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三郎xKURURU] 同伴與戀人

[三郎xKURURU] 同伴與戀人

三郎如往常一樣,過了普通的一天。

回到家後依然是一個人,拿出手機,想著好不好找他呢?他會不會在忙呢?

其實沒甚麼特別事情,也實在想不出哪裡找個籍口來見他。

好像就只有他,即使想見面也不容易,不是說想見就能見…

為甚麼他一定要搬到日向家呢?KERORO和GIRORO寄住在日向家是理所當然,但其實小隊中任何人都沒在日向家的地下基地居住啊。TAMAMA一直留在西澤家,DORORO也一直跟小雪在一起,為甚麼KURURU就不能留在自己身邊呢?

「唉~~」

長嘆了一口氣,三郎躺到床上,然後他聽到窗門被敲的聲音。

「KURURU!」

想著的人就在眼前突然出現,三郎喜出望外,立即把窗門打開,讓KURURU進來。

KURURU頭頂著枕頭和綿被,手拿著他的白色手提電腦,從飛行器下來,再解除隱身儀器。

「KURURU,你怎麼來了?」

「說我隨時可以來過夜的不是你嗎?」

啊,對,他是這樣說過。那次他病了,幸得KURURU的悉心照顧才很快恢復過來。其實從開始他就跟他說希望他隨時過來住,連鑰匙他都從來沒有收回來,但就除了他那次生病以外,KURURU是一次都沒來過…

「KURURU竟然會來看我,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你這樣說,本大爺可一點都不高興哦~クッ~クックッ~」

認識KURURU好長的一段日子了,他轉彎抹角的說話方式三郎多少也有掌握一點。只是有些時候,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確實不是那麼容易能分辯出來就是了。不過剛剛他說的,大概是反話吧?

「不過難得KURURU來了,我們出去走走好嗎?」

「出去?去哪~?」

把KURURU手上的電腦拿過來放下,也把KURURU頭上的枕頭和綿被放到自己床上,抱起KURURU放在自己肩膀上坐著。

「喂~別擅作主張啊~」

「快開隱身系統啊,被別人見到你就麻煩了吧?」

不管KURURU反對,三郎就這樣出門口了。他知道KURURU雖然說性格陰險扭曲又愛作弄人,但其實也算是個很隨和的人。

當然,也是要看情況而定囉~

誰不知道,惹KURURU生氣下場可是很慘的。

其實三郎也不知道要上哪,只是看見KURURU手上拿著電腦,如果他們只留在家的話,在睡覺之前,他一定會只會顧著玩電腦而完全忽略他的。所以要他丟下電腦,唯有到外面去了。

真是的,去到哪都要帶著電腦嗎?

雙腳雖然是漫無目的的到處逛著,三郎的嘴巴卻是沒有停止過說話。

「上星期我去錄音室做節目的時候,看見一個怪大叔……」

學校的事情,工作上的事情,日常遇到的有趣事情,連電視節目和娛樂新聞都說得起勁。

KURURU雖然不是全部聽得懂,但都總會一一回應三郎。一句簡單的「嗯」或是「哦」,當然還有當KURURU覺得有趣或是高興時常會發出的「クッ~クックッ~」笑聲。

三郎在學校總是給人難以親近的感覺,說話少又不愛跟人溝通,但對著KURURU總是變得多話。

尤其KURURU搬到他們的秘密基地後,他們相處的時間變少了,每次見面三郎就有說不盡的話題,像是要把沒見面的時間一次過的補回來。

三郎向來獨來獨往,但對方換成是KURURU,卻又是另一種情緒。

想跟他一起,想跟他多相處,想獨佔他的時間…

「人總是這樣,只有在失去的時候才知道珍惜…」

「嗯?書丟了再買不就行了?說得那麼嚴重。」

「唉~我是說你啊,KURURU。」

「我?」

說得沒頭沒尾,KURURU當然是聽不懂了。

二人不知不覺來到公園,三郎到了一個人少的地方,在一顆大樹下坐了下來。

KURURU也不以為然,畢竟別人看不見他的存在,三郎一路走來都自己一個人自言自語已引來了好幾個人的注目。找來一個人煙比較稀少的地方總會安心一點.

所以說為甚麼一定要到外面來?在家裡不就好了?真是小鬼。

三郎伸手抱過KURURU,把他從自己肩膀上放下來,放到自己大腿上坐著。

其實KURURU也發覺到最近的三郎對自己有點不一樣。對他說的話,對他的態度,還有看著他的眼神。說不上討厭或是反感,也說不上是自然或是舒服,卻是有種不知該如何應對。

「與其到外面來偷偷摸摸,不如回家去吧。」

「為甚麼呢?KURURU都會和冬樹君出去,換作是我就不行了?」

「冬樹?」

「你忘記了嗎?我可是見到了哦!你和冬樹在秋葉原逛了一整天吧?對吧?」

「啊,對了。」

「還有一次,你和夏美一起放學回家。對吧?」

「你在生甚麼氣?」

「沒生氣!我只是覺得KURURU跟日向家的人關係都很好…比較起來…」

「比較甚麼?」

「唉…我還以為我和你之間是特別的,但最近我總覺得我和你跟普通的同伴關係沒分別。」

甚麼特別不特別?甚麼普通的同伴關係?

KURURU滿面問號。不然他想怎樣呢?自初遇開始他們就是朋友,是他在藍星上第一個認識的朋友,不是這樣嗎?

「就是說啊,我對KURURU來說,不是應該是個特別的存在嗎?」

一個極之卑微的要求,三郎小心的試探著小黃的反應。

「特別?你當然是特別啊~クッ~クックッ~」

「呵呵,是嗎?那你說來聽聽。」

為甚麼又要發出那種詭異的笑聲呢?三郎知道大概也不能對KURURU的回答期望過高。

他心目中「特別」的意思是朋友或同伴以上的戀人關係,但KURURU口中的「特別」大概跟三郎想的很不一樣吧?

「嗯…例如說,本大爺可沒惡搞過你吧?」

「是…是喔?」

「就是啊~」

說起來,不管是冬樹還是夏美,KERORO還是GIRORO,都是他的惡搞對像。

就只這樣嗎?這樣不能說明甚麼吧?三郎不禁露出少許失望的神情。

「難道你高興給本大爺惡搞捏?クッ~クックッ~」

「啊…哈哈~別開這種玩笑了!」

說到惡搞,小黃絕對是這方面的天才中的天才。

被他惡搞的下場可是很慘的,誰要去領教啊?想著,三郎都覺得一陣惡寒。

「那KURURU為甚麼就不惡搞我呢?」

三郎隨口問道,卻意外見到KURURU難得地認真思考的表情。

為甚麼?KURURU可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宇宙間沒有他KURURU大爺惡搞不起的對象。即使大如K隆軍,也多次給他惡搞得亂七八糟的。最後甚至被警告會把他降格,他也毫不在乎的繼續惡搞。結果一次終於玩過火,被總部連降四級,還把他調離K隆軍總部。

軍階對KURURU來講只是個無聊的虛名,他在乎的是自己能有多討厭。

而當K隆軍恨他恨得要把他調離總部,卻沒有完全撤掉他所有的官職,他知道他成功了。

他的終極美學--就是被討厭的同時,卻又是被需要。

這簡直是討厭中的討厭啊~

所以,難道說不惡搞三郎,是因為KURURU不希望被他討厭嗎?

小黃皺起眉頭,他KURURU從來不會想到不希望被誰討厭啊。隊長討厭他他高興,前輩討厭他他更高興,總部的傢伙討厭他他更是求之不得,惹到夏美和桃華生氣更是令他莫名的興奮。

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但客觀現實確實是他不希望被三郎討厭…

「KURURU?」

這個說出來好像有點不得了啊~

「本大爺喜歡惡搞誰就惡搞誰,本大爺就是不想惡搞你。」

說完,躍上三郎的肩膀,再直接爬到三郎的頭上。

「快回家。本大爺肚子餓捏。」

「哈哈,好吧!」

本來就沒對KURURU的答案有期望,所以也沒打算追問。而且這樣的說法也完全符合KURURU的自我中心性格。

三郎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向著家的方向行去。

「今晚是吃KURURU最拿手的KURURU特製咖哩嗎?」

「もちコース〜」

「好耶~KURURU親手做的咖哩我最喜歡了!」

「紅菜湯呢?」

「嗯!KURURU做的話都好吃!」

「最近研究了新點心,士多啤里咖哩蛋糕。要試嗎?」

「啊…呃…」

「クッ~クックッ~」

以前也有過一段短日子,他們幾乎朝夕相對,除了他在學校的時間,他們都在一起。

一起打電玩,一起吃咖哩,一起像現在這樣閑逛,給新來的宇宙人介紹一下地球。

早知道,就先跟小黃約法三章,幫他找回同伴後也要繼續跟他住在一起。

恨錯難返,三郎唯一能做的是珍惜他們相處的每一秒吧。

------------------

後語:不知道要寫甚麼(汗)
要寫下去才知道了~~~~~(八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