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悟空x比達]過去的影子(32)

[悟空x比達]過去的影子(32)

回到他們在耶魯山留宿的地方,悟空立即追問比達。

「為甚麼你要答應費力茲?」

費力茲要收集龍珠,不外乎要長生不老,就和菲利一樣,只要擁有永生,就能永遠的統治他的帝國,永遠當這個不滅帝國的宇宙大王。

「這是拖延時間的好機會…」
在費力茲的會客室時比達已經看出悟空對自己的決定有疑問...
「因為這裏距離新娜美星有一段距離,至少得用上三天…你就不會想想嗎?」

悟空紅了臉,這個他確實沒有想到...因為他心裡想著的盡是眼前這個撒亞王子,難道他不曾顧及過他嗎?

「那…你為甚麼要跟費力茲說只要你一個人去?」
為了拖延時間而去收集龍珠,讓真路尼可以有更多足夠時間做遊說工作,這個他可以了解。但要他自己一個人離開,讓比達留在宇宙,這就怎麼都說不過去!
「還要費力茲準備小型宇宙船送我回去地球…為甚麼?」

「不然你留在這裏幹嘛?守護在地球的大家不好嗎?」
比達理所當然的說道,這淺易道理有多難懂?他當然不能完全相信真路尼能勸服那八艘宇宙船上的人叛逆費力茲,但如果地球能有悟空坐陣他會放心很多。而且既然現在費力茲要有求於他,那他就見步行步吧!首先是地球的安危至關重要!

而且,他和悟空可不同,他本來來自這個帝國,他對這裡一切的運作或是規則都瞭如指掌,熟識要怎樣在這複雜又危險的宇宙帝國生存...

「要不比達你跟我一起回去,不然我要跟你一起去娜美星!」
悟空提高聲線吼著,這麼簡單的道理,他究竟還要說得多白?他要比達在他身邊!
「比達,只能二選一!一起回去?還是一起去娜美星?」

「啊?什麼二選一?」
看著悟空瞪著眼的伸出兩根手指,無理的迫著比達作出選擇。比達留意到從抵達首都星開始,悟空的情緒就比較波動...但為甚麼呢?
「別任性了…我說,你在生氣甚麼?」

悟空沒答回去,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這麼生氣!但這可怪不得悟空,他沒可能不生氣!

他當然會擔心地球的安危,而比達這樣的安排也確實是為地球和大家的安全著想。雖然悟飯他們都是超級撒亞人,但和平令他們疏於鍛鍊,尤其悟飯,有了自己家庭後,只專心於工作養家,身體已不及以前的强壯了。考慮到這些的話,悟空要是能在一起守著地球始終比較令人安心。

但即使是這樣,難道比達一點都不理解他的心情嗎?地球的安危固然重要,但他最想守護在旁的人是比達啊!難道他都不知道的嗎?

「我只是不明白…不明白為甚麼你要這樣安排…我當然會擔心地球和悟飯他們,但要我留下你一個人在這邊自己一個人回去,我怎會安心?難道你就不會替我想想嗎?」

「我不替你想?我就是為你著想才不要你跟著來…」

「真為我著想的話,就跟我一起回地球!」
悟空沒聽完比達的說話,對著比達吼道。

被悟空打斷了他的話,而比達簡直不敢相信悟空的說話,跟他一起回去?跟他一起回去地球,然後等費力茲真派十八艘宇宙船來毀滅地球,然後地球人和撒亞人全死在一起嗎?他不會不知道吧?超級撒亞人再强,也不能存活於宇宙的真空啊!

「你…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
比達也著實生氣了,心情不好要無理取鬧也要有限度!

「是!我甚麼都不知道!你和真路尼和費力茲之間的事我也不知道!」

「啊?你說什麼啊?」

「算了…你…你根本不懂!!」

說完,悟空轉身就跑開,回到自己房間。

站在露台,一直回想著今天發生過的事情到現在...

自己剛剛是不是衝動了呢?他承認,從抵達首都星開始他就變得很焦躁,但這並不是毫無理由。看見比達和真路尼之間的互動,他和舊戰友們之間的談笑,還有他和費力茲之間的往事,全部都是悟空不知道的事情,不認識的宇宙人...

在宇宙,是比達熟識的一切人和事,他終究會選擇留在這裏嗎?

最終要在宇宙和地球之間作選擇的,會變成是自己嗎?

現在想起來,要他選擇都不難,芝芝不在了,悟飯長大了,悟天也早晚會搬出去。要是比達真比較喜歡在宇宙生活,他也當然跟隨...

(不!我究竟在想甚麼啊?我答應過杜拉格斯的啊!!)

「我們要一起回到地球,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悟空眼神堅定,緊握著拳頭誓言般的說著。

「嗨~孫悟空先生~!」

悟空從露台向下望,看見真路尼在向著他揮手。也不知道他是路過,還是來找比達的,悟空也禮貌地向找他揮了揮手,然後真路尼就向著悟空飛了過來。

「這麼晚了,還未睡嗎?」
著地在露台,真路尼笑問著。
「今天一整天的行程,孫悟空先生應該也累透了吧?」

「啊…還未…」
確實有點累的,但剛剛跟比達吵完架,悟空哪睡得著?
「你呢?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剛剛跟一個老朋友談了一下,看他可不可以幫忙進行遊說工作…」
真路尼換上認真的神情說著:
「暫時一切都還算順利…嘿,看來對費力茲不滿的人比我想像中多吶!」

「啊…那就好…」

悟空冷漠的應了一句,他對與真路尼的對話沒興趣,他心裡想著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如何儘快和比達回到地球,遠離這是非之地,遠離這個屬於費力茲的宇宙帝國。

「嗯…我說孫悟空先生你,和比達…」

聽到真路尼提起比達的名字,悟空突然專心聽著。

「好像很親近的樣子…那樣子真的沒問題嗎?」

「你這是甚麼意思?」
悟空的語氣充滿警告意味,他憑甚麼對他和比達之間的事說三道四?

「啊…你別誤會,我意思是…」
看得出,也聽得出悟空的怒氣,立即就要解釋
「像以前那樣,即使是立巴,也沒像孫悟空先生那樣接近貴為王子的比達…」

「你意思是…甚麼?」
悟空聽不懂真路尼的說話,關立巴甚麼事?

「以前,立巴還在的時候他總會守在比達身邊的,但有些情況他還是需要迴避…」
真路尼手托著下巴,回想著當年立巴在比達身邊總是規規矩矩,又戰戰兢兢。
「例如說比達的房間他是不能進啦,或有些時候會談到輪不到他做決定的事情時,他也會迴避…他們走在一起時,立巴一定會緊隨在後,絕對不會超越在前。」

是這樣嗎?他知道立巴是比達近身,自小就在他身邊,原來也有這麼多規矩...

「立巴在撒亞人中的評級是個高級戰士,所以才有幸被選中作為王子的近身騎士…不過那傢伙總是不太用功,也不知道是不是當時的評級有偏差,他最後大概也只有中級的程度…就是跟我差不多吧?哈哈~老是惹王子生氣呢!」

「是這樣啊…」
跟比達對他解釋過的一樣,就是即使是低級戰士也有靠努力修煉而成為高級戰士的例子,相反亦然...只是最初的那個評級就是永遠不能改變了,就像刻在身體上的烙印一樣...
「階級真那麼重要啊…」

「當然囉…尤其對你們撒亞人這個戰鬥民族。」
戰鬥就是他們的人生,戰鬥力的評級自然至關重要了。
「說起來,你哥哥拿迪斯也可以說是個例外,不過情況是比較特別吧?他雖然是個下級,但因為比達星被毀㓕後就變成只剩他們三人,所以雖然不符合規矩,但總算可以跟比達在一起…不過,可能他和比達年齡相約吧,而且他修煉都比較用功,他的進度幾乎是趕上了中級…所以感覺上拿迪斯和比達還比較親近,偶爾見到他們一起練習,雖然拿迪斯只有被打的份兒啦~哈哈!」

拿迪斯會和比達很親近?怎能從來沒聽比達說過?

「不過…再怎麼說,他們始終不及孫悟空先生你呢!」
說著,手指指向悟空,續說道:
「他們不像你,能自由進出王子的房間…王子觀星的時候你又在他身邊~」

「啊…嗯…」
悟空尷尬的搔著頭,他可沒想過這些呢...

「比達在觀星室的時候,立巴和拿迪斯只能在門外守候著呢。」
看著悟空的反應,似乎並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多麼幸運的撒亞人。
「今早看見你從比達的房間出來,還真是嚇一跳…說真,我還真羨慕你呢…」

聽得出真路尼話語中的失落,悟空看著眼前這個中年男人,此刻輕皺著眉苦笑著,令臉上的皺紋更覺明顯,更見滄桑...這個人...難道對比達...

然後,悟空房門外傳來幾下敲門聲。

「呵呵…王子找你來啦!」
真路尼沒有感應氣的能力,但這屋子裡除了比達外再沒有別人了。
「我先走了…啊,不用告訴他我來過啦,我剛說了這麼多,他知道的話會給殺掉!哈哈!」

說完,從露台飛走了。

悟空也不打算留人,轉過身,立即前去開門。

門突然打開,看得出來悟空是衝過來開門,這麼急做什麼?我明明是慢慢敲的。

「……未…未睡嗎?」

「還未…」
說著,稍微站到一邊去,手遞起邀請著。
「進來吧!」

「嗯…」
輕輕的應了一聲,比達進了悟空房間。

以為他還在生氣,但看他的樣子,又不像是在生氣。比達不知道悟空為什麼對他發脾氣,而且這樣蠻不講理的亂罵,還真不像悟空的性格...

悟空離開後,他一直想著悟空對他說的話,不單是剛剛對他說的,還有再之前他對費力茲講的說話,比達都明顯感到悟空焦躁的心情...

剛剛要不是他及時阻止,在會客室中他已經跟費力茲打起上來。

雖然說他們是要來打倒費力茲的,但悟空不可能不知道這也關係到地球眾人的安危!

比起悟空,比達絕對更想殺了費力茲這怪物!但他知道,要是他當時就出手,地球就會有即時的危險。而之前跟真路尼說好了要盡量給他拖延時間,不就全白說了?這些悟空都知道,離開地球後他們一直在一起,他跟任何人說過什麼,他心裡盤算著什麼,悟空都應該一清二楚,他怎麼就突然這樣不顧後果?地球的安危都不顧了嗎?他們來這裏的因由都全忘了嗎?

抵達首都星的機場後與費力茲見面時,比達記得悟空還是非常冷靜。即使費力茲對他出言侮辱,他也沒有生氣,連一句話都沒罵回去。

但到了會客室時,費力茲只說了一句,他就要罵夠他十句...

對自己答應費力茲收集龍珠,還要硬把他一個人送回地球,悟空要生氣他是能理解。但那都是之後發生的事,而且剛剛悟空是完全不想聽他的解釋,似乎令悟空生氣的,並不只是他要費力茲派宇宙船把他送會地球,而是一些發生在更早時候的事情...

究竟發生什麼事?是中間發生什麼事嗎?

比達努力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就是抵達後和進入會客室前的事情...

抵達後他們是直接到了宴會場地,而悟空一直在他身邊沒有離開過,直至那些圍著自己的人不斷的增加,他當時有留意到悟空是被擠開了。那個時候比達並沒想太多,單是要應付眼前這些對他阿諛奉承的人已經夠煩,他還以為悟空也是聽到煩,所以才退到後面去呢!

直至費力茲邀請他們到會客室單獨見面,但見悟空卻是眉頭深鎖,似是心事重重...

是不是那些人說了什麼讓他不高興?還是因為他不高興被擠開了?或是他單純的因為費力茲一直講幹話而感到憤怒,才會一時衝動的想打他一頓泄憤?

(我甚麼都不知道!你和真路尼和費力茲之間的事我也不知道!)

為什麼要這樣說?他和真路尼和費力茲之間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嗎?不然他想知道什麼?還是他覺得有些什麼他應該知道卻不知道的,所以感到生氣了?想到這,比達皺起眉頭,即使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也用不著如此生氣吧?

(我和比達王子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呢?你才認識他多久?)

比達記得當費力茲說了這句話後,悟空的要揮拳衝上前...

費力茲確實和比達早已認識,但他在比達眼中只是一個在菲利之下的機會主義者,在菲利身邊利用菲利的名氣為自己建立關係的混人。在軍中雖然都有過數面之緣,但根本沒說過幾句話。

比起菲利,費利茲這種混人更令比達覺得討厭!

至於真路尼,他確實是比達在菲利軍中,除立巴和拿迪斯以外,比較談得來的人...

「我知道你很想打倒費力茲,然後我們一起回到地球…」
看著悟空,比達緩緩的說道。

「啊…嗯。」
本來想先對比達道歉,但沒想到比達先開口了

「我答應他收集龍珠,只是權宜之計…是為了要拖延時間…」
比達閉上雙眼,想著費力茲剛剛對他說的真相,心裡充滿無比悔恨...
「撒亞人的滅亡,母星的毀滅,我爸爸…還有你爸爸的死…菲利和費力茲都是共犯,我才不會為他或是他的帝國做任何事…他更加不是我什麼恩人,那是他一廂情願的說法。」

「嗯!嗯!」
悟空猛點頭,不能同意更多!

「至於真路尼那傢伙…以前我們在菲利軍時,在一次侵略行動中在程序上出了嚴重失誤,累得菲利軍損失了兩艘宇宙船…當然,要是菲利怪罪下來,他大概死一萬次也不夠。」
比達轉過身子,走到露台,在柔和的月色下,夜風輕吹起他身後的紅色絲絨斗篷。
「其實…當時在那被擊沈的兩艘宇宙船中有兩個我很討厭的人,多得他的失誤而意外死掉…算是為了多謝他,我在菲利面前隨便幫他講了幾句,結果他只是被降職了事…」

「原來啊…」
悟空也走出露台,和比達一起看著天空中那紫色的月亮。
「難怪他對你…這麼好…」

「沒什麼好不好的,這傢伙很早的時候就愛纏著我…」
比達轉過身子,倚住露台的欄杆,繼續說:
「他大概只是因為我是菲利的直屬才想到要接近我…說到底,都是為自己自身的利益而已…」

不,他不是。悟空心裡這樣想著...

「還有…今天宴會中那些傢伙也一樣…」

正想著要不要為真路尼解開比達對他的誤會時,比達卻突然提起今天在宴會中那些人。而且,比達為什麼就突然一直提起今天發生的事呢?先是費力茲,然後真路尼...

「那些人當中,除了少數幾個人,全都是我不認識的傢伙…擠到我身邊講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說話…都是一堆投機取巧的傢伙,以為接近我或是跟我熟就能得到什麼好處吧…哼!不知所謂…」
比達望上悟空,見悟空一副似懂非懂的樣子,知道非要說得白一些不可了…
「所以…他們說過什麼你都不用理會,反正都是屁話…別說我不記得他們說過什麼,當時我根本沒在聽他們七嘴八舌的亂講,所以你就別放在心上了。」

說到這裡,比達也把話說得那麼明白了,悟空也終於聽懂了...

所以比達是特意來向他解釋的?因為擔心自己,為了要自己安心,要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只因為他發脾氣的鬧了幾句...明明衝動的是自己,明明做不對的是自己啊!

第一次感受到比達對自己的溫柔,悟空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比達,我…」

「還有…我不讓你跟我一起去娜美星有原因的…」
沒讓悟空說話,比達逕自說著:
「你也不想想娜美星的人都是你的朋友吧?你怎能去跟他們要龍珠呢?…與其要你為難,不如你先回地球保護大家,我就一個人…盡量在不殺一個娜美星人的情況下收集龍珠…然後帶回去給費力茲。我記得娜美星的龍珠必須要用娜美星的語言才能成功許願,費力茲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點,所以就算給他們集齊七龍珠,一時間也是得物無所用。」

悟空聽著比達的說話,頓然明白比達那樣安排的用意,感到非常慚愧。

比達處處為自己和大家著想,但他卻只會一直在亂吃飛醋,只會懷疑比達會否遵守他們之間的承諾,甚至任性的以為比達見過過去的戰友後,發覺自己始終屬於宇宙,會想留在這裏,重新加入費力茲軍。

尤其當比達答應費力茲到娜美星收集龍珠時,那一刻,悟空真以為比達已作了留在宇宙的決定,所以才要自己獨自回到地球...

竟然想都不想就這樣誤會比達,悟空低下頭,恨自己竟如此愚鈍!

比達對費力茲,還有他這個宇宙帝國充滿仇恨,他又怎回突然改變主意,重返宇宙,重返這個曾經屬於菲利的宇宙帝國?

比達說得對,替費力茲去娜美星收集龍珠,說白了就是要去强搶,悟空怎下得了手?

其實只要自己稍微用腦袋想一想就不會對比達有這樣的誤會了吧?

因為自己的任性,令比達想了這麼多,費了這麼大的心思向愚鈍的自己解釋一切。因為自己的衝動,差點兒就誤了大事,功虧一簣。因為自己的多疑,誤會了一直為自己和在地球的大家著想的比達。悟空實在是無言以對,不單沒有為比達分憂,反而給他添了不少煩惱...

面對著為了自己和地球考慮了這麼多的比達,悟空實在無言以對...

「比達…我…」

「我也是明白你不想一個人回去…我也想你…」
話說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來
「總而言之,我想…要是你的話,也許另一個方法能行得通,也許可以跟那些娜美星人談談…」

「我…?跟娜美星人要龍珠嗎?」

悟空眼睛一轉,想了想,難道要利用娜美星人對他的信任,讓他們在不知道真正要龍珠的人是費力茲的情況下,自願把龍珠交出?

這也是個辦法啊!只是撒謊實在不是悟空會做的事,但這似乎是唯一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不單能拖延時間,也不用費任何氣力就能輕鬆得到龍珠,又可以和比達在一起...

而且他只要相信比達就行了,既然比達說這是個辦法,那一定是一個最好的辦法!

「嗯!我會好好跟他們講的。」
悟空認真點著頭,撒謊就撒謊吧,就把該說的話背熟就好了吧!
「那…我要怎麼跟他們講呢?」

「你只要跟他們講明白事情…」
比達邊想邊說,雖然這樣做法可能會有點冒險,但卻是除了要他回去以後的最好的解決方法。
「要他們造出假的神龍和龍珠騙過那白痴就得了。」

「啊…?」

不是要騙娜美星人,而是費力茲?

而且,假神龍和假龍珠又是怎麼回事?

「以娜美星人的魔術,應該可以製造假的龍珠…」
比達抬頭望著夜空中紫色的月亮,繼續說道:
「把假龍珠帶回去後,要是真路尼在這段時間內能夠和在太陽系內的八艘太空戰艦的幾位將軍談判成功的話,即是地球安全了,我們要和費力茲開戰也可以無後顧之憂。」

「嗯…嗯…」
悟空細心聽著比達的安排,不住點頭贊同。

「即使真路尼不成功,即是說我們原本的計畫不變。我看費力茲今天的態度,他是不會從太陽系撤軍的了,而我也不會重返這宇宙帝國軍。反正龍珠和神龍是假的,他是怎樣也無法達成不老不死的願望,我們打倒他後再回到地球…現在我們知道費力茲派到地球的宇宙戰艦比原先說的少了十艘,而且都是負責後援的補給級戰艦,悟飯他們的勝算比原先我預計的大很多…」

「嗯…說得也是…」
是啊,那些要伏擊地球的宇宙戰艦數目比他們最初知道的少了很多,而且又是級數低很多的舊式,這樣相對威脅也少了,悟飯,悟天和杜拉格斯,還有魔童應該有辦法...
「嗯,你想得真周到呢…」

「不過…如果你能夠先回去的話…當然是最好的方法吧…」
比達再次提出,始終有悟空在地球比較令人放心吧!
「不過…既然你不想也沒辦法…」

這淺易道理,悟空當然知道,而且他確實有點擔心,尤其悟飯。要是十多年前的悟飯,他當然放心了,但早陣子和他練習的時候就發覺了,他退步了很多!

可是,他心裡實在不願意離開比達半步...

「我…想留在你身邊…」
悟空紅著臉,但眼神堅定的回答道。

「…隨便你吧…」

意料之內的答案,但其實比達也搞不清楚究竟自己是希望悟空留在自己身邊,還是回到地球保護大家。但既然他自己已經這樣決定了,比達也只能希望真路尼能順利說服那些人,或是悟飯他們能成功擊退費力茲軍,保護地球...

「呃…比達…」
悟空輕喚了比達一聲,打斷了比達的思緒。
「我…對不起…」

「嗯?」
比達皺著眉,為什麼突然道歉?

「我…老是給你添麻煩…」
悟空搔著頭髮,充滿歉意的說著。
「我什麼都沒幫上…剛剛還亂發脾氣…」

「嗯…。」
知道就好!比達心裡想這樣想著,但其實也不能全怪他...
「我也留意到你心情不好…我在想,可能是因為那個吧…」

悟空看著比達手指微微向上一指,是掛在首都星夜空中的紫色月亮。

「月亮…月圓…?」
那又怎樣呢?他丟了尾巴很久了,月圓與否根本沒意思。

「撒亞人對月圓都特別敏感,這個菲利星…現在叫費力茲星的首都星有三個月亮,這三個月亮都有一種特別的光線,會影響到我們撒亞人的腦神經,令心情變得焦躁…」
比達輕嘆一口氣,這傢伙竟然焦躁得連自己身體有什麼變化也沒發覺嗎?
「甚至因而影響到撒亞人身體的狀況,令我們身體弱化…」

「呃?!弱體化?竟然有這種事?」
確實,到達首都星時是黃昏時分,之後到達宴會場時已經是月亮出來的時候...
「啊!你意思是,這裏的月亮不單不能讓撒亞人變身,反而令我們變弱嗎?」

(我真笨!竟然現在才留意到比達在月圓下沒變身!!)

「哼…不然你以為蜥蜴族是為了什麼理由而選這個星球作為他們的首都?我想費力茲沒有遷都也是這個原因吧?…你啊,真的一點也沒發覺嗎?」
比達有點不敢相信,雖然自己是早知道首都星的月亮對撒亞人身體有什麼影響,但身體的異樣還是非常明顯,應該很容易發覺吧。

「嗯…沒有耶…」
悟空顯得有點尷尬,自己心裡只想著嫉妒這個嫉妒那個,煩惱著真路尼和比達之間的親暱,煩惱著費力茲和比達之間他所不知道的事情...還以為自己焦躁的心情是因為自己亂吃醋...
「吶…你說弱體化,是到什麼程度呢?」

改變話題,再給比達問下去,悟空真要無地自容了。

「嗯…就是…弱一點吧…」
比達只記得有比平時弱一點,但今時今日倒是沒太在意。
「應該還能變身吧…」

「試試看吧!」

說著,悟空把氣提昇,輕易就變身超級撒亞人。

悟空只把氣提昇至可變身的程度,身體並沒有金色的氣焰包圍,也沒有攻擊性或是任何殺氣。雖然這裏的人都沒有感應氣的能力,對悟空和比達來講是比較方便,但還是小心為妙吧!悟空深呼吸一口氣,確定身體並無不妥。望向比達,比達也同樣望著自己,好像領會到悟空心裡的疑問,肯定的點了點頭。

「先進來…」

比達和悟空回到房間,把露台的窗戶關上,然後拉好窗簾。

悟空雙手握拳,換上認真的神情,然後進一步把氣提昇,一下子輕易的到了超級撒亞人2。悟空呼出一口氣,集中精神,瞬間包圍著悟空身體的空氣變得滾熱,金光一閃,長髮及腰的悟空已是超級撒亞人3的狀態...

「奇怪…」
悟空認真的神情說著。

比達狐疑地看著悟空,不知道他說的奇怪是什麼意思。

「…有點…力不從心…」
張開手掌望著,悟空嘗試再把氣提昇,但身體開始變得沈重,呼吸也開始困難...
「切…極限了嗎…!」

放鬆身體,回復到普通撒亞人的狀態,悟空抹去臉上的汗水。

「嘶~~真的耶~氣力真的有減弱捏~」
悟空呼吸顯得有點兒急速,似乎剛剛的超級撒亞人3令他有點吃力。
「雖然能變身超級撒亞人3,但要在超3狀態再提昇能量就有點難度…說不好,連變身的時限也會跟著縮短…要維持在戰鬥狀態的話…那…」

聽著悟空自言自語,比達似乎覺得有點意外,雖然悟空在這紫色月亮的影響下能變身到超級撒亞人3是他意料之內,但極限點卻比他想像高很多...

即使首都星的月亮會令撒亞人弱體化,這個他自小就身受其害,父親也經常提醒他在首都星,到了晚上就盡量不要外出。但剛剛感到超級撒亞人3的悟空的氣不斷地上昇,似乎月亮對悟空的影響沒他想像中大...當然悟空是很强大,但似乎還有另一很重要的因素...

「你呢?比達。」
悟空突然想到,以自己剛剛變身後的程度計算的話,比達應該還可以變身到超3...吧?
「你也試試看啊!」

「沒必要…」

沒必要?為什麼呢?這樣我會不放心啊!

悟空的憂慮全寫在臉上,比達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沒關係吧?反正他也沒打算要真的瞞住他,也實在是沒必要瞞他吧。只是悟空對自己的關心,到現在還未完全習慣...

比達把氣一下子提昇,頭髮變成金色,眼睛呈碧綠色的,身體上下閃著藍白色的電磁...

然後緊握雙拳,自體內爆發出黃金色的光芒,全身被黃金的氣焰包圍著。

但不到半分鐘,包圍著比達身體的光芒飛散而去,變回普通的狀態。

「…嗯…就這種程度了…」
比達低下頭,閉上雙眼,果然如他所料呢...

「咦?就這程度?!」
悟空瞪大雙眼,看著眼前比他矮小的撒亞人。
「超~~弱的說…」

比達瞪了悟空一眼,這是他最不愛聽的,尤其出自格古洛的嘴巴!

知道自己失言了,悟空立即掩住自己嘴巴。

不過,這不可能啊!應該至少能變身超級撒亞人3才是啊!不過不管原因是什麼,幸好他問了,不然他都不知道原來這個首都星的月亮會令撒亞人弱體化。要是他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按比達的安排回到地球,而留下比達一人在這邊應付費力茲和他的軍士,後果可不堪設想!

但為什麼會比他弱這麼多,這不可能啊!

難道是身體哪裏不舒服了?啊!難道是因為昨晚他們做了...

「喂!你在想些什麼?!」
比達用手推了悟空一下,雖然不知道悟空在想些什麼,但見他那蠢樣,還臉紅紅的,準沒好事!
「是因為這個啦!」

比達手指著自己自腰間翹開來的柔軟尾巴。

「嗯?尾巴?」
悟空盯著比達的尾巴問道。

「嘖…尾巴是撒亞人吸收布爾茲光線,然後變身巨猿的重要存在…換言之,尾巴是加强撒亞人對月亮光光線的吸收能力,你現在沒有尾巴,所以對你影響沒想像中大…」

「啊!你意思是,尾巴反而令你變弱了?」
悟空總算是聽懂了。

比達點了點頭。
「真麻煩…拔掉吧。」
說著,握著自己的尾巴,就要拔掉...

「住手!」
悟空立即捉住了比達的手,阻止了他。
「這樣不可以…!」

「…為什麼?」
比達挑著眉,這是他的尾巴,他要怎樣就怎樣,而且沒了尾巴又不會怎樣。

悟空捉著比達的手,一心只想著要阻止比達拔掉自己的尾巴,要堆砌個理由出來的話,當然他就是不希望比達傷害自己的身體了,始終尾巴是身體的一部分嘛。但要實話實說的話,他就是自私的不希望比達沒了尾巴吧...

(因為我喜歡你的尾巴!)

這種話說了出口,比達立即就要把尾巴拔掉吧...

「呃…別拔掉嘛…」
悟空傻笑著,快隨便說個藉口吧~~
「本來撒亞人就該有尾巴的…沒了尾巴不像嘛…哈哈…」

比達看著傻氣的悟空,拙劣的解釋著為何他要留住尾巴,顯得極不耐煩。

「格古洛,你別玩了,這有什麼關係?」
從悟空手掌中抽回自己的手,月亮只影響這傢伙的腦袋嘛?他自己也沒尾巴啊!

「什麼沒關係?尾巴很可愛啊!」
話語剛落,悟空立即又要掩住自己的大嘴巴,這下完了~~

「什麼?!」
比達瞬間刷紅了臉,說什麼可愛!想死嗎這傢伙!

「不不不!你聽我講!」
悟空急起來了,雙手撘在比達的肩膀上,解釋道:
「一般情況下尾巴對撒亞人有幫助吧?對吧?不能為了這幾個特別的月亮就把尾巴拔掉,這樣太不划算了吧?不是嗎?而且你不像我啊,你尾巴經過訓練所以不是身體的弱點,而且也能控制巨猿化…所以你有尾巴比沒有尾巴好啊!」

「…」

看著悟空努力的解釋,也欠缺說服力。但悟空的話倒令他想到了一個重點,就是雖然尾巴對他來說是可有可無,但要是給費力茲看見他第二天沒了尾巴的話,一定會想到他是因為害怕弱體化後體力減弱而拔掉尾巴...

這是軟弱的表現!即使有尾巴,即使月圓,他也一樣不怕那些混帳蜥蜴!

「有尾巴比較好啊!」
悟空緊張的說著,很努力的說服王子要把可愛的尾巴留住。
「對嗎?對吧!」

「哼…真是的…」
比達輕撥開悟空的雙手,轉過身子。
「我看這月亮對你腦袋的影響比身體大吧…整天都不知道你想些什麼…」

悟空笑了笑,知道王子改變主意了,心裡鬆了一口氣。

「比達…」
從後抱住比達的身體,感到比達輕顫了一下,雙手收緊,溫柔的在王子耳邊說:
「比達,對不起…我都很遲鈍,之前在心裡還一直怪責你…但原來你都為我和大家想了這麼多,我真是笨吶…」

比達轉過身,輕輕的推開悟空貼著自己的身體,低著頭說道:
「我…也是沒說清楚…但我希望你偶爾可以用一下你的腦袋,竟然想到我會重返菲利軍…」

要是比達知道他除了懷疑他會重返宇宙,不再守承諾跟他回去地球外,還在吃其他男人的醋,比達一定會更生氣了...現在想著,也覺得自己真有點幼稚!

「嘻嘻…是我不好啦~」
悟空重新抱住比達,感受著懷中男人的體溫。
「是我太衝動了…比達又怎會丟下杜拉格斯和布拉呢…」

「別…這樣…」
沒讓悟空有機會抱緊自己,這次比達很快就把悟空推開...
「我回去自己房…」

「比達…」

悟空捉住比達的手臂,不讓他離開。

為什麼推開?悟空凝望著比達,他知道比達沒在生氣了,那難道是因為昨晚?果然是他做了什麼不對的事,令他不高興吧?而且今早的話題始終還未說完...

(我不知道...)

這是比達今早給他的答案,他現在應該繼續問嗎?

「比達…你」

「明天還要早起…我想回去休息…」
比達從悟空的手抽回手臂,說道。
「你也早點睡吧。」

說完,轉身就開門離開了。

現在...果然不是時候吧...

4 thoughts on “[悟空x比達]過去的影子(3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