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悟空x比達] 過去的影子 (28)

[悟空x比達] 過去的影子 (28)

悟空的擁抱總會令比達覺得舒服,舒服得令比達感覺臉紅耳熱。

「我知道會惹你不高興,但我總是覺得不安…」
緊抱著懷中的人,悟空細說著這幾天以來的不安感...
「這原本是比達你所屬的地方,這裡才是你故鄉…我是怕你越是留得久,就…」

「真是傻瓜!」
比達打斷悟空的話,不讓他再說下去。
「你到今天還是不相信我。」

比達稍為推開悟空,沒有很用力的真要推開,悟空的手依然環抱著王子。

「我故鄉已經沒有了,你應該知道。而我的家…就只有地球吧。」
望進悟空的雙眼,比達堅定的說著。
「我能回去的地方,也只有地球,你明白了嗎?」

看著比達堅定的眼神看著自己,說著他的承諾,悟空還需要懷疑嗎?

其實心裡已有了答案,悟空重新抱緊比達。聞著自比達身上傳來,洗澡過後的體香,不經意的,輕輕吻著比達烏黑的髮絲,然後吻上比達的頭皮,最後落到比達的前額...

「格古洛…?」

「比達,我可以多問一個問題嗎?」
悟空問著,還不忙輕吻著比達的頭髮。

「什…什麼?」
頭髮像突然長了神經線一樣,感覺到悟空唇的輕觸...

「剛剛為什麼艾瑪特問我是不是你侍衛的時候,你要說不是呢?」
這句說話確實令悟空耿耿於懷,拿迪斯可以,立巴可以,為什麼他就不可以?
「要是讓大家知道我是你的侍衛的話,我們一起行動也方便得多吧?」

「那是…」
比達欲言又止,眼珠子轉了轉,續答道︰
「反正…都一樣,沒什麼方便不方便的。即使你不是我的侍衛,我要帶著什麼人出入他們也沒權干涉,像剛才一樣,你也看見了吧?」

「嗯…說得也是…」
覺得比達像是避開了重點,悟空唯有再直接一些的問︰
「我在想…為什麼拿迪斯和立巴做得到,我卻…」

「你…你跟他們不一樣啊…」
這傢伙又在讚什麼牛角尖??

「不一樣…嗎?」

當然是不一樣了,高級戰士和下級戰士又怎能相題並論?

他記得比達就解釋過了,每個撒亞人出生後第一件事並不是要在母親懷抱撒嬌喝奶,而是被送到嬰兒專用的檢視室,檢視小嬰兒的戰鬥能力並加以評分,然後計算出一個評級。而這個評級就像是一個刻在嬰兒身上的烙印一樣,永遠不能改變,不會消失...

自己從來就沒有介意過這個評級,尤其在地球長大的他,這個評級對悟空來說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但對於一個以往一直强調悟空是下級戰士的撒亞人王子來說,這個評級應該是至關重要吧?尤其比達生在帝王家,又是超級戰士...

比達說過這個評級已經沒意義,而他們之間也不存在這問題...

悟空一下子是相信了,可是當遇上關係到他們身分的事情時,事實還是不容他逃避...

一個下級戰士,又怎能當上撒亞人王子的侍衛?

「不然,你想跟他們一樣嗎?」
聽得出悟空話語中的失落,比達知道他需要耐心一些的跟他解釋...

「不…我明白的…我始終是個下級戰士吧…」

(看吧,果然又往那邊想了。)

「你究竟要我說幾次了?」
比達抬起頭,望著悟空那盡是受傷的眼神。
「拿迪斯和立巴他們對我來講,只是我的下屬,沒有其他了。而你…」

比達臉紅了一下,垂下頭,思考著一個問題︰格古洛在自己心中算是個什麼的存在呢?單純的同族同伴?朋友?家人?還是戀人?

想當初,他視他為對手,一個令自己不斷追求力量的競爭對手。

他曾經很討厭他,恨不得要把他親手殺死。

娜美星以後,他一心只想著超越他。

布歐事件完後,他努力的要跟他保持他們之間續漸拉近的距離。

(我們是朋友。)

這是他不久前曾經親口對悟空說過的,但即使再蠢再遲鈍的人,也不得不承認現在他們之間的依賴和信任已經超越了一般朋友間的關係...

「你…是特別的。」
比達小聲的說著,悟空幾乎要拼息靜氣才聽得到。
「總之…別再說什麼跟立巴和拿美斯一樣那種傻話,你和他們怎會是一樣?」

特別的?悟空不知道可以如何解讀比達口中的「特別」的意思,但聽比達的語氣,似乎是他誤會了...總之並不是他想的那樣,因為階級太低而不配當他侍衛...

至於比達口中「特別」的意思悟空也先不想太多,就如比達說的,跟立巴和拿迪斯是一樣的話,那他豈不是變成連「朋友」都不如的「下屬」嗎?

「對不起,比達。」
悟空把懷中的男人抱得更緊,在比達耳邊細說著︰
「我…我本來就很笨,還老是胡思亂想的…」

悟空一向對任何事情都比較遲鈍,也枉論會動腦筋去思考本來就複雜難明的事情,但對於比達,他卻老是想東想西,考慮到很多。甚至是明明比達說過的,他都會因為比達的一個小動靜而要重新再向比達確認。

這是因為對於比達的不信任,還是單純的對自己沒自信?

悟空不知道,他只知道他非常珍惜懷中的男人。更加珍惜著他們之間目前的關係和距離,只一直害怕一不小心,這些日子以來建立的一切會瞬間消逝。

也許真是對自己沒自信,但即使這樣,也並不代表他就完全滿足於現狀...

「比達。」
依舊懷抱著王子,悟空騰出手來輕輕地托起比達的臉,使得他雙眼直接的面對著自己。
「我可以吻你嗎?」

小心的問著,等著王子的首肯。

比達紅了臉,對悟空突如其來的攻勢顯然不知該如何回應。

見比達紅了臉,悟空知道王子心裡是答應了。

輕托起比達的下巴,悟空低下頭,輕貼上王子柔軟的雙唇。

只是蜻蜓點水的親吻,比達頓時臉紅耳熱,對上悟空熱炙對眼神,比達無法把視線移開。他知道自己是羞得連耳朵都紅了,但他無法逃避悟空雙眼傳達過來的感情...

見比達視線沒有避開,這可是頭一次,怕下一刻比達會改變主意,甚至把他立即推開,悟空再次低下頭,緊緊的封住了懷中男人的雙唇。

不再是蜻蜓點水的輕吻,換上是令人喘息的熱吻...

深深的吻著比達,悟空像是要把內心的感情一次傳遞。

這段日子以來,他一直壓抑著內心對比達的渴求,怕會令比達抗拒自己。心裡妄想著日子久了以後,王子能漸漸習慣他們之間日漸接近的距離,接受他的感情...

但悟空只是越來越感到不安,對自己,甚至比達都變得沒自信。

地球和宇宙之間,他會放棄地球這個和平安寧的小星球,而選擇回到一個到處都是戰亂,到處都是擁有强大力量的傢伙的宇宙生活嗎?

在他和兒子之間,他會選擇跟自己血肉相連的兒子嗎?

以他一個尊貴的撒亞人王子身分,他會接受跟另一個男人戀愛嗎?

一個從開始他就看不起的下級戰士,到後來一個互相競爭的最後純血撒亞人。

從敵人,到同伴,到朋友,一切都來得不容易,悟空也以為自己能夠安分於朋友間的那種友情關係,但越相處久,他對比達的關切就越見明顯,想更了解他,想成他的依靠。

甚至想觸碰他,親吻他,擁抱他...

想吻得更深入,原本環抱著比達的手輕輕收緊,輕易的把比達整個人抱起,令他和悟空的距離更加貼近,接觸著的嘴唇也比剛剛的更緊貼著。

「啊…」

比達帶點驚訝的輕叫了一聲,悟空卻似是忘了情,另一隻手從後按著比達的後腦,令他無處可逃,更趁機把舌頭伸了過去,進佔著比達溫熱的嘴裡,嘗試著與比達濕熱的舌頭輕輕觸上。

比達被悟空吻得頭昏腦漲似的,只能順從地回應著悟空的索求...

比達生硬又略顯羞怯的回應,好像喚醒了悟空體內某東西一樣...

而得到王子的回應,悟空也當然不會輕易放過這難得機會。

不讓比達有任何喘息機會似的,悟空在比達口內來回逗弄著比達的舌尖,比達無處可逃也只能逐一回應。熱烈的唇,無限的愛意,悟空不自覺的沈迷其中...

(不夠…要更多,我還要更多…!)

悟空繼續纏吻著比達,一邊抱著比達向前踏了幾步,直至二人都雙雙倒在寬大的床上。

然後好不容易,悟空終於不捨的慢慢鬆開了比達的雙唇,仍然緊抱著王子,感受著對方自胸膛傳來的激烈心跳,悟空深情地凝望著身下的男人...

因為剛才激烈的吻,溼潤了的雙眼,泛著紅暈的臉頰,被吻得豔紅濕潤的雙唇,起伏著的胸膛輕喘著氣,似乎還未對自己目前的處境反應過來...

一隻手輕撫上比達泛紅的臉龐,環抱著他腰身的手不知何時已放開,移動到比達的胸前。

視線沒有離開過比達,悟空小心翼翼的把比達睡衣的第一顆鈕扣鬆開...

比達輕顫了一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企圖再明顯不過...

悟空很想立即就要了身下的男人,但他忍耐著,因為這是他最重視的人。

重新吻上比達的唇,彷彿吻多少遍都不夠的唇,依然跟剛才一樣溫柔的吻,但卻明顯的多了幾分分霸道。不等比達張開唇辦,悟空已强行進入,毫不客氣的進佔著比達的嘴裡,逗弄著比達的舌尖,互相勾纏著對方...

悟空突如其來炙熱懾人的吻令比達不懂招架,只能任由他肆意取求。

「比達…」

充滿情慾的喚著王子的名字,悟空已解開了比達睡衣的第二顆鈕扣...

(王子大人啊,要我停手的話就是現在了,要是現在不阻止我做下去的話,接著下來會發展成怎樣我可不知道了啊~)

悟空內心這樣警告著,卻已是把第三顆鈕扣也解開了。

吻,落到比達的頸項,輕輕吻著,小心地不讓任何吻痕留下...

比達的雙手緊抓住悟空的上衣,因為心裡的緊張?還是想捉緊這個男人?從開始到現在,比達的腦袋都因為官能的刺激而不能正常的思考,只能跟隨著自己的感覺而反應著,因為悟空的吻沒有令他感到討厭,甚至是舒服...

悟空吻過的地方,像有一股暖流一樣流遍全身,令比達覺得舒服...

因為過去的不快經歷,他曾多次拒絕過悟空。不要再受另一個男人凌辱,不要再受傷害,更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憫,所以一直拒絕悟空...

但悟空的溫柔和深情,一次又一次的,令比達的防線逐漸瓦解...

雖然在夢中,悟空和菲利的身影曾經重疊過,但那只是夢...只是夢!

「比達…」

此時,比達睡衣的鈕扣已全數被悟空解開,睡衣下的白色內衣也不知何時被撩起,悟空伸手進去,撫摸著比達厚實的胸膛,感受著他紊亂的心跳...

比達身體輕顫了一下,卻覺得自悟空手傳來的溫度竟然令他感到異常的安心。

「格古洛…」

原本抓住悟空衣服的手,不自覺的輕按著悟空放在自己胸部上的手,好好的感受著自他手心傳來的溫暖...

比達這舉動出乎悟空意料,也不由得一陣悸動。

(也許,現在可以舊事重提?一個舊事重提的好時機?)

「比達…」
一個他一直等待著的答案...
「現在…可以給我答案嗎?」

答案?什麼答案?

悟空問得沒頭沒尾,比達當然覺得莫名其妙了。

看見比達皺著眉頭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就知道他根本一直沒把一個在悟空一直心裡最在意的事情放在心上...

「不久以前,我對你說過,我喜歡你…」
悟空再次表白,幾乎聽到自己的心跳,悟空續說:
「到現在也是,比之前的更喜歡,所以…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比達直望進悟空的深邃眼眸,他當然沒忘記悟空對他的表白,但當時卻無法給他答案。

是同族的同伴?是朋友?是競爭對手?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他們之間算是哪種關係,更不知道自己對悟空抱著什麼感情...

好幾次,他決斷地拒絕了他。好幾次,他無情地推開了他。好幾次,把他拒於千里之外,硬要與他保持距離,但卻偏偏總是把他們的距離越拉越近。

最後,為了要他死心,更把一直埋藏在內心最傷痛的事情也跟他說了。

要他死心,是希望他不要癡心錯付。

結果,悟空心意不但沒有改變,對他的溫柔和關切更是有增無減。

此時此刻,悟空再次表白,比達還能像之前那樣冷漠的拒絕嗎?

更重要的,是自己對悟空的態度,如果說單純是朋友,就是連自己也騙不了。他就告訴過自己,令他留在地球的就只有杜拉格斯和布拉,還有格古洛。既然地球是他們的家,那地球自然也就是他的家了。

而只有悟空,能令他毫無防備的把一切交給他...

「比達…」
悟空低聲的在比達耳邊說著。
「能回答我嗎…?」

「格古洛…」

「能親口告訴我嗎…?」

期待的眼神,等待著心愛的王子的確認。緊貼著的身體,依然撫著比達胸部的手,清楚感受到對方劇烈的心跳。

比達望進悟空眼裡,是深情,是關愛。瞬間,比達像有了承認的勇氣...

「我…喜歡你…」

期待已久的答案,雖然聲音很小,但每隻字悟空都聽得清楚。

「比達…!」
悟空莫名的一陣感動,把王子緊緊抱著,似是要確認眼前的真實。
「Thank you,比達。」

多謝?被壓在自己身上的悟空緊抱著,比達幾乎是本能反應,也輕輕的抱著悟空的肩膀,感受著對方身體的溫度...

其實,要說多謝的,該是比達對悟空說。

比達心裡如此想著,他不明白悟空對自己的那種耐心究竟是從何而來。現在回想起來,要不是悟空,他早就拋棄了重要的兒女,離開地球,回到他以為更適合自己的宇宙生活。繼續無止境的戰鬥,無止境的追求侵略別人地方帶給他的那種扭曲了的快感。

也許,他會像以前那樣,在費力茲統治下的宇宙,繼續為他攻城搶地...

(像以前那樣……)

過去的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殺人如麻的冷血侵略者,悟空明明知道,但他還是...

(真的可以嗎…?格古洛,真的可以?)

然後悟空的吻再次落下,似要把比達心中的疑問都吻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