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同人小說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20.1)

[尤基治x梅利]The Journey (20.1)

三年前的汽泡季後賽,湖人淘汰了丹佛金塊進入總決賽,最後衝頂成功奪冠。

當年雙方的核心球員分別是湖人的勒邦·占士和安東尼·戴維斯,丹佛的則是尤基治、梅利和波特。但當年占士和戴維斯正值運動員的顛峰期,尤基治和梅利還很年輕,21歲的波特還只是個菜鳥,輸了經驗和技術也是無可厚非。

但是到了今時今日,尤基治已是個擁有兩屆最有價值球員榮譽的超級球星,而梅利和波特雖然經歷嚴重傷病,但終於是滿血回歸,兩隊終於在今年再次碰頭。

輿論的焦點都集中在占士和戴維斯身上,這也更令尤基治和梅利燃起鬥心。

尤基治這西部總決賽中成為NBA聯盟歷史上在一個季後賽季錄得最多大三元數據的球員,打破了60年代名宿張伯倫在1967年時便寫下的紀錄。也平了張伯倫連續兩個系列賽平均得到大三元數據的歷史紀錄,並拿下西部最有價值球員獎座。梅利亦成為聯盟史上首位在分區決賽中以50/40/90的投藍命中率平均得30分的球員。

4比0橫掃湖人後,丹佛靜待東部總決賽波士頓對邁亞密的結果。

因為丹佛在沒輸掉一場的紀錄下提早結束與湖人的西部總決賽,所以距離總決賽第一場有一個星期時間,大家便在這一星期裡好好休養身體,保持良好的身體和心理狀態迎接總決賽。

梅利坐在複式健身器上做著輕鬆的腿部鍛鍊,哥頓知道他這個時候一定在這裡。

「美美~~」

「嗨!艾朗!」

「有東西想送你。」

哥頓面帶笑容的遞上一個長型盒子到梅利面前。

「快打開看看啊。」

「送給我的?不是我生日啊。」

「你先別管,快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梅利把盒子打開來,裡面放著一條白銀色的鑽石墜飾項鍊。

這是一條特別訂製,呈拉弓形狀的弓箭吊墜,弓的中央是由英文字母J和M組成的設計,兩個字母則由一支藍色的箭串連在一起。JM是梅利名字的縮寫,而藍箭正是梅利在大學時期,在名門肯塔基大學打球時被起的一個外號。

兩個字母上安裝了總共十克拉的小鑽石,手工精緻又名貴。

「喜歡嗎?」

「喜歡啊!謝謝你!」

二人握著手的相擁著,尤基治剛好步進健身房。

哥頓早在訂製項鍊前已事先知會尤基治,以示尊重,也避免誤會!

「你看艾朗送給我這項鍊,很漂亮是不是?」

「艾朗你好偏見!送這麼多鑽石給阿美,送我的卻是健身器,暗示要我減肥!」

「你用錯詞了,是偏心,不是偏見。」梅利先更正尤基治的錯誤用詞。

「是你自己說要買個健身器放在家我才送你的咧!」哥頓無辜的解釋道。

「怎麼這麼破費給我們送禮物?」梅利把項鍊戴上,向哥頓問道。

「多謝你們啊。」

「多謝什麼?」

尤基治和梅利齊聲問道。

「我做夢都希望可以站到總決賽的舞台,這是我的夢想——」

哥頓在奧蘭多時屈屈不得志,當時球團期望他能夠成為球隊的明日之星,但自己並非眾人所期待的超級巨星材料,教練和球團也總是把他錯配,他在隊中擔任的角色幾乎每季都轉換。六年間就換了六位教練,從他新秀球季開始每年都得學習新的戰術和系統,令他和隊友無所適從。

球隊也因此一直表現低迷,在季後賽邊緣浮浮沈沉,六年間沒有贏過一場系列賽。

終於鼓起勇氣的向球團提出交易,當時的選擇是明尼蘇達,沙加緬度和丹佛。

三支球隊都屬於聯盟中年輕的球隊,沙加緬度過去多年都管理不善,已超過十年未能打入季後賽,跟奧蘭多是不遑多讓,並不符合哥頓的預期。

明尼蘇達有唐斯和艾華斯,卻沒有季後賽經驗,管理層亦不穩定。

而丹佛過去三年都得到季後賽的入場資格,隊中有聯盟的MVP超級球星尤基治,飆分後衛梅利作為他的搭檔,還有三分專家波特在外線補充攻擊點,而且他們三人的共通點就是同是丹佛自家訓練出來的選秀,是共同成長的三人組合。這年輕球隊既然已有了這三位強力核心,哥頓要是加入他們的話,他將會是隊中的第四人。

所以他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都勸他選擇明尼蘇達,但他最後是選擇了丹佛。

在奧蘭多,哥頓是當家球星,球權都在他手,教練要他成為單對單的持球得分手。

而在丹佛,球權是在尤基治和梅利手,能碰到球的機會將會大大減少,哥頓要突顯個人成就,他必須捨棄丹佛這支已有穩定陣容的球隊,但他卻在丹佛看到能展現他長處的機會。

尤基治、梅利和波特都是平均每場20分的得分手,與這三人同場,哥頓不會有每場必需拿下20分的壓力,他可以打他最擅長的禁區底線位置,當一個無球得分手,也可以專注他最擅長的單對單防守和籃下防守。

不是每個人都希望或適合當主角,他的目標是勝利,並非主角光環。

「但現在我終於站在這個舞台上···,這不是夢,這都是託你們的福。」

「真是傻瓜!」尤基治拍了拍哥頓的胸膛,笑說:「我才要多謝你啊~」

「是啊,要不是你臨危受命,和阿尤一起撐起球隊,過去兩年球隊也打不出好成績來。」

「嗯···我還以為自己是個帶厄運的災星呢···哈哈···。」

哥頓帶著半開玩笑的口吻說著,但事實是在他加入後兩星期,梅利和波特便相繼倒下。

所以哥頓當時的加盟頓變成丹佛的及時雨,有了他在尤基治身邊,由他填補梅利和波特的得分和進攻的空缺,令球隊接著兩年也能得以保住了季後賽的入場資格。

「你加入了幾個月我就拿下MVP了,你是幸運之星才是~」尤基治笑說道。

「就是,我和小米不在的兩年,要不是有你,球隊現在不知是什麼樣子了。」

「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啦···而且管理層的耐心也很重要的欸。」

跟奧蘭多和其他球隊不同,丹佛並不是一支急於速成的球隊。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帶著殘缺的陣容進入季後賽,即使過去兩年都失敗而回,但他們沒有慌了陣腳的去拆散陣容,或者走捷徑的在交易市場換來球星,反而耐心等待當家主控和翼鋒歸來一舉攻頂的機會。

全因管理層有著長遠目光,深信在他們全員健康之後終會苦盡甘來。

而這一年,他們終於如願以償,證明外界的質疑和低估是錯誤的。

以尤基治、梅利和波特為球隊的核心成員,耐心尋找一群適應各自角色的球員,耐心拼湊缺少的拼圖,成為今天的丹佛金塊。

哥頓便是其中重要的一塊,他也終於能和大家站在最後的舞台上。

亦證明了哥頓當年的選擇沒有錯,能打自己適合的位置和角色,更有攻頂的機會。

「總而言之,我加入的第一天就受你們照顧,所以我真心多謝你們。」

哥頓手握拳頭的拍著自己胸膛,點頭的表示最真誠的感謝。

丹佛的進攻系統千變萬化,講求的是對防守的閱讀和反應,需要高水平的籃球觸覺和智慧配合。所以為了加強自己在這方面的進步,加盟後接著的休季期他留在家中看了丹佛過去三年的比賽影片,私下向尤基治和梅利請教,好讓自己能儘快適應與配合他們。

而打從第一天開始,他們便對他照顧有加,首場比賽便設計了個戰術給他空位入樽。

「對了,你們記得我在丹佛的第一個入球嗎?」哥頓向二人問道。

「我記得啊!我在禁區外底線給你擋人,讓你突破防守切入,然後阿尤給你高空球。」

「答對!沒見過後衛的掩護牆做得這麼漂亮!你記性真好!」哥頓對梅利比大拇指讚道。

「阿美,你還記得我和你第一次成功的助攻得分嗎?」

就知道梅利沒有記住,但尤基治偏要問。

尤基治在丹佛的第二年,即梅利的新秀賽季,馬龍教練並沒有刻意要把他們放在一起,二人因在技術上還未成熟而同在輪替陣容中,上場時間不定,同場時間也非常有限,球隊的進攻核心也非以他們二人為主,合作組織進攻的機會自然是少。

但他和梅利的每一個「第一次」,尤基治卻是記得清清楚楚。

「是2016年11月12日對底特律,你用我的掩護到了外線,然後我在鑰匙圈把球傳給你,你進了個三分球。然後你給我的助攻是幾天後16號對鳳凰城,你在內線傳給我讓我入樽了。」

「嗚哇!11月?你們的擋拆用了一個月多才成功啊?」

哥頓就知道他們的成功並非一朝一夕,但打了一個多月才成功得分實在有點令人驚訝。

梅利則蹙起眉頭,一副半信半疑。

「有這麼久嗎?你不是說第一次見面是在九年前的耐克籃球峰會嗎?」

「是啊!那場比賽中我們有做一次擋拆,不過球沒有進所以不算數。」

「嘖···怎麼老是記著這些雞毛蒜皮···。」梅利輕聲的低語著。

尤基治不單是籃球天才,更有不合邏輯的記憶力,球團的資料搜集員要翻查球賽紀錄都會先直接問他,令翻查資料都事半功倍。

「···我說阿美,你們之間的紀念日,什麼相識紀念日、初吻紀念日千萬不要忘了。」

尤基治竟然把日子和細節都記得那麼清楚,哥頓便提醒著梅利說:

「因為這些重要日子啊,就是要兩個人都記住才有意思欸。」

「嗯···是說···我們有什麼相識紀念日嗎?」梅利便望向尤基治問道。

「當然有!耐克籃球峰會那天就是我們的相識紀念日!是四月十,要記住啊!」

「那次算嗎?我不認識你欸。」

「你還敢說!艾朗,你幫我說句公道話。」尤基治轉而向哥頓問道:「哪有人不記得隊友的?你也參與過耐克籃球峰會,你應該也記得當年的隊友吧?」

「當然記得啊,好歹也相處好幾天了,沒有不記得的理由啊。當年和我同是美國隊的有好幾個在選秀會中被選中···祖利奧斯·蘭度、鮑比·波提斯還有朗戴·霍利斯-謝菲遜···他現在人在歐洲吧。我連對方的都記得喔,有阿美的同鄉安德魯·域堅斯,我記得安碧也在國際隊那邊——」

「你聽到了沒有?你看人家記得多清楚啊!」

尤基治感覺自己的觀點得到強力的支持,對梅利凜然道:

「當年隊中我明明是最帥的一個,你竟然只記得那個KAT!」

「因為那時候你不會英語吧?所以都沒有跟我講話,我才不記得——」

「我們有說話啦!你主動跟我說話的啦!」

「是嗎···我不記得耶···我只記得集訓營是第一次和你見面,九月···呃···。」

「七年前的集訓營是九月二十六號!」

「是嗎···?」梅利一臉難以置信。

梅利就知道尤基治記憶力驚人,但沒想到把這些無關痛癢的日子記得那麼清楚。每年九月的集訓營日子都不一樣,怎麼會記得那麼清楚?續說道:

「嗯···那麼···究竟紀念日是四月十還是九月二十六?」

「這樣吧,第一次見面的紀念日是四月十,相識紀念日就是九月二十六。」

「蛤?怎麼突然變成兩個紀念日了?」

「應該是三個才是,還有交往紀念日!」

「交往紀念日?是哪天?」

「才幾個星期以前的事你就忘記了嗎!真是的···三月十四耶!」

「是嗎···?」

「算了,你的手機給我,我把這些日子都存到你手機的日曆去。」

「不要!別把這些奇怪日子存進去。」

「什麼奇怪日子?你沒聽艾朗說這些都是重要日子嗎?」

「哪有這麼多重要日子?別把雞毛蒜皮的日子小題大做了!」

「什麼是雞毛蒜皮?」

「————。」

「————。」

哥頓汗顏的看著二人的互動,才終於發覺原來他們竟然真的在交往了。

過去幾年的玩笑開大了,現在竟然已變成事實。

 

 

 

 

 

 

 

 

後語:
看得出我很愛AGwww
是想寫有關紀念日,忍不住就寫一下哥頓···
因為他給梅利送鑽石頸飾是太可愛了wwwww
另外這是哥頓加入丹佛後第一場比賽和第一個入球
https://youtu.be/oyilPad9nko&t=502
然後我為了這些紀念日
還得認真翻查他們的2016的比賽紀錄b
後來發現原來已有高人寫了
https://www.theringer.com/nba/2023/6/9/23754650/nikola-jokic-jamal-murray-pick-and-roll-nugge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