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三郎xKURURU] 回不去的現實

[三郎xKURURU] 回不去的現實

唉,我做了甚麼。

回到家後,三郎吃不好,睡不好。第二天,乾脆蹺課了。

為甚麼要吻下去?因為眼前的是個女孩?

不,KURURU原本模樣的時候他也吻過他,只是吻的地方不是嘴唇而已。

因為當時是氣在心頭,一時衝動?

三郎承認當時他確實是生氣了。KURURU毫無自覺,毫無節操,確實有點想教訓他一下,看他還敢不敢說不介意給男人親吻!KURURU本來就是個性格扭曲的人,但這種危險的思想要是不改過來,三郎想著就是不能容忍。

不其然的摸上自己雙唇,腦中再次浮現出昨天的畫面…

KURURU的唇很柔軟,那種溫熱的觸感很真實,竟然令三郎不自覺的沈迷在其中。

想起那個畫面,三郎立即就臉紅熱熱。可惡!這是第幾次了!?

KURURU怎樣想呢?生氣嗎?嚇壞了?

打開手機看,昨晚發給他的短訊,KURURU一個都沒回。

第一個短訊:對不起

第二個短訊:可以見面嗎?

第三個短訊:今晚你會來嗎?

結果KURURU當然沒有依先前的約訂來他家過夜,而短訊也是沒回。

以前,即使見面時間少,但他們還是會互通短訊,而KURURU也是有訊必回,像這樣一個字或表情符號也不回覆三郎還是第一次…

這也是意料之內吧?生氣是必然的。給嚇壞了也是必然的。

但三郎不希望KURURU生氣,更不要嚇倒他,而是要傳達自己的心意。

其實三郎已經不止一次對KURURU說喜歡,只是KURURU似乎對他的表白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也不知他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還是他根本不在乎?

以KURURU的反常性格,被喜歡上可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也說不定。

「唉~~~」

打開通訊錄,看著和KURURU的通訊紀錄,發了過短訊過去,再換過衣服後就出門了。

在研究室的KURURU收到短訊,只是簡單的幾個字:我現在來見你。

現在?這傢伙又蹺課了?

把電話隨便放下,繼續專注在大型鍵盤上打字。

「嗯?」

左邊螢幕的程式突然出現錯誤,無法啓動。

檢查錯誤的訊息,發現是中間螢幕,即剛剛一直打出的程式做錯了。

這樣的簡單程式,KURURU竟然是打錯了,而且是這種的低級錯誤!

昨晚沒睡好,所以才會不能專注,一直打錯程式吧?一定是這樣。

KURURU完全不想多想,他睡不好的原因,不能專注的原因,罕有地寫錯程式的原因,KURURU都完全不想深究。

把那些錯誤的程式刪去,KURURU重新打過。

在日向家看家的KERORO,跟往常一樣做著家務,開動吸塵機快樂地打掃地方。

門鐘突然響起,通常KERORO看到是不認識的人,都不會開門。

「三郎殿?」

既然是認識的人,KERORO當然大方地打開門讓客人進來。

「三郎殿,不是應該和冬樹殿一樣在學校嗎?」

「KERORO,我來找KURURU的。」

進入了地下基地,這裡真的很大,而且似乎一直在擴建,像是一天都走不完。

在這裡每條通道都差不多,很容易會迷路,但前往KURURU研究室的通道,三郎可是合上眼也能找到。

「KURURU,我來了。」

沒反應,但三郎可沒想過就這樣就打退堂鼓。

「KURURU,我可以進來嗎?」

「只阻你一陣,可以嗎?」

「…KURURU,你在吧?」

還是沒反應,連叫我滾也不在乎嗎?

「不然就這樣隔著門說話我是無所謂。」

然後,研究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三郎進入研究室,KURURU就像平時一樣,坐在椅子上埋頭苦幹的在打字。

三郎站著,想開口說話,心中也有千言萬語,但卻有口難言,不知從何說起。

「不是說有話要跟本大爺說嗎?有話就說吧。」

反而由KURURU先開口,因為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沈默。他人就一直站在後面,又不說話,又不知他想怎樣,搞得他渾身不自在,想專注在他正在寫的程式上也不行了。

心想,三郎甚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媽,平時明明就很會說話!

有話就快說,說完就快走!三郎不說話的話,KURURU也下不了逐客令。

從KURURU說話的語氣,三郎聽不出他有沒有在生氣,也許可以先從這點說起吧?

三郎鼓起勇氣,他知道他今天一定要把話說清楚,所以他發出短訊後就立即來了。

「昨天的事…KURURU生氣嗎?」

看吧,果然跟昨天的事情有關,第一句就提起了。

生氣嗎?KURURU倒沒有生氣,倒是給嚇倒了。

從來沒人這樣吻過他,說沒給嚇倒才怪。

而更可怕的是,心竟然前所未有的跳得厲害,身體也是異常的熱。

他還以為自己會死掉,但回到家後,心情平復過後又沒事了。但每次一想起那個畫面,心跳和體溫又會再次變得不正常。所以昨晚才一直睡不好,也沒辦法專注工作。

「昨天的事…如果KURURU是生氣的話,我可以道歉的。」

KURURU停止了打字的動作,專注的聽著三郎的說話。

「不過你別誤會,我道歉只是因為不想你生氣,並不是因為…親了你。」

「你這是甚麼意思?」

把椅子轉過來面對著三郎,連道歉都有條款說明?還是第一次聽到!

「因為,同樣情況再發生的話,我還是會吻你的,KURURU。」

KURURU皺起眉頭,這傢伙在說甚麼,實在是搞不懂他了。

而面對著三郎認真的眼神,KURURU就更加困惑。

還會再做一次?哪道歉又有啥意思?

「你別誤會,我怎會去隨隨便便吻一個女孩呢,我是因為…」

「喔~我明白了~」

「你…明白?」

「クッ~クックッ~小鬼就是小鬼,碰到美女就忍不住吧~?」

「啊?」

「美女當前,也難怪你~」

「不是!」

三郎打斷了KURURU的說話,不讓他說下去,也不要他再誤會。

雖然這樣的解釋,可以輕鬆的矇混過去,讓他們可以回復以前一樣。

但這樣並不是三郎所想的,他不要後退,他不要回復以前一樣,他要KURURU明白他的心情。

三郎行近KURURU,在椅子上坐著的KURURU面前蹲下來。

「即使是現在的KURURU,我也一樣想親吻…要試試嗎?」

「!」

這是甚麼驚人發言?與三郎的眼神平行線的接觸著,距離得這麼近,KURURU有衝動想跳下椅子逃離。

但三郎似乎是知道KURURU想避開自己,反而雙手撐著椅子,把KURURU整個人困在椅子上了。

這傢伙是認真的,KURURU下了這樣的一個結論,但他不可能這樣就認輸,更不能表現驚恐。

究竟三郎是甚麼意思?還要吻我?

「喂喂,你應該知道本大爺是男吧?」

「我當然知道,我也知道你是宇宙人,還是個侵略者。」

「你啊,究竟是怎麼了?要戲弄本大爺還早了…」

「我喜歡你。」

「!」

「我真心的喜歡你。KURURU。」

喜歡兩個字KURURU聽過三郎對他講過好幾次了,但這次的表白卻是不容他逃避。

溫柔的捉住了KURURU雙手,深情的眼神望進KURURU厚厚的眼鏡。

「我知道你喜歡被人討厭,但我想我是喜歡你了。我以前都對你說過的,但這次我可以很認真的跟你講,我是真心喜歡上你了。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KURURU是男也好,女也好,我喜歡的就是你呢,KURURU。」

晴天霹靂,竟然會有人喜歡自己。

所以他才會吻了自己嗎?喜歡才會接吻,這種禮儀K隆星人也會,但他從未想過會在他身上發生。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的?對了,會是因為他從來沒做過令他討厭的事情嗎?例如惡搞。

但之前就想過,他是個例外,客觀看就是因為他不希望被討厭。

難道這是他的錯?令他喜歡自己是他做成的,是他做錯了?

等等,不要被討厭不等於希望被愛啊!

想著,KURURU也覺得亂了。對於三郎,當然是個特別的存在。他是他在籃星第一個遇上的人,也是少有能揣測到他那扭曲了的性格的人,同時也能包容他的陰濕陰暗陰險。

基本說,三郎應該是唯一一個能跟他「正常」溝通的人。

KERORO和GIRORO等是隊友之外,更是共過患難的同伴,當然是一種特別的關係。

但三郎是朋友,他唯一承認的一個重要朋友,僅此而已。

即使要說到喜歡這份上,也只是朋友的那種喜歡。

「三郎,我們不是朋友嗎?」

KURURU作了個小提醒,他們從來都是朋友啊。

三郎明顯感到失望,KURURU的意思他懂,但他已經不能安分於朋友關係。

「KURURU,我和你之間不可能再是朋友,我和你只有兩種可能,成為戀人,或是忘記對方…」

但未等三郎說完,研究室外突然傳來了KERORO的叫聲。

「KURURU,吾剛才和TAMAMA在保齡球場打球,可是其中一個保齡球吾一拿起就突然爆炸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啦?!」

KERORO和TAMAMA爆炸頭的衝了進來,向KURURU興師問罪。

這KERORO對KURURU來講簡直是合時雨啊~

KURURU無視在面前的三郎,從椅子上跳了下來。

「哦~終於有人抽中了嗎?」

「果然是KURURU!究竟你藏了幾個炸彈在裡面?」

「忘了捏~」

「嘎!!!」

KERORO給氣炸了,好像也沒留意到三郎就在這裡,硬把KURURU拉出去。

「真是的!快把炸彈換回來啦!炸死人怎麼辦?」

「放心吧隊長~炸藥的份量不足以殺死人,最多變爆炸頭~クッ~クックッ~」

「叫人怎放心啊!是說,炸藥的份量不是重點啦好不好!」

目送著KURURU和KERORO和TAMAMA離開了研究室,三郎趴在空著的椅子上。

我們,真的回不去從前了。

------------------------

後語:怎樣收科好呢(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