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悟空x比達][微H]過去的影子(41)

[悟空x比達][微H]過去的影子(41)

「還剩最後一顆龍珠呢!」

把六顆龍珠放在一起,悟空看著它們一閃一閃的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像是在呼喚著最後的四星珠。

「還剩四星珠…」
拿著水果啃咬著,悟空微笑的說著。
「爺爺~你要保佑我們明天能儘快找到呢~」

「爺爺?」

「嗯!是啊~就是把我撿回家養大的老爺爺。」
悟空仰頭望著天空中的雲朵,滿臉笑容地說著。
「四星珠是爺爺的遺物,小時候我會把它當成是爺爺跟它說話呢。」

「喔…」

「雖然娜美星的四星珠不是爺爺的四星珠,但對我來說還是有種特別的意義吧?」

雖然經過很多年了,但當每次想起過去的爺爺,悟空難免有一絲神傷。畢竟把自己最親愛的爺爺踩死的人是自己,即使他當時並不知情,但爺爺最後還是因為他而死了。要是他早知道自己的尾巴會闖下這種禍,他早就把尾巴拔掉了!

當年天神就是知道真相,才讓自己的尾巴不能再重生的吧。

不其然的望向比達捲纏了在腰間的尾巴,突然有種想摸它的衝動。

(啊!我又在想什麼?!)

悟空別過頭不去望它,他不能忘記自己的承諾,更不能背叛比達對自己的信任。好不容易才讓比達對自己放下了戒心,不能隨便又破壞他對自己的信任啊!

昨天就知道了,即使只是接吻,他竟然也會忍不住的要把他壓倒在自己身下...

昨天在等待恐龍把龍珠拉出來的時候,他向比達索吻。本來只是想親他一下,但最後竟然忘情得把他壓倒在地上。要不是比達喊停了自己,他大概就要違反他對王子的承諾了...

這樣的話,豈不是連接吻也變成不能做了?

「去睡吧。」
把吃剩的果殼向後一丟,站了起身,對悟空說著:
「明天一早就去找四星珠。」

「啊…」

連一起睡也很危險。悟空這樣想著,他不能再對比達做那種事,那種視姦的行為...

「我…呃…比達你先去睡吧!」
悟空唯有重施故技,雖然昨晚是練過頭了,但重點是他是沒再對比達出手。
「我…我想稍微練習一下呢~哈哈!」

「又練?在這個時候?」
比達完全想不透悟空在想什麼,昨晚這樣虛耗過度還學不乖?
「你又要練到凌晨三點嗎?」

「放心、放心!我只是想練一下而已~」
悟空哈哈笑著,一臉從容,小心不讓心思細密的戀人看出自己在隱瞞著些什麼...
「這次我會留意時間的,絕對不會像昨天那樣!放心吧!哈哈!」

「…」

「所以~你先去睡覺吧!」

悟空這樣說著,轉過身子,然後伸展著雙臂,做著彎膝等的熱身動作。

比達看著悟空,完全搞不懂他腦袋在想些什麼?經過昨晚和今早,為什麼還要堅持在晚上練習?而且他不是一直抱怨著因為娜美星的永恆白天而令他睡得不好的?那為什麼不爭取時間多睡一會兒,反而要練習令自己更加累?

比達總覺得過去兩晚悟空都有不妥,但問了幾次他都只是敷衍了事...

「…那我們一起練吧…。」

「呃?不用了,我自己練就可以,你先睡吧。」

「我想練。不行嗎?」

「啊…這…」

「不行嗎?」
比達再重複一次,充滿壓迫感的問著,根本不容悟空說不。
「你要練多久我就陪你練多久,不行嗎?」

「呃…我…」

悟空知道瞞不過王子了。但要怎樣向他解釋呢?他始終不希望讓比達知道那晚發生的事情,他還是希望守住他對王子的承諾...

「究竟你為什麼非要在這個時候練習?」
比達再問一次,希望這次能問得出一個答案來。
「既然因為天太亮而睡不好的話,那就更應該早點睡,為什麼還要堅持練習呢?」

「呃…反正都睡不著嘛,所以我想…倒不如運動一下…」
悟空盡量向比達解釋著,至於難以入睡的原因就避而不提...
「運動過後會比較容易入睡吧?不是嗎?哈…」

「根本行不通吧?不是嗎?」

「呃……嗯…。」

悟空搔了搔頭,比達講得沒錯,這方法確實是行不通。昨天練到凌晨四點還是沒有睡意,結果是不單給王子罵了一頓,還為了要補眠而遲了數小時出發找龍珠...

「……怎樣?回去睡吧。」

「嗯…嗯,知道了…。」

算了吧,大不了上廁所解決,總之不能再對王子做那種事了...

(唉~怎麼只得一張床呢?)

回到膠囊屋,二人分別洗過澡後便一同躺到床上。

跟平時一樣,比達很快就睡著了,悟空背對著比達,始終無法如常入睡。

即使現在故意的用背對著比達,不讓自己看見他,但自他身體傳來的體香和體溫,因同躺在一張單人床上,悟空依然清晰感覺得到。

依然背對著比達,悟空轉過頭向後,偷瞄了瞄平躺著的熟睡中的王子。

「………」

很快的又把頭轉回去,看什麼啦?別偷看了!再這樣看下去的話只會令自己沈迷...

努力要自己冷靜,不要轉過去看比達,不要碰到比達的身體,但如此靜止了整整一分鐘,悟空還是慢慢的轉過了身子,側身的躺著,讓自己的眼睛在王子臉上遊走...

(唉…為什麼我會變得這麼沒節制的人?)

悟空輕嘆了一口氣,其實他一向是這種人,只是到今天才遇到要自己不得不節制的事情。

(怎麼最近老是慾求不滿?以前我都不會這樣的啊。)

因為對方是比達,尤其知道了他的心情後,更加想完全擁有他。他的心,和他的身體。

沒有一刻後悔過自己對王子許下的承諾,因為他不能再傷害他...

凝望著王子可愛的睡容,悟空久久不能把視線移開。伸手過去輕撫上他柔軟的黑髮,拿起一小撮頭髮在手中把玩,用手指溫柔的捲著那柔軟的髮絲,傳來一陣陣洗髮乳的香味。

稍微的移近身子,肆意的聞著在他手指間比達的每根髮絲...

「比達…你真的…好香…。」

聞著比達髮絲的香味,悟空腦海中不其然的又想起了那香豔和纏綿的一夜。

那個比達,那個為悟空放下一切防線,把自己身體交出的比達。

為了迎合悟空而張開自己身體的比達...

(啊…!!糟糕!!)

悟空紅著臉的翻過身子,變成躺著的姿勢,一隻手按著自己額頭,他知道自己的毛病又犯了。輕輕的喘了一口氣,眼神載著點點情慾又帶著一絲絲的不願意,緩緩的伸手到下面,隔著褲子握住了自己已充血的分身...

輕舒了一口氣,悟空咬了咬下唇,無法抗拒的原始慾望慢慢的湧上來。

手開始反複的搓揉著,另一隻手則遮著自己雙眼,他不能看著王子做,不可以!

扭動了一下身子,平躺著的調整了一個覺得舒服的姿勢,悟空開始有節奏地上下搖動著自己已勃起的分身,體內的慾望也完全的被撩起...

「嗯…比達…比…達…」

悟空的呼吸慢慢變得急促,下身焦躁的搖動了幾下,很想動起來,卻怕弄醒身旁的王子。

條然的坐了起身,低頭望向被自己手握住的勃起,不禁紅了臉。

雙腳下了床,悟空心想,還是直接上廁所解決吧...

「格古洛…?」

突然從自己身後傳來了熟識的聲音,悟空整個人都僵住了。

感覺身邊的人一直在動,比達不得不睜開雙眼,卻看見悟空就要下床。

「你要去哪裡?」
比達捉住了悟空握住前面的那隻手臂,問道:
「你又想出去練習嗎?」

「啊…不…」

悟空感覺自己的心快要跳出來了,他什麼時候醒來的?

悟空轉過頭望去在自己身後的比達,發覺他正在盯著自己的手。

而他那隻手,正在握住自己,在單薄的睡衣下顯然易見那呈興奮狀態的勃起。

「啊!對不起!!」
悟空立即甩開比達捉住自己的手,然後用雙手掩住自己下體。
「對、對不起!我…!」

「…」

比達以為他是睡不著想到外面練習去,但看來睡不著是真的,可是他需要的並不是練習...

「你…究竟在做什麼?」
比達紅著臉的問著,語氣顯得有點尷尬。
「…睏就睡,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才…才不是亂七八糟!」
羞得不敢正面望向比達,悟空背對著比達,低頭說著:
「誰叫我…我喜歡你嘛,所以會想碰你…我、也沒辦法啊!」

比達一愣,他沒有忘記悟空曾凜然地對他許下的承諾,說在他可接受被他碰之前,他絕對不會對自己出手,他當然是完全相信悟空了。但卻忽略了他始終也是個男人,要他這樣每晚和他同枕共眠,雖然比達自己本身是沒問題,甚至有點喜歡和他抱著一起睡,但這可能對悟空卻是一種煎熬也說不定...

也許早該想到即使悟空能守住承諾,但這樣要他禁慾也實在挺為難吧?

(這個笨蛋,為什麼都不直接告訴我?分開睡不就沒事了?)

「我…上廁所一下…」

「等…等等…」

「?」

比達搭上悟空的肩膀,讓他重新坐到床沿。悟空轉過頭望向依然在自己身後的比達,只見他低著頭,臉泛著兩片淺淺的紅暈,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拉住自己不讓他去解決。

「呃…我…我…」
悟空紅了臉,依然緊握住自己的勃起,支吾的說著:
「所以…你也知道的…男人嘛…就要…」

「我…幫你…讓我幫你吧…」

比達的聲音像蚊子般小,悟空幾乎聽不見。

「啊…?幫我?」

悟空還未搞清楚比達話中的意思前,比達已從後在悟空手臂下遞出了一隻手,輕輕的覆上悟空正在掩住自己下體的那雙手。

「啊…比…比達……」

悟空轉過頭望向在自己身後的戀人,只見他細小的身子緊貼著自己,把臉埋在他寬大的背後,沒有看向前面,也沒有讓悟空看見他正紅得發燙的臉。

悟空看著比達輕顫著的手輕輕的握住自己的手,他說要幫我,是真的嗎?

從他們緊貼的身體感覺到後面的戀人急促紊亂的心律,而自己的心也無法自控的在怦然亂跳。悟空抿著下唇,遞出一隻手,輕捉起比達的手讓他放開,隨即又讓他隔住褲子的布料重新握住自己已勃起的分身,再溫柔的用自己厚大的雙手包住。

好一陣子,悟空只靜靜的感受著自比達手心傳來的溫度。

「比達…你…真的可以…可以幫我嗎?」
充滿情慾的低沉聲線,悟空小心的向王子索求。
「不行的話,你……別勉强…」

「…」

比達沒說話,他曾經說過不會逃避,也說過要儘快習慣和悟空身體上的接觸,難道就連這點小事也不能為他做、為他忍耐嗎?

(這種事,以前…不…!在我前面的人是格古洛…是格古洛!!格古洛…)

心裡下了決心,比達伸出另一隻手從後攬住悟空的腰身,握住悟空的一隻手則開始緩慢地上下的來回搓揉。

「啊啊…比達…嗯…啊嗯…」

比達手搖動的速度遲鈍又緩慢,握住的力度也沒有很緊,似僅是輕輕的用手指圈住,再加上隔著褲子和內褲,那種疼癢難耐的感覺實在令悟空難以忍耐。

忽爾,悟空握上比達的手,稍微加重了力道,令比達的手變成是緊握住自己...

(不夠…這樣我無法滿足……隔住褲子完全是不夠…!!)

「比達…我想…你可以進來嗎…?」
悟空沙啞的聲音哀求似的低語著。
「…我…想你把手伸進來…握住我的…」

說著,悟空解開睡褲的褲頭帶,領著比達的手探了進去,來到自己腿間。

「比達…可以嗎?」
在觸碰到之前停了下來,悟空小心地再向王子確認一次。
「可…可以…嗎…?」

悟空無法看見王子埋在自己背後的臉,唯有靜靜的等待著王子的回應。

比達依然一聲不發,知道是騎虎難下。不能到這節骨眼上才說不要做下去吧?

比達輕顫著的手慢慢地張開,嘗試向前伸去,即觸碰到悟空的火熱,手指卻不爭氣的立即縮了回去。但很快地,比達再次上前,這次是立即就毫不猶疑把悟空的分身輕柔地整個握住。

「啊…比達…嗯嗯………」
皮膚與皮膚之間的溫熱接觸,惹得悟空一聲舒服的呻吟。

「格古洛…你…好熱…」
抱住他的身體好熱,握住的地方也很熱。

「啊…好熱…真的好熱…」
悟空索性向後靠著在身後抱著自己的王子,輕喘著氣的說著。
「啊…都是因為你…是你令我變得這麼熱的呢…」

(因為…我…?)

比達心裡一陣悸動,是自己令格古洛變成這樣?

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只是睡在他身旁,就令他變成這樣?

「…唔唔……比達…比達……」
低沉沙啞的聲線輕喚著戀人的名字,悟空一臉難耐的低語著。
「你…手……快動…我受不了了…唔…求你…」

「啊…嗯…知道了…」

輕握著悟空勃起的亢奮,現在他心裡什麼都不該去想,只要令悟空舒服就是了。有了這個想法,於是,他慢慢地,反覆地搓著他,成功的聽到悟空口中的一陣輕吟。

「啊嗯……啊……比…達……」

知道自己做對了,比達稍微加重了手的握力和速度,漸漸的把悟空推向高潮...

「啊嗯……比…比達……快…再快點…」
悟空自嘴裡發出急促的喘息,肩膀用力的上下起伏著。
「比達…嗯…嗯啊…比達…啊…舒服…好舒服…」

悟空低下頭,看著比達搖動著自己的手,只是用手這樣被他套弄,竟然足以使自己的身體如此地興奮、瘋狂、沈淪得無法自控...

不知不覺中身體竟然起了如此變化,當初追求比達時的情境一一在腦海中復甦——

第一次吻他,感覺出乎意料的覺得自然,沒由來的抱著一絲好奇和期待,想著下次再吻他的時候得再好好感受那份激動。第一次抱緊他的身體,那種感覺世界只剩下他們二人的感動,那種怎樣也不願放手的深情。第一次和他睡在一起,幸福得只妄想著明天不要來...

第一次上床,即使是衝動了,但悟空為比達的所有而感動、癡迷、陶醉。

這些悟空早就知道,自己是熱切的渴求著王子的一切,包括他的依賴,他的信任,他的情愛,他的溫柔,他的觸碰,他的身體。他的一切,對悟空都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他就在自己身邊,互相信賴,互相愛慕,互相觸摸——

「啊嗯……啊啊…比…比…達…我…要去了…」

「…格古洛。」

「啊啊…啊嗯…」

這次,比達沒有任何猶疑,本來攬住悟空腰身的手探到悟空胯間,慢慢的揉捏著那碩大的肉球,並漸漸施加力道,有節奏又熟練的揉捏著。同時另一隻手的套弄速度也漸漸加快,食指還輕柔地捏按著已溼潤得不斷流出液體的頂端,刺激著悟空最原始的慾望...

王子這些突然的舉動令悟空不知所措,他整個人幾乎要彈起來。

「啊嗯——啊啊——呀啊————比達——啊嗯——」

一時間受不起比達突如其來的刺激,悟空身體猛地一顫,發出自己也認不出來近乎尖叫的聲音,白白稠稠的精液吱一聲的提前射了出來...

無力的喘著氣,看著自己腹肌上,還有地上都有著自己的精液,高潮過後的羞恥感立即襲來。

(啊……剛剛究竟…怎麼回事?竟然…覺得這麼舒服……)

注意到一直在自己後的王子慢慢的把雙手收回去,於是悟空立即從放在床頭邊的面紙盒抽出數張面紙,拉過王子的手小心又溫柔地抹著。

「對不起呢…」
小心抹過比達雙手及手背上自己的東西,輕聲的說著。
「弄髒你了…我……對不起…」

「沒事…」
比達接過悟空手中的面紙,依然低著頭沒看悟空。
「你…快穿好褲子吧。」

「啊…啊,好。」

悟空把自己身體抹乾淨,再把褲頭帶重新綁好。轉過身子,望向依然低著頭沒看自己的王子,剛才是怎麼回事?這種事自己偶爾也會做過,但剛剛比達對自己做的,竟然舒服得令自己提前射了出來,還要發出那種叫聲...

想著,悟空不禁紅了臉,抓著頭髮,二人就這樣沈默了好一陣子。

「呃…剛剛…謝謝你。」
悟空輕捉住比達的手,柔聲說著。
「我…未試過這麼舒服的。你真好。」

「沒、沒什麼…」
比達別過臉,表情突然變得有點陰沈。
「反正…這種事我習慣了…。」

「!!」

習慣了?比達這句話像利刀一樣刺在悟空胸口上,一下子被抽緊了的在作痛。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不管過去在比達身上發生過什麼,悟空對他一直是又敬又愛,從來沒有一刻想過因為他的過去而嫌棄過!但為什麼比達卻還是無法想開?無法忘記?

而且,明明自己是不情願做這種事,嘴裡卻說得一臉不在乎!

「比達…」
雙手棒起比達的臉,直望進他茫然的烏黑眼眸。
「不要說這種話!」

比達對上悟空溫柔又帶著絲絲怒氣的眼神,一時間不了解悟空說這句話的原因。

「你明明不是這樣想的…」
明明就是不能習慣,才變成現在這樣子的!
「所以…你別再說這種話了,我…我不要再聽了!」

不知道自己的一時氣話會惹得悟空這樣不高興,他只是腦中一時有點迷糊才亂講的,有必要這麼生氣嗎?比達撥開悟空棒著自己臉頰的雙手,側過身子的避過悟空,然後下了床。

「比達!」
捉住了比達的手,悟空不可能就這樣讓比達走了,剛剛的話題沒有完。
「你要去哪?」

「我…到廳的沙發睡。」
比達沒有甩開悟空的手,卻背對著悟空。
「今天開始…我們分開睡吧。」

「啊…為什麼?」
悟空也立即下了床,站到比達面前問著。
「我剛剛不是生氣,只是——」

「你也想好好睡覺吧?」
打斷悟空的話,比達抬頭看著他,輕聲的說著。
「你總不能一直這樣…睡不安寧吧…」

「啊…對…」

比達說得對,連自己也覺得分開睡對誰都比較好。其實早兩天已經希望自己睡在外面,但又不知要如何啟齒,畢竟最初先開口提議一起睡的是比達...

雖然實在很不想這樣,但只有不睡在一起,他晚上才能好好休息吧。

「那麼…床給你,我睡沙發。」

「你睡床吧,你比較需要多休息。」
在悟空胸膛推了一把,打開房門就要離開。
「明天要準時起床,找最後一顆龍珠了。」

說完,頭也不回的把門關上了。

悟空默默的呆站了一陣,回到床上坐了下來,雙手托著下巴,看到地上一灘白濁液體,想著至少要先把地方清理乾淨吧?

從面紙盒中抽出了數張面紙,在地上抹著自己的東西...

(「反正…這種事我習慣了…。」)

所以剛剛比達幫自己弄出來的時候,他是又想到以前發生過的事情吧?悟空深深的嘆了口氣,一定是這樣了,不然他不會平白無端就說出那種令人生氣的話。

究竟他可以做些什麼,令比達不會再去想起過去的那些事?不再受到傷害?

(如果每次碰他的時候,就會令他想到過去的事情,那我還可以怎樣?)

茫茫然的看著抹了在面紙上的體液,悟空輕嘆了一口氣。

(我不可能安安份份的永遠不碰他…就是因為愛他,才會想抱他呢…)

雖然自己誓言坦坦的對比達許下過承諾,在他能接受自己的擁抱前,絕對不會對他出手。但要是一直不能碰他,又怎樣令比達接受自己?如何知道怎樣才能令他接受自己?

所以像剛剛那樣的事情,雖然又令比達想起過去的事情了,但如果對他的傷害程度不大,也許可以再做,令他慢慢的習慣自己吧?

回想想剛剛戀人為自己做的事情,令悟空真切的感受到比達對自己的關愛。

雖然抗拒,但為了令自己舒服,他還是為他做了...

悟空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小弧度,這幾天以來終於首次感到,他和比達之間還是有一絲希望,可有更進一步的親密。

抹好了地板,悟空重新躺到床上。

今天得好好的睡一覺,明天要找最後的龍珠了!

 

 

只是打手槍啦
悟空你要振作!!!XDDD(你冷靜)

18 thoughts on “[悟空x比達][微H]過去的影子(41)

  1. 訪客

    窩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爆(????)
    為甚麼比起XXX我更喜歡打槍劇情www(扭曲
    他們真的好可愛QQQQ

    1. Post author

      打槍好啊(比一指)
      應該打槍比較舒服吧
      插入兩邊都很累的樣子XDDDD

      謝謝你喜歡~(心)
      我也喜歡可愛把拔~~(扭扭)

        1. Post author

          傲嬌王子現在可是全心全意想要服侍旦那大人wwwww
          很努力的幫悟空打手槍XDDDD

          1. Post author

            好可愛啊啊啊~~~
            用什麼做的?XD
            還是雕刻出來的?@@
            好厲害>w< 很高興讓你看得開心(羞)///// 我寫的時候突然覺得啊~悟空你好可愛XDDDDDD

          2. 涵涵

            用美國黏土和鐵絲XD~做的超開心的

            悟空真的很可愛ww很純情ww

          3. Post author

            好厲害@@
            我做不出來XDDDDD
            做大便也許還可以XDDDDD

            純情大叔萬歲wwwww

          1. Post author

            悟空當然是進取型
            不然他一生也吃不到他的王子wwwww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