平呢,每次都只有我一個舒服啊…」

「啊?」
悟空突然出其不意,比達立即紅了臉。

「是啊~只有我一個人舒服,這樣對你不公平吧?不是嗎?」
側身躺著,柔和的眼神凝視著王子,另一隻沒被比達身體壓住的的手,輕拂著他的頭髮。
「我……我希望你也可以舒服呢…」

「…不需要…」
比達淡淡的說著,話中聽不出任何感情。
「……那種事……才不舒服…。」

「……是嗎…?」

悟空心裡一陣苦澀,但沒有輕易的表現出來。拉起被子,覆到他們身體上。

悟空知道,比達口中說的『不需要』和『不舒服』是嚴肅和認真的。因為到了今天為止,別說性高潮,連比達下體,悟空還是一次都沒碰過...

還記得他們的第一次,王子的下體也只有在最後階段才有了些生理反應...

(即使那樣,那個時候他還是沒有讓我碰呢…)

性愛和痛苦在比達心裡已經分不開,不管過了多久,心靈和身體都無法忘記。

悟空輕輕撫著戀人柔軟的頭髮,輕吻著他的額頭。他知道他不能急,要循序漸進,引導他排除抗拒心理,讓他慢慢接受,不讓他產生厭惡感。

現在,只要戀人心中有自己,這就夠了。

看著比達在自己懷中安穩地打了一個呵欠,然後漸漸的合上雙眼。

「晚安…」

必需慢慢來,悟空心裡提醒著自己。

 

 

 

這篇是額外送給各位(和空哥)的XDDDD
本來就是要回去首都星的了,所以這篇可以說是多Q餘
不過….上一篇就已經結束了他們愉快的『愛的冒險旅行XDDD』
結果我還是沒讓他們做得成(我也不想~~~沒機會啊~~
我心裡總有點過意不去(啥屁)
所以送他們一次口爆,我算是個好人啊XDDD(夠了)
不過因為這樣,這篇的劇情就有點硬塞的感覺@@
就前面有點無無聊聊….我都不知道了(翻桌)

嗯…之後可能會比較悶一點….
因為要回到正經事上,別忘記他們不是真的來玩的XDDD
而且也無法輕輕帶過就交代算(雖然我也想XDDDD
多謝看到這裡的大家m(_ _)m
我會好好的把這篇寫完的(握拳)

還有還有,有空可以到留言版聊天啊XDDD
不然在文章這裡下面留個言我也很感謝wwww
最近我好悶~~我想有人陪我聊天~~~(畫圈圈

 

5 thoughts on “[悟空x比達][18禁]過去的影子(4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