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三郎xKURURU] 生病

[三郎xKURURU] 生病

「KURURU,你知道三郎學長最近是怎麼了嗎?」

「什麼啊?」

夏美突然來到KURURU的實驗室,聽她說是三郎有好幾天沒上學了。

「真是的,你們好歹也是朋友吧?怎麼他的事你什麼都不知道嗎?」

平白無端給夏美訓了一頓,可是比較令人在意還是三郎的情況...

(那傢伙雖然常常翹課,但三天沒上學也不像他的作風。)

電話又打不通,KURURU唯有親自到他家看了。

與小隊會合後,雖然為了方便,KURURU已搬到日向家的地下基地居住,但三郎並沒有向KURURU要回錀匙,還半開玩笑的說隨時歡迎他回來住。

(說起來,在那以後還真的沒在他家過夜了…)

「三郎,你在嗎?」

家裡的擺設跟他離開前一樣沒有什麼變動。三郎的父母都在國外,留下他一個孩子看家,只是偶爾會有一個好像是叫小田大嬸的人會來看他以外,平時他都是一個人的。

說實在也是挺令人不放心的,怎麼說三郎還是個中學生而已啊。

走到樓上,推開三郎房間的房門,要找的人就這樣躺在床上。

(睡著了嗎?)

KURURU爬到三郎床上,見他臉蛋紅紅的,伸手就要探他的額頭...

「嗯…?」

「你啊,發燒了喔~」

「KURURU…嗎?」

熟識的聲音,額頭上感到柔軟的觸感,三郎張開眼廉...

「真的是你…?我是不是在做夢?」

「大白天做什麼夢啊?」

跳到窗臺前,KURURU拿出他的遙控器按了一下,飛行器應召來到面前。

「你去哪?」

才高興KURURU會來看他,可是又要離開了?三郎勉強撐起身子,拉住了KURURU的手。

「去拿藥給你。」

「藥…?我有吃…」

「嘿,籃星上的藥效力太慢,不管用的。等我回來吧。」

「……啊…」

「……」

「……」

「…喂,你放手啊。」

「啊…對不起。」

三郎把手放開,讓KURURU駕上飛行器離開。

等KURURU離開後,三郎又重新躺下來。本來以為他不會來,但他卻出現在他面前。三郎不覺扯出一抹滿足的笑容,他可以想成是他是為擔心自己而來的嗎?

也不是故意不給他打電話或是發個短訊,但幾天前三郎本來想約他出來吃飯,可是他一句「最近很忙!」然後就掛線了。心裡覺得失望以外,也想先不要去打擾他吧。更何況是生病這種小事了...

反正只是發燒,吃過感冒藥然後休息幾天自然就會好了吧?

反正,他一直都是自己一個熬過來的啊...




「嗯…。」

過了不知多久,三郎悠悠醒了過來。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看看時間,都已經快要六點了。

「我又睡了整個下午嗎…?」

按著額頭坐起來,怪了,身體的氣力好像回復了不少?

「KURURU回來了嗎?」

下了床,打開門,一陣濃濃的香味立即撲鼻而來。

「咖哩?」

除了他,沒有別人會在他家裡弄出這麼香的咖哩。三郎立即走到樓下,那個人果然就在廚房。

「你醒了嗎?」

「好香~~我正在餓呢!」

有多久沒吃過KURURU親手做的咖哩了?

別說是咖哩了,生病以來,幾天連續都沒吃過一頓正經的。因為身體不適,小田大嬸一家又旅行去了,自己又不能外出,所以已經在家吃了好幾天方便麵。

「你啊~幾天沒吃飯嗎?」

怎麼吃得這樣狼吞虎嚥?真不像他吶...

「嗯…也可以這麼說吧。」

「…真是的,生病了沒人照顧不會打個電話過來嗎?那個大嬸在哪兒?」

「可是你說過最近很忙是吧?小田大嬸一家旅行去了,所以這幾天就我一個人。」

「……」

什麼嘛?既然沒人照顧了,他就以為我真的會忙到連看他一眼都不行了嗎?

KURURU納悶著,即使再忙,但要是知道三郎病成這個樣子,他也不可能不管啊。這傢伙究竟有沒有自覺啊?要不是他及時拿來特效藥,他現在不是在吃咖哩,是在躺醫院了。

「吃完再給你打一針,然後再睡一覺就沒事了。」

「…KURURU…,你會陪我嗎?」三郎小心翼翼地問。

又不是小孩子,撒什麼嬌~啊?本來想這樣說的...但其實也有點不想放下他一個不管。

而且剛剛才覺得他一個人挺可憐的,也有點不放心他自己一個了。

「就今晚喔~。」

「真的?」

三郎喜出望外,還以為他會帶著他平時愛輕蔑人的語氣說「又不是小孩子了,撒什麼嬌~啊!」這樣的話呢。

「KURURU的咖哩還是一級棒啊~」

「當然了~這裡夠你吃一星期了。クックック~」

「嗚哇…啊哈哈!不愧是KURURU呢~」

「別誇我啊~」

突然發現,其實生病了也蠻不錯吧?

至少,他不會自己獨自一人在家裡,KURURU現在就在自己身邊,像以前一樣...

三郎笑了,原來他一直懷念著這種感覺。為什麼到現在才發現呢?




打開衣櫃,原本他睡覺的位置被一疊書本佔去了。

「喂,把書搬開吧。」

「…嗯……。」

「不是『嗯』,我的床鋪呢?還說我可以隨時過來住,連床都沒囉。」

「對啊,我就是沒打算讓你睡在這。」

「嗯?什麼意思?」

「就是你要和我一起睡的意思。」三郎帶著無害的微笑說道。

「啊?你──」

KURURU話語未落,三郎已把他抱入懷中,下一刻二人已倒在舒服的床上。

「哈哈!」

「哈哈你個頭!放開我啦~」

「不要~」

「你愛抱著娃娃睡的話我就買一個給你好了。」

「我要的是KURURU啊。」

突然換上溫柔的語氣,在KURURU耳邊說著。抱著KURURU的雙臂不覺收緊,像要把KURURU整個人都陷入他懷中,管他手腳在揮動掙扎,也不讓他從他懷中離開。

「嗯…別…別抱這麼緊啊。」

「你不喜歡嗎?」

「當然了!本大爺不是抱枕啦~」

「那我抱輕一點吧。」

重點不是這個好不好?

「別孩子氣了,我是不要抱。」

「嗯,我本來就是個孩子吧。」

「呿…」這小子也會撒嬌啊?

「抱著睡沒關係嘛。」

這樣說著,根本就是不打算要放手了。

感受到三郎雙臂又稍微收緊的摟住自己,KURURU覺得反正現在人給他抱住了就他說算數,論氣力又大不過他,所以也索性停止了掙扎,乖乖的躺在三郎懷中。而被微熱的體溫包圍著,KURURU睡意漸濃。在三郎懷中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準備進入夢鄉。

三郎笑了。把被子拉起蓋到他們身上,好好的抱住了懷中的KURURU,在他頭上輕親了一下...

「喂!幹嘛呀你?」

「高興啊,一直都想抱著KURURU睡覺,一定感覺很幸福的~」

「幸福?」這小子今天有病嗎?啊對…他的確病了...

「真後悔當初那麼容易就把你交了給KERORO呢…」

「……」糟糕…開始語無倫次了這小子。

「我真的好羨慕KERORO他們,還有冬樹和夏美…」

「說什麼啊你?不是跟你說過,隨時可以過來找我啊。」

「真的可以?不會打擾KURURU?」

KURURU無力的嘆了口氣,這小子今天怎麼特別任性?是因為生病,身體弱了,又一直自己一個人,所以才會突然顯得這麼脆弱嗎?

面對著這樣的三郎,KURURU就無法再裝起他那冷漠的態度...

「別老是以為你是獨自一人哪。」

就只有他一個經常是獨來獨往,但其實如果他希望的話,在他身邊等著的人還是挺多的吧?

「別每次都自以為是的獨自應付所有事情,像上次那樣子,這次也是…會死的喔~」

「上次…?啊。」

是指與沉默星人決戰那次嗎?只考慮到不想把KURURU捲進來,但那次卻真的令他著急了。

雖然那事件確是險象環生,甚至說了狠話把KURURU氣走,但最後看見他出現並救了自己,三郎心裡還是不由得一陣高興、又一陣感動。嘴巴說不要KURURU多管閑事,心裡想著不希望將KURURU捲進來,為自己找來了一大堆漂亮的籍口,可是當看見他真的來了,卻才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情。

他原來希望他可以一直在自己身邊,不管什麼時候,什麼環境,他也希望可以和KURURU在一起的這種心情。

「上次的事情…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誰要生你的氣?總之下次有什麼事記得要告訴我好了。」

「嗯,我知道了。」

「…記住了,你不是一個人的吶~」

「嗯!謝謝你,KURURU。」

說完,一個吻又落在KURURU頭上。

「…被男孩親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喔~」

「KURURU不喜歡?」

「難道你會喜歡被男的親吻嗎?」

「嗯…,如果是KURURU的話我可是高興都來不及呢~」

「莫名其妙…快睡吧!」

莫名其妙嗎?也許吧...連自己也不能否認了。也許這是生病了的緣故,才會令自己胡思亂想。或也許是一個人久了,突然有人相伴才會放肆地胡說八道。但感受著懷中人傳過來的體溫,那種不管怎樣都不想放手的感覺卻又這樣的真實...

先撇下心裡理不好的心思,無可扼抑,三郎緊緊的,摟著破曉前難得的溫存。

也許到了明天,一切又會回復到以前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