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三郎xKURURU] 真實

[三郎xKURURU] 真實

自從奪得見面的主導權後,三郎一星期都至少兩晚邀請KURURU來家過夜。

其實三郎恨不得天天都可以見到KURURU,但始終KURURU以他的研究所為家,要他每天都要過來陪自己是怎麼也說不過去。而且現在這樣,比起以前一個星期也見不到一次面好多了。

今天又是約定好的一天,帶著輕鬆的步伐向著日向家方向走去。

通常,三郎都會主動要求親自到日向家去接KURURU到他家去,但KURURU似乎都不太喜歡他跑過來,所以他都是在晚飯前或晚飯後才到。

唉,別搞得好像只是來我家陪睡的樣子嘛~

不過三郎每次總不厭其煩的問,相處的時間多一秒就是一秒呢!

「KURURU,我現在來接你囉?」

「啊~今天取消~」

「取消?為甚麼?」

從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壞消息,三郎可是期待了一整天呢!

「隊長說要到海邊做生意~」

「生意?」

那KERORO又搞甚麼鬼主意?

然後,從遠處傳來了KERORO的聲音。

「KURURU~出發囉~!嗯?誰的電話?」

「三郎~」

「喔哦哦!三郎殿嗎?正好,給吾跟他說。三郎殿嗎?」

似乎KERORO從KURURU手上接過了電話,三郎也唯有回應了。

「KERORO嗎?」

「今天學校放假,夏美和冬樹打算到海邊玩,吾等也會一起去,三郎殿也來嗎?」

「海邊?」

「對!桃子殿和小雪殿也會去,你也一起吧!一定很熱鬧的!」

「呃…」

一起熱鬧又怎樣?三郎只想和小黃獨處而已!

「海邊那個沙灘見囉!」

然後KERORO直接掛掉,然後就是一陣ケロッケロリ的詭異笑聲。

「クッ~クックッ~隊長~你是要三郎在場令夏美規規矩矩嗎?」

「ケロッケロリ~只是有點對不起紅達摩了~」

無奈合上手機,三郎想反正都要去日向家,沒差吧?

明明早就約好了,卻給KERORO一句說話就忘記了與他的承諾。雖然說KERORO是他上司,但KURURU又不是不能拒絕他。尤其這個看來根本和侵略完全無關,KURURU沒必要跟他鬧吧?

不過跟KERORO一起胡鬧也是KURURU的興趣之一吧。

三郎一直都很羨慕KERORO,他羨慕所有能跟KURURU親近的人。

雖然最近他們之間的關係比以前有寸進了,但羨慕,甚至嫉妒的心情還是會有。

回到家隨便換了套便服,淺灰色的薄薄一件無袖襯衫,外套一件藍色短袖格紋襯衫,還有深藍色的五分褲。

一個子,帥!

三郎一出現在沙灘,就立即被夏美和小雪他們纏上要組隊打排球。

三郎當然也沒拒絕,而那五隻宇宙人?果然真的在賺錢,在賣他們情有獨鐘的特製驚奇丸子和刨冰。

KERORO和TAMAMA依舊換上他們喜愛的滑稽女裝在賣力地叫賣,雖然都束著可愛的雙馬尾,穿著的女高中生運動服也很可愛,但那種誇張又滑稽的動作和說話方式,實在令人不敢恭維。看上去,還比較像在做搞笑話劇。

DORORO戴著金色捲髮加上蘿莉裝還算可以,總算賣了好幾盒丸子。

長長黑髮的GIRORO的水手服裝完全不行啊~整個人就呆站在一旁,雙手垂下,彎著身子,心裡埋怨著KERORO那死白癡,為甚麼每次都變成這樣?他自己要扮女人就算,為甚麼總要他一起陪葬!

最衰就是三郎那傢伙竟然突然出現,夏美完全被迷住了!

三郎和夏美快樂地打排球,這簡直就是火上加油的畫面!!

忍無可忍,扯著KERORO就罵。

「KERORO!夠了吧?只賣了不夠十盒丸子啊!」

「真是的!那是因為GIRORO不夠努力吧!」

「你…和TAMAMA只在搞笑,都是DORORO在賣,還好意思說!」

「甚麼?!我和TAMAMA在吸引人視線也很重要的你知道個屁!」

突然,一陣濃烈的氣味撲鼻而來。

「咖哩…不是吧?」

四人同時間衝到擺賣攤位後面的帳幕,KURURU果然在煮咖哩,還一一把咖哩倒在一盒盒的驚奇丸子上。

「NO!!!!!!!!」KERORO眼淚兩行~

「KURURU你這傢伙!在丸子上加咖哩是怎樣?誰吃啊!」

「KURURU殿,這樣的丸子即使在下再努力也難以賣出一盒啊!」

「欸……變成這樣的丸子KURURU前輩自己一個吃光好了…」

「クッ~クックッ~~求之不得~~」

然後KURURU左手兩串丸子,右手兩串丸子,同時間放進嘴裡吃掉。

嘔。

這咖哩野郎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喂!KERORO,怎麼辦?有這麼多丸子,全部報銷嗎?」

「這樣太浪費的說~」

TAMAMA看著丸子上的咖哩,雖然是浪費,但即使是TAMAMA也實在是吃不下。

「ケロッケロリ~吾有妙計~」

另一邊廂,夏美,小雪和三郎的一組又一次得分了,摩亞,桃華和冬樹一組完全不是對手。

「姐姐~你太用力啦~真是的。」

「上陣無父子,姐弟也沒情講~怎麼了?要休息一下嗎?」

大家都同意是時候休息一下了,望向那些無聊宇宙人的擺賣攤位,竟然集了一堆人。

「哇啊~很熱鬧呢!就是說,空前盛況?」

「算甚麼盛況?一定又在玩那些甚麼搞笑劇吧!」

夏美就不相信,那些傻瓜青蛙的丸子和刨冰能有多受歡迎。

眾人走近,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在攤位前的少說也有五六十人,而且都是男性。

男生們口裡都嚷著要買丸子和刨冰,有人抱著三或四盒丸子出來,更有人買完又回去再買。

「請問~這些是甚麼丸子?為甚麼這麼受歡迎?」

夏美隨便捉住了一個男生問。

「咖哩丸子耶!甜甜的有蘋果味的咖哩和小小的甜丸子撞在一起味道實在太神奇了!」

「咖哩丸子?」

「還有咖哩刨冰呢!超特別的!」

把咖哩倒在丸子上?還在冰上淋咖哩?桃華聽到都想嘔了。

「重點是那個女孩子很可愛啊~我等一下還要再去買一次跟她再握手呢~」

女孩?很可愛?傻瓜青蛙們的籃星人裝陰陽怪氣的哪裡可愛?

尤其他們的臉根本無法變成地球人的樣子,又綠又紅又籃的臉看上去就是奇怪!

「借一下,借一下。」

夏美和眾人擠進人群中,好不容易,終於擠到最前面,只見KERORO,TAMAMA,GIRORO和DORORO依然穿戴著他們的女性籃星人裝,不停的收錢,不停的傳送著一盒盒的咖哩丸子和一杯杯的咖哩刨冰。

但是,付了錢,接了丸子和刨冰後,男生們沒有離開,而是到另一邊排隊。

探過頭向前看,一個橘色頭髮,穿著橘色短裙子和長靴的水手服少女,逐一跟男生們握手。

「KURURU!?」

那些男生們口中的可愛女生?那些男生爭先恐後的買丸子就是為了跟這“女生”握手?

對啊,還有KURURU這副籃星人裝,跟PURURU一樣的,是完整的一個籃星人裝。

尤其“她”還曾經紅遍全日本,卻突然出現在這裡賣丸子,受歡迎也是當然的。

眾人覺得眼前情景極盡不可思議,也不得不佩服這些傻瓜宇宙人的賺錢能力。

但三郎看在眼裡可是看得怒火中燒,這些宇宙人究竟來地球是做甚麼的?忘記了嗎?

KERORO為了賺錢不擇手段不是這一兩天的事,事實是他們老是想些無聊點子賺錢,這倒不出奇。但KURURU竟然為了買幾盒丸子就可以跟男生一個一個的握手?那些男生的眼神個個都色迷迷的,他沒看見嗎?剛剛有一個握手時就有多餘動作,無恥的捉住了他的手在磨蹭!

雖然他戴著白手套,但看著就是令三郎火大。

「月島小姐,可以親一下面額嘛?吶?」

「要親吾家KURURU的話可要買二十盒丸子才行喔!」

那個男生聽到後,二話不說就說要買二十盒,然後急不及待就要把大大的嘴巴欺近KURURU臉龐…

突然一個排球不知從哪裡猛飛過來,不偏不倚的打中那個色男的大嘴巴。

幾乎同一時間,三郎已經捉住了KURURU的手奔到遠處。

三郎拉著KURURU一直跑,直至跑至一陰暗角處,三郎把KURURU拉到一大樹後藏起來。

KURURU倚著樹幹喘著氣,換成籃星人的形態一樣跑得吃力!

「KURURU!」

「不是KURURU,是KURURU子~~」

「別玩了!你知道你在做甚麼嗎?」

「?」

KURURU呆呆的看著三郎,他在生氣嗎?三郎生氣成這樣,這樣大聲對他說話還是頭一次。

見KURURU狐疑的看著自己,才驚覺到剛剛的語氣好像是重了點…

低下頭,三郎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冷靜點吧!小黃完全不明白他剛剛是甚麼狀況嗎?險被另一個男人非禮耶!

「你這身打扮是怎麼回事?」

「欸?本大爺的籃星人服捏~你應該在電視見過滴~クッ~クックッ~」

「我是問你,為甚麼要這個樣子隨便給陌生男人亂摸?」

「你沒看見嗎?我們在賣丸子~咖哩丸子喔~クッ~クックッ~」

「KURURU,我是很認真的在問你的。」

對他生氣沒用,三郎也不忍對小黃嚴厲發脾氣。換上認真的神情,輕捉住KURURU的肩膀。

變成人型的KURURU,跟自己幾乎差不多高度。長長柔順的橘色頭髮在左右兩邊束起,紅色的眼眸明亮有神,但依然需要眼鏡幫助視力。戴著相同的耳機,相同的圓形眼睛,孅細的身體突顯出一種惹人憐愛的病弱美…。

三郎看著眼前的KURURU,女性地球人身體的KURURU…

的確在電視見過他,當時一下就認出是KURURU了。在短時間內迅速走紅,引起一時騷動,然後又突然失蹤。三郎那個時候已經想到,大概某黃玩厭了,活動太多太麻煩了,而且做一個受歡迎的偶像根本不適合KURURU,完全違反他自以為傲的美學。

當時不太懂她哪裡受歡迎,現在真人就在眼前,三郎好像就懂了。

KURURU被三郎盯著,表情又古古怪怪的,不知道他想怎樣。

「三郎?」

「啊?啊,對了,你…所以我要說的是,你不能隨便就讓男人摸你。」

「嗯?無所謂吧?」

「無所謂?怎會是無所謂?你怎可以這麼隨便?」

「呃?隨便?」

三郎看著KURURU的無辜表情,知道他應該是聽不懂他話中的意思。

「女生的話…對了,其實這個是衣服還是甚麼?」

三郎輕摸著KURURU孅細的手臂,溫暖柔軟的觸感,跟真人的完全沒分別。

「是本大爺身體啊~」

「是這樣啊…」

三郎雖然不明白這是甚麼技術還是魔法,反正這是KURURU的身體沒錯就是了!

「總而言之,女孩子的話不能給男人亂摸,要保護自己的身體嘛。」

「啥米?別說傻話了~本大爺是男~~~」

「現在是女吧?」

「切…認真個屁。」

KURURU遞起手,伸出尾指做出挖鼻孔的動作,完全不顧儀態。

「你啊,這樣的態度,我看剛剛要不是我阻止,你就讓那個大嘴男親了你吧?」

「那有甚麼關係?我完全不介意咩~~」

完全不介意?我介意啊!!三郎在心中吶喊道。

因為喜歡,所以不希望任何人碰到他,能碰的應該只有我三郎。

不管是甚麼形態的KURURU,男性也好,女性也好。K隆星人也好,地球人也好。

「不介意…嗎?」

突然,三郎捉住KURURU雙手,緊緊的按在樹幹上。

當KURURU還未搞清楚狀況時,三郎已覆上KURURU的雙唇。

這是三郎的初吻,但KURURU柔軟的雙唇令三郎一下子沈迷了。跟隨著自己的感覺,下一秒,三郎的舌頭已滑進了KURURU濕潤的口中,與KURURU的舌尖輕輕的觸碰…

這是怎麼回事?突如其來的驚嚇,KURURU連反抗都忘了。

然後一道强光在三郎眼前,完全遮掩了KURURU的身影。

下一刻,KURURU被按著的雙手消失了,三郎變成雙手撐在樹幹上的姿勢。

低頭向下望,只見KURURU已變回原來K隆星人的模樣,逃跑去了。

看著KURURU到背影,三郎撫著心胸,感受著自己狂亂的心跳。

不能逃避。也再沒有籍口逃避了。

-----------------------

後語:挖啊啊啊啊啊~~~~~~~掰甚麼啦我
變成坑了~~要怎樣掰下去啊?(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